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温瑞安武侠是曾令我痛哭的悲情故事

文:纪可闻

       我通读过温瑞安的所有作品,包括他的短篇、现代武侠系列、杂文、文艺评论,甚至是伪作,言下之意——我曾一度是温的脑残粉。
        我想这个问题,我还是有一点发言权。当然,或许有人会不爱听。

        温瑞安的武侠,格局非常大,绝对大过古龙,单止一部《神州奇侠》系列,就盖过古龙所有作品。其早期作品并不是尽受古龙影响,或许《四大名捕会京师》系列和《白衣方振眉》系列受古龙影响多些,但八本《神州奇侠》及之后的《大宗师》明显有金庸的影子在。在写完八本《神州奇侠》正传之后,他的风格明显成型,自成一派。大致有以下特点:

       温瑞安非常擅写悲剧,他的顶尖作品,无一不悲,《神州奇侠》是萧秋水和唐方的悲剧(对《神雕侠侣》大团圆结局不满的,变态如我,看完《天下有雪》就非常爽),也是李沉舟、赵师容、柳随风的悲剧;《大侠传奇》是梁襄的悲剧,也是萧七的悲剧。

《布衣神相》是赖药儿的悲剧;《说英雄谁是英雄》是王小石的悲剧,也是白愁飞的悲剧;写江湖四大家覆灭的《四大名捕走龙蛇》无一不是悲剧;《逆水寒》是戚少商的悲剧,更是刘独峰的悲剧……

悲剧中的悲剧,当属《侠少》和《刀丛中的诗》——试问还有谁能将武侠写得如此黑暗,如此绝望?什么《天涯明月刀》、《多情剑客无情剑》,什么《碧血剑》、《倚天屠龙记》,其悲剧色彩均不及温之万一。

        温瑞安非常擅写兄弟情,他书中的兄弟情,颇有些热血漫画的味道,不但正派有兄弟情,反派的情谊也毫不逊色,甚至正反派之间亦有兄弟情谊,王小石与白愁飞之间的感情,何等让人动容——这一点上,不但略嫌迂腐的金庸比不上他,连一向以兄弟情见长的古龙也比不上他,不要说陆小凤、楚留香与他们的朋友之间颇有猜忌,即便把《欢乐英雄》搬出来,也远不及《神州奇侠》、《逆水寒》。

        温瑞安非常擅写打斗场面,这应当与他本人是练武之人有关,由《空手道》、《台风》、《石头拳》、《铁线拳》四个中篇就可以看出,他对真正的搏击非常了解,所以他在风格成型之后,极少再拘泥于“内功”,而是着重于招式、气势。他写招式时,格斗场面非常详细,但又绝不像金庸那样传统,而是非常有凌厉的分镜感,不知有没有受到过日本格斗漫画的影响。

而写气势时(但也不会忽略招式),又非常有诗意,单是萧秋水一干兄弟刚出道时的第一战,在江边对抗铁腕神魔,折了唐柔,就盖过古龙的所有格斗场面。温的特点是,大家都有绝技,谁都可能被谁干掉,一个不小心,大高手也会阴沟翻船,出场时的高手被秒杀,未必是因为秒杀他的人比他武功更高。

        温瑞安的许多短中篇武侠,都堪称武侠中的顶尖之作,他非常擅写寓言式的武侠,《游侠纳兰》、《七帮八会九联盟》(又名:刀在江湖)、《江湖闲话》都是个中翘楚。

        温瑞安似乎很着迷于写勾心斗角,这大概和他坐过文字狱有关。

       《逆水寒》之波澜壮阔,跌宕起伏,人物之多,线索之繁,构思之完整,情怀之深沉,其成就在我看来绝不下于《笑傲江湖》,我这辈子看武侠,只看哭过一次,不是看《多情剑客无情剑》,也不是看《神雕侠侣》,而是《逆水寒》中捕神刘独峰与九幽神君同归于尽的那一场戏。

看过这一章之后,刘独峰在我心目中“武侠第一悲情人物”的地位就不可动摇,而且完全与爱情无关;王小石归隐之前的《说英雄谁是英雄》更是神作,与《鹿鼎记》相对照,一邪一谐,不分轩轾;单独成书的《刀丛里的诗》亦是黑色武侠的巅峰之作。

评论 ( 122 )
热度 ( 81 )
  1. ★姚℡★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