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昔日逆水寒,至今忧梦怜,满天枉寻义,不觉竟眼前。——浅谈温瑞安武侠
文:史欣欣


与温大侠的缘分在电视剧《逆水寒》播出的03年,只是高二假期中的无意间播的半集,从此追随先生十五年有已。等再一个假期电视剧已经播出完毕了,从此朝思暮想戚少商息红泪逃亡成功与否有情人终成眷属与否。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半年之后偶然间买了一本书《四大名捕打老虎》,当时还不知道温瑞安就是逆水寒的作者,只是觉得书名够胆量够响亮,只读几页迎面而来的是一直惦念的人物情节,一口气读完了,仿佛心有灵犀,于书前写诗一首~昔日逆水寒,至今忧梦怜,满天枉寻义,不觉竟眼前。
现在那本书还在书房中,笔迹青涩依然。从此记住了温瑞安,青春少年是年年梦,走在街上只有书店值得流连忘返,只有温瑞安的书有多少本买多少本,尤其是渐渐有了网络,同行的都在卡丁车魔兽,只我一个人翻找到温瑞安的《杀了你好吗》,目不转睛的于网吧中读完。qq的名字,第一个是“杀了你好吗”,惊奇于先生的他心通,堂堂七尺男儿描写痴情少女敢爱敢恨的内心独白如身临其境百感交集。
慢慢的,第二的qq名是“无情”,那时已于个个书摊书店淘到了《少年四大名捕》,大概有好几本吧,除了《少年无情》没有读到,也是至今的遗憾。
十几岁二十来岁,正是人格独立的黄金年龄,三生有幸拜读温先生的字字柔情行行侠义,同龄人都在忙着梳妆打扮衣着好看于青春年少,我却一个人在温先生的部部经典里,查漏补缺集思广益书中人物与我的人格间相互映照,念念之间雕刻于灵魂,字里行间对照于内心,行住坐卧参于铿锵正气,嬉笑怒骂立于看骨看皮。
感觉非有先生般的顽强,怎敢有心梳妆打扮,与物欲横流间,横眉冷对千夫指。
尤其是近几年知道了温先生当年曾蒙受不白之冤身陷囹圄长达几年,相信部部书中对抗命运不公的侠士,正是当年内心洗礼的写照。
正如《维摩诘》经所云:维摩诘语大迦叶:“仁者!十方无量阿僧祗世界中作魔王者,多是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以方便力故,教化众生,现作魔王。以方便力,而往试之,令其坚固。所以者何?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有威德力,故行逼迫,示诸众生,如是难事。
非有无妄之灾,难成温先生几十年来下笔有神的动力,点滴岁月洗尽铅华,破我相人相众生相,才笔笔长情熠熠生辉的关键。
放眼江湖,多少武侠小说前辈封笔江郎才尽,唯有温先生一枝独秀持续引领江湖风骚。

2018-9-5

评论 ( 20 )
热度 ( 7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