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将武侠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温瑞安

文:霜风渐欲作重阳\百家号09-06

每位作家笔下的故事都有自己的独特风格,手法各有不同,不管是哪位武侠作家,只要创造一种新的方法并能充分的表现内容,就是武侠在进步,文学在进步。梁羽生常写世家公子的爱恨纠葛,用正邪的对立体现名士风流;金庸常写人物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写爱情,从故事中谈人物。
古龙常写争名逐利的决斗,写的是江湖,用最普通的故事表现最特别的人;卧龙生用最纯洁的心,表达最深的感情;诸葛青云用借景抒情,造成香艳效果;柳残阳常写黑帮的残酷斗争和寻宝,他用杀戮表现残酷的人生。东方玉常写复仇,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新月美人刀】,香港著名监制萧显辉就曾把这部书的情节用在电视剧【圆月弯刀】中。另外文艺派的萧逸,其代表作【甘十九妹】有着对仇恨的深入探讨,冤冤相报最终发现其根源错的不只是一方,对与错,是与非,立刻变得模糊。温瑞安笔下的故事有着对于公理和正义的深刻探讨,当好人去抓坏人的时候,最终发现其恶行的根源来自于好人的内部本身,这也对侠有了更深层的考验,也提升了侠的境界,同时也用人物在处境下的无奈、压抑中激发的斗志,表达了情怀与人生。
古龙的故事是一种理想到极致的浪漫,所谓浪漫,不是因为做了什么事,而是用什么方式去做事,这些妙趣横生、回味无穷的东西是极为不常见的。虽然是中产阶级的事件,却体现的是平民思维,是大众理想中的,羡慕、追逐的,所以古龙的武侠满足了大众读者的创新期待。金庸常把学术放在故事中,丰富情节,写的故事是大众熟悉的平民事件,是大众身边常见的事,他把平凡事的矛盾更加强化,变得激烈,满足了大众读者的定向期待。这样大众就比较容易接受古龙与金庸的故事,因为他们符合大众的审美期待。金庸的作品简单、直白,古龙的作品深刻,温瑞安的作品则是深奥,里面蕴含着很多不容易发现的东西。温瑞安是从人物中谈故事,以人物拖动情节发展,强调了人物个性,有时候用人物和故事强调学术,教人如何做人,如何溶于社会,如何奋进。
温瑞安的很多故事有着浓厚的政治思维,尤其以【说英雄谁是英雄】为最,简直就是一本政治教科书、处事教科书,似乎所有人都在进行一场政治斗争,还有【四大名捕】中写诸葛先生的为官之道,他在皇帝与贪官之间周旋。无论是为官者还是治国安邦者,看了温瑞安的书都会大有收获。温瑞安满足了读者更高层的审美期待。以前武侠的书中都会提到诗词,如今诗词的书中也会提到武侠,可见武侠的影响力不只是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同时渗透的文学面也越来越广泛,已经自然的在文学中也占据了重要的位置。而将武侠与诗词结合的最好的当属温瑞安。温瑞安以纯文学的态度写武侠,把武侠写的如诗一般的意境,但小说太过诗意化,就会忽略和减弱连贯的故事性,形成碎片式的情节,没有一条贯穿始终的主线;(香港著名监制邓特希就继承了这种碎片式故事情节的风格,吸引了大量的白领人群。)这样的小说读起来很过瘾,却为影视改编提高了难度。
温瑞安文笔绝佳,功力深厚,写的非常精彩,他这种西方式的故事结构风格,和他独特的文字魅力把读者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文字上,越是有思想高度,有文学追求的人也就越喜欢他的作品。那么那些没有思想高度,没有文学追求和文化底蕴的人也就看不懂,理解不了他的作品,所以温瑞安的读者与其他武侠作家的读者有着不同层次的人群。读者也会倾向于自己熟悉和感兴趣的主题,造成每个人的欣赏口味不同,而形成主观评价。这就像中国人接受水墨画胜过接受油画,这并不是因为水墨画比油画好。而西方人却是接受油画胜过接受水墨画。每一位作家都有优点和缺点,每一种表现形式都有利弊。我们不能因为喜欢某一位作家,或是因为某一位作家名气大就评价他一切都好,也不能因为讨厌某一位作家,或者某一位作家名气小就评价他一切都不好,喜欢、接受是感性的,评价是理性的,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不能用个人喜好来衡量作品的高低。
古龙擅长表现浪漫主义思想,他的武侠吸引人的核心在于细节的微妙性,在古龙笔下,无论是细小的情节还是人物的对话都妙趣横生;金庸擅长表现现实主义思想,他的武侠吸引人的核心在于现实性,无论是人物的个性还是思想,或是所面对的问题,都是现实中常见的,这样容易和大众产生共鸣;温瑞安擅长表现人道主义思想,他的武侠吸引人的核心在于人物个性的丰富性,他笔下的人物各式各样,有着层出不穷的特色,而每个人物的特色却又都与社会和人生紧密相连;梁羽生武侠吸引人的核心在于情感的专一性,明确性与对立性;他笔下的人物对事物总是从头到尾有个永恒不变的定位;卧龙生武侠吸引人的核心在于内心的神圣性,他笔下的人物总是发乎情,止乎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一直以来,大众对于小说这一文学载体最主要的需求是故事情节,故事情节也是大众需求的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同时也是人物深入人心,并且被广泛传播的基础和根本。
人们提到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提这个人的事迹,就是故事。人们记住一个人也往往是因这个人做了什么事,人物的影响力在于故事。所以好的作品,多数都是故事独特的,深入人心的;但并不表示好的作品就没有瑕疵,瑕疵并不影响经典。故事情节是容易吸引读者的元素,但也并不表示故事情节就是唯一吸引读者的元素。温瑞安就是唯一一位并不专注于故事情节也能吸引读者的小说家,他做到了并不突出故事情节也能比很多专注于故事情节的作家更吸引读者,他小说中的诗意化纯文学语言,完全盖过了其他很多小说中故事情节的对读者的吸引力。温瑞安放弃了最容易吸引读者的元素,以一种高难度的技巧却一样能吸引很多读者。正因为这种独特的表现手法造成了温瑞安在武侠文坛的巨大的成就,这种成就在整个文学上也是罕见的,也体现了温瑞安小说独特的文学价值。温瑞安把武侠小说长久以来以故事情节为吸引元素改为文字魅力吸引元素,提升了读者的品味,与时代俱进。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武侠文坛的辉煌时代从梁羽生开始,到了温瑞安突变,他的武侠风格彻底结束了传统的写作手法,也使得一个时代开始,之后再无可相提并论者,武侠文学也开始进入了另一个由温瑞安开创并引领潮流的新时代。所以温瑞安是武侠文坛一个时代的终结者,也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创者。可谓承先启后,继往开来。

评论 ( 9 )
热度 ( 7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