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话江湖之温瑞安的巅峰与癫疯


文:凡尘飞雪  

 

       读温瑞安的武侠是在高中,初次接触的恰是他的《四大名捕》系列,看完一本之后发现还有很多本,于是一发而不可收拾,课堂上躲着看寝室里打着手电筒看,真是欲罢不能为之魂牵梦绕。

        稍后便四处找他的其他书来看,那时候还是去书店租书,看着看着便发现这位大师不同寻常,他不仅是不按常理出牌,他简直就是不想好好玩牌,他那里没有规矩,唯一的规矩就是他在出老千而且乐此不疲。

        先看书名,《请借夫人一用》《请你动手晚一点》《绝对不要惹我》这是他的“游侠纳兰”系列,说实话看到这些书名我是大写加黑体的蒙逼了。无论如何我是不相信这会是武侠,更不敢置信这还是出自温大师之手。

        摆在地摊上,《请借夫人一用》会让我误以为是小黄书,《请你动手晚一点》《绝对不要惹我》会让我误以为是杀手或者黑道家族。碍于此,我实在没勇气翻开也更没有兴趣看下去,毕竟我还是三观很正的大好青年,对武侠小说的认知以及接受度,还没到可以脑洞大过太平洋的地步。

        你能相信同是这个人,写出了《杀楚》《逆水寒》《刀丛里的诗》《说英雄谁是英雄》这般书名的么?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反正我不敢置信也选择不信。用个通俗的比喻,上面的那些书名好比街边摊的辣椒炒苍蝇,不仅生猛而且刺眼;下面的好比宫廷小菜,精致且色香味俱全。看到这些书名,就是一种享受,已然是一个给人无限遐想的故事。

        当然,这还不算事,对温大师来说没有惊喜就不是他的作品。前期写作温大师倒是中规中矩的码字,不知是脑袋灵光闪现还是处理器中毒或者短路,温大师偶尔会在书中玩起文字游戏来,而且玩得前无古人不知后有木有来者,绝对是登峰造极唯我独尊。 他、要、出、剑。 他,要,出,剑。 他。要。出。剑。 他——要——出——剑—— 他……要……出……剑…… ——《少年冷血》

       首次看到这样的文字,我恍惚看到了古龙的进化版,感觉新奇有趣,这让我感觉到了温大师求变立新的决心跟勇气。 可是屏风依立不动。 屏风无声。 屏风静。 风静。 静。

        大笑姑婆终于忍无可忍大喝一声震耳欲聋老拳之第二式拳拳盛意一拳隔空开山劈石地轰了过去炸了过去爆了过去—— 碎 碎裂。 屏风粉碎。 四扇屏风粉碎。 好好的一座屏风碎成碎片。 屏、风、碎、片、片、片、片、片、的、簌、簌、簌、簌、地、落、下、地、来…… ——《少年追命》

       看到这,我惊呆了,我已然知晓温大师在探索的道路上并未打算止步,而且大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气魄,只是我不知道他会怎么走又准备走到什么地步。 马奔腾而至 奔腾而至马 腾而至马奔 而至马奔腾 至马奔腾而 铁 手 马马马马马 马马马马马 马马手马马 马马铁马马 马马马马马 马马马马马 ——《少年铁手》

         看到这,我基本可以确定温大师不仅在探索,他这是在开山劈石,而且没有尽头。对他而言,文字的堆砌已然没有了章法跟定律,他已经到了武侠中修为的最高境界,随心所欲捏花摘叶皆可伤人。

       当然,说到温大师没有尽头那就是真没有尽头,我不得不说在玩文字方面他必须是独孤求败了。看书正在兴处,你会突然翻出满篇的刀啊血啊之类的什么字,你以为是印刷错误,只能暗暗的骂出版商把正版书印成了盗版。结果再一次翻出通篇的文字堆砌的城堡,你才恍然大悟这是作者有意为之,此时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于是我跟着作者顿悟了,若是把我那一万匹草泥马落在纸上,我相信会写满一整本书,而不是短短的几页,所以我理解了作者的良苦用心。必定是温大师写到深处与书中人物合为一体,全身心都投入进去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他就是书中的角色,情不能禁之下把所有的情绪都斥诸笔端,而他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是把当时的场景用文字直白的描述出来,如若不是他爱惜文墨而是换成了我,我会画满一万匹草泥马或者写上一万个草泥马,那就足够成为皇皇巨著了。这就是我当不来作家的缘故。

       想到此处我便释然了。无论如何,温大师继承了古龙的武侠推理而将之推上了巅峰,可以说是自成一派独具特色,而他的文字也华美异常。说到底,温大师的武侠还是令我为之着迷癫狂,给我时间空间,我可以看到天昏地暗而不休止。



温派小编按语:

       温瑞安,他是中文世界里写最多字的作家之一,早在十年前他写下的文字结集的已逾二千万字。七十年代在台却以诗人称着,当时他的散文《龙哭千里》在台湾中国时报人间版连续刊出,轰动当地文坛,当时台湾80年代诗选,若未选入温氏作品,会给视为不完整。而令他名成寰宇的则是武侠小说。“武侠文学”由他伊始正名,并正式出书和在各大书局正式出售(之前只能以簿本合订装出现于租书店)。1987年7月,他的武侠小说正式于大陆出版,首版八十万册,不到一月便售罄。后来「神州奇侠」中「两广豪杰」一书,根据上海新民晚报报导:一周销罄89万册。同月《将军剑》登陆韩国,每月连载,带动韩潮侠风。同年同月,他被邀重返台湾,成为当地唯一凡是杂志刊物均见有他作品、报导、专访等。《请借夫人一用》、《绝对不要惹我》、《战僧与和平》、《销魂》、《老哥,借头一用》、《请你动手晚一点》、《傲慢雨偏雨》、《爱上和尚的她》、《妖红》、《一夜艳芳》、《白发三千的丈夫》…………均为此段时期的作品,且分别为中篇、短篇、极短篇(近称:微小说)的划时代经典小说。风格强烈且有时代感,不固守旧习,标新出奇,令人眼前一亮。

评论 ( 11 )
热度 ( 6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