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温派小编图片说明:上图是近日来温巨侠走南闯北会小友及温迷的图图,有亲密的香港行温巨侠及小小侠中秋团聚图,也有温迷朋友拜会温巨侠系列图,还有温巨侠为我们介绍大街小巷图。总之在温派,吃过,玩过,欢笑过;苦过,甜过,努力过,才不枉此生!


江湖隐侠温瑞安---新武侠“四大名家”最后的写作者,30年常居深港

2016-09-12 李怀宇 温瑞安巨侠

1954年1月1日生于马来西亚霹雳州美罗埠火车头,武侠小说作家。台湾大学中文系肄业。有小说、诗、散文、评论各类著作一千四百多种(国内外版本统计)。1973年赴台湾地区留学,1976年被台湾当局驱逐出境,1981年抵香港发展,1990年转至中国内地。代表作有《惊艳一枪》、《布衣神相》、《四大名捕》等。



        新派武侠小说向来有“四大名家”之说:梁羽生、金庸、古龙、温瑞安。古梁已故,金庸封笔,温瑞安而今何在?从2012年开始,温瑞安在微博上发表极短篇武侠,以“微武侠”的名义再次引起武侠小说迷的关注。



  在微博写武侠


        温瑞安在“微武侠”中不忘调侃一下“四大名家”。比如:“江湖传说,侠坛有四大名家,成了钉子户。地检人员要把他们拆迁赶走。梁儒侠说:皇天后土,根深蒂固,我不走。金神侠说:走就走,我在香港还有的是房地产。古酒侠说:户在心中,我就是户,户就是我。还有一位写就天下无敌、搬就无能为力的温怪侠说:走便走,我搬到月球去落户。记者问他为啥?他说:月球的坑,都是我挖的。”


这30多年来,温瑞安在香港、深圳两边住。他介 绍:自己还能走、能食、能拿、能玩、能干、能做、能睡、能屙,经济无忧,健康无碍,家庭和谐,子弟成材,侠友相知,生意也运作得蛮可以。


温瑞安坦言:“我觉得上天对我还真不薄,几乎每一年龄阶段,我都做了些如愿以偿爆彩的事。人生常常划分很多个阶段,很多人都以为少年得志最好,青中年时是黄金期,但我至少都历过了,到如今还是这时期最舒服,这阶段最自如。


我虽不喜酬酢,但我就老爱跟老兄弟姊妹和年轻子弟侠友打成一片,特别喜欢跟街坊老百姓平民大众生活、玩乐在一起,用不着费煞机心,但能体会种种人情,而又能丰富我写作题材,我觉得现在真的达到了一种量才适性、自得其乐的境地。我们本来人人都可以很快乐的,但因为受到种种欲求和诱惑,沉溺于贪嗔痴里,使自己不能做到无所往而生其心,即是所谓平常心,因而在心理上和生理上失去了平衡。


我练气功、静坐,以佛悟道,特别珍惜生命里每个阶段的种种无趣,每个人的交会点和每个心情的千载难逢。”而他现在最苦恼的是:敲字、发文、E-mail之类的手艺都没有学,常劳烦公司里的同事和家人、子弟,还不可以直接向多年读者交待。




        碧海青天夜夜坑 


虽然温瑞安的作品曾屡遇出版社的诈骗和出版上吃亏,数次在搬迁和托人保存时损失惨重,但他在主要几个作品系列上,还是有可观的新稿。他说:“我不是不出新书,而是学乖了,未找到好婆家之前,女儿不钟意之前,还是不要急着把女儿嫁出去。如果嫁给陈世美,顶多只是负心汉,万一嫁给陈冠希,那可是进错艳照门了。


读者们心急,都叫我填坑,没想到我早把坑填好了,但却给人处心积虑推到坑里,几乎还把自己埋了,那时我的伸手怎么就没扶我一把?我现在既然在精神上登陆月球准备住广寒宫的坑里了,碧海青天夜夜坑,就不在意大家老劝我服什么灵药了。我还巴望吴刚兄早些把那桂树砍了,让我老人家来演习《朝天一棍》哪!”



       如今江湖上多有论者认为,武侠小说有江河日下之势。温瑞安听了哈哈大笑道:“有些可爱的小朋友还直言'武侠已死'呢!好好玩。我今年60岁,听到'武侠已死'至少已八次,最早一次听到,在马来西亚,不久就出现了金庸,结果后来成了'集各家之大成'。


后来在初中时听到,结果出了古龙,跟电影结合,处处卖了个满堂红。你们回忆一下,是不是隔不多时,就看到报刊上和有人跟你说:文学已死!电影已死!流行曲已死!连环图已死!跟楼房崩盘、地产溃败、股市低迷、经济泡沫差不多一样,从风闻到风传,很过瘾。


但传死讯,不久后,那些传已死了十七八次的家伙,又僵尸复活了,比'暮光之城'复活的次数还多呢,而且那部戏拍了几集,观众都等到僵化了但女主角还是处女一般,不久,又传'死讯'了。可爱的程度啊,也真不是一般。如果它们不曾活跃强大,不曾再度大红大紫,盛极一时,谁愿意一再传他们的死讯呢!”




在他眼里,在网上,不时有人在有关武侠的论坛留言:武侠已死,现在人人都看玄幻、穿越。然后在玄幻、穿越有关的网站里,又留言说:玄幻已死,穿越已穿,我们看推理、武侠吧!就像武侠小说里的分帮立派一般。不过,江河日下,明日黄花,过一阵子,一部武侠电影在好莱坞扬威,一部武侠动漫在大中华地区卖个满堂红,大家又一厢情愿地跟风去了。温瑞安打油诗一首:“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武侠天已光。”


“裸隐”25年


时代周报:江湖人称新派武侠小说有四大名家:梁羽生、金庸、古龙、温瑞安。如今只有你一人在写武侠小说,是否感到寂寞?


温瑞安:别见怪,这方面我没有寂寞感。在我身边,很多朋友、子弟,在写武侠;在网络上,很多新人在写武侠,而且有的还写得很有创意,怎会寂寞呢?偶然在博客或微博、论坛上,发一短文,也常有上万以上读者侠友观看,我个人毫不寂寞。至于作为一个文人或对侠者向往的写诗作者,难免偶有感时忧世寂天寞地之感,那也是略带文艺色彩的“伤他闷透”sentimental而已。何况,我从来不认为武侠只有四大名家。我一直认为从民初算起,我顶多排三十八。





时代周报:你前面的37个人如何排名?


温瑞安:我是随口说的,但也有所据。一是我为人八卦,到老尤甚,故可谑称为三八。这是自嘲。二是我当年给赶出台湾达五年,其间几乎没有传媒敢报道我行踪,连在台湾出书都改用“舒侠舞”(“武侠书”之意)为名,销声匿迹这么久,台湾的远景出版社沈登恩搞了本《大人物》杂志,票选一百位大家关注的人物,我居然还排第三十八,跟琼瑶、三毛等还毗邻相近呢!


当时就很感动。觉得排三十八也是莫大(博客,微博)的荣幸。但认真地回答:我认为从平江不肖生、还珠楼主、白羽、郑证因、朱贞木、王度庐、我是山人、王朗等民初武侠名家一路下来,还有卧龙生、诸葛青云、陈海虹(武侠漫画)、柳残阳、奏红、金童、金锋、陈青云、倪匡、上官鼎、熊沐、江上鸥等人的作品,也精彩纷呈,而在我之后开笔的,也有不少好手,我能排到三十八,已是可以见父老!



时代周报:梁羽生自认为“隐士”,而金庸为“国士”,你认为二位先生的风格有何不同?


温瑞安:我也是隐士,而且一隐25年,而且我是真的“隐”,“裸隐”,自行创业并且逍遥快活去,啥公职、私位都不留恋。并且是在生命的“旺盛”期,事业的高峰期“遁身”。当然,现代“四大名捕”要找我,我当然走不了。


张爱玲说:成名要趁早。我说:逍遥快活也要趁早。我从不参加无谓酬酢,从不出席无谓饭局,一个月起码推十来个。金庸是书生有大志,他曾为“国士”,今亦为“隐士”,白首书斋,这是中国知识分子进退的一种优美常态,千百年来,有大才而致用则仕,时不我予则隐,至少可以从进而兼善天下之志,退而独善其身之地,没有可质疑的。


 

时代周报:梁羽生先生对诗词、对联等深有研究,这些功夫与武侠小说有什么关系?


温瑞安:古龙对古诗词及外文融汇贯通,金庸也对中西文学造诣深厚,在文坛上曾经风骚的,谁没有几手自己的看家本领?


时代周报:金庸先生既是小说大家,又是成功报人,在2008年12月接受时代周报的独家专访时称:写小说是玩玩,办报纸是拼命。你所认识的金庸先生是什么样的?


温瑞安:把兴趣当是娱乐,这是不管认不认真的写作人都该拥有的心态。娱乐就是“玩”的一种。当一位用文字创作的人,一开笔就以为自己的作品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作为读者的我会很敬畏,但也很给雷着。金庸是个有使命感的知识分子,那又是个让知识分子有使命感的年代,他所处身的社会地位和特殊地域,作为一位报人或新闻工作者都让他充分发挥这种承担使命感的大材。




时代周报:你在台湾读书时代,如何看古龙小说?与他本人有何交往?


温瑞安:我说过无数次,对金庸小说,我崇敬。对古龙小说,是我至爱。大约在1977年,台湾联合报副刊主任痖弦办了个武侠座谈会,他介绍古龙给我认识。那时候小黄龙好像是他的保镖,在他身旁。我身边也有相交多年的小兄弟黄昏星。


我那年才23岁,见了古龙,就上前稽首:“你的小说写得惊才羡艳,是我在武侠小说里最喜欢的。”古龙淡淡回了一句:“你太客气了,太客气就是一种虚伪。”我马上说:“我不对你表达我的敬意,才是一种虚伪。”古龙也回了一句:“我知道你,你写得很好,很多人跟我说过。”就这么几句话。


时代周报:近年的武侠小说,你读得多吗?新生代的武侠小说作家,有哪些值得关注?


温瑞安:我认为至少有10至15位武侠新生代写手足以承先启后,让武侠得以薪尽火传。但在这儿评述,我可无能为力。我原意要写上下两部书评介他们的优秀作品,就像我当年为文论金庸小说一样。但我的学生、好友和读者、粉丝们都坚决抗议,要我先把自己小说续完再说。我认为他们说得对,于是熄火停工。




时代周报:据说,1985年你在张彻导演力荐下,引介认识吴宇森,为其创作以上海滩为背景的原著剧本,当时新闻发布会,两男角是周润发、温瑞安,女角为林青霞。后因吴宇森导演“蝉过别枝”才搁下不拍。此事内情如何?


温瑞安:内情确如你所说,嘉禾没重用吴宇森,有点像邵氏没重用李小龙,非常失败。



时代周报:如何看李安的电影《卧虎藏龙》在国际上的影响?


温瑞安:李安拍的《卧虎藏龙》,对香港电影观众而言,其实非常老土,只不过他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角色、每一个场景和每一个动作,都赋予新意和深意。外国人在武侠片的艺术价值认知上,以前只知胡金铨,今只知李安,其他的,声望差远了。




时代周报:如何评价张艺谋的电影《英雄》和《十面埋伏》?


温瑞安:我常写影评,人家以为我在武侠电影评论上必然指斥张艺谋。其实不然。张艺谋做到的大气派、大手笔、大视角,以及他的细笔勾勒、精笔描绘,别的小朋友根本仰望不着、企及不到。我其实是他的戏迷。


不过,张艺谋有的剧本,尤其武侠剧本,是在让镜头驾驭了情节,画面凌盖了内容,常常发生七宝楼台拆碎不成片段的效应。“英雄”看了,音乐画面,萦绕不去,至于内涵,像吃红烧蟑螂。至于“十面埋伏”,仍是蟑螂,不过是没有红烧的。



时代周报:现在的武侠电影你看得多吗?有没有看过《武侠》、《龙门飞甲》?


温瑞安:哈哈哈,你应该问我:有哪几部武侠电影是没看过的。《武侠》这部戏的宣传是:武侠,才是武侠。我给他续句:武侠,并不武侠。《龙门飞甲》,我觉得是“龙门”系列的“马甲”,徐克其他的戏,再差也好比是古龙找人代笔。


至于他的武侠电影,再烂也好比是金庸找人代笔。他才华绽纷多样,但武侠才是他的看家本领。他最近几部片,坦白说,不及才华全盛期,但还是名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的。




时代周报:如何评价由自己的小说作品改编成的影视作品?


温瑞安:想办一个“温瑞安武侠影视西红柿奖”,颁奖典礼时把一只只烂西红柿往我身上砸。已拍成的温书影视中,大都是挂我原著,但与我原作内容几乎无关,可以说多是挂羊头卖狗肉,号温书实自创的成品。温书读者和温迷,常诟病此点,岂知温某也一样是受害人。



  “微武侠”像餐前点心


时代周报:从去年起,为什么开始在微博上发表“微武侠”?


温瑞安:我写微小说、微散文,大约可追溯到1985年,我曾在香港、新马报刊杂志:《新生活报》、《东方日报》等每日撰写《森林之火》和《双子星小说》。我是写诗出身的。诗讲究珍贵的语言,以最少的文字显现最高的意境。我在30多年前还在港台大量发表极短篇武侠小说,这对我,不是新鲜事物,也没有难度可言。



时代周报:“微武侠”能否开创武侠小说新局面?


温瑞安:不可能。但是“微武侠”可以争取一些本来不看或没时间、心力看长篇武侠的读者。没有事是不可能的,什么都不妨试一试。我以前在台湾主持“试剑山庄”,起这个名称,就是意指你只要磨好了剑,就不妨试一试招,方知自己能耐。不过,“微武侠”相对而言,只是餐前点心,只是饭后甜品,你总不能当它是正餐主食。



时代周报:未来武侠小说的创作有什么新的可能性?


温瑞安:不说别的,只用我作品的出让授权而言,以前,顶多只是洽谈出版、发表、刊登、连载权。现在?犀利咯。有电影、电视、网上微影、网游、电游、漫画、连环图、舞台剧、crossplay、cross-over、域名、衍生甚至餐厅食品、服装店铺的冠名权。太好玩了。五花八门、琳琅满目。


以前,还是写了才有稿费拿,现在,是坐在家里有版税收。我认为,现在的武侠,比起从前,更有无限创意、无限商机,成天讲武侠没落的人,永远只是叹息凭吊,怀念过去,没有看到明日正有一条金光大道早已铺垫得七七八八了。



时代周报:有人认为,现在的武侠小说缺乏发表的平台,不像过去的报纸连载武侠小说。


温瑞安:现在是“全民作家”,人人写了都可以发布,比以前可容易多了,方便多了,直接多了,这也足可让人和作品迅疾受到注意和爱戴。世事无只有利没有害的,每个时代都有他的表现方式和渠道,不必太过介怀。有电影的时代,舞台的灯光暗淡了。


有电视剧的时代,电影的注意力分散了。现在是什么时代,有心有志的年轻人就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上吧。而且,山不转路转,出版、发表、刊登、连载的方式式微了,说不定,有一天,我自己也会用网上发布的形式让新作登场呢!


(2012-03-15 时代周报)


评论 ( 120 )
热度 ( 71 )
  1. 万元头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唧然如此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你知不知世上有这种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雪初一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小鲜肉遇到三爪兽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一烂还有一烂烂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招财猫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車厘仔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你到底说不说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