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絮语巨侠温瑞安              

 文:夜传杯

 

        武侠界有个流传深远的比喻,用来形容几大武侠大家的作品风格:“金庸是好茶,古龙是醇酒,梁羽生是煨汤,温瑞安是咖啡。”这总结精准到位,咖啡属舶来品,却在中国生根发芽,枝繁叶茂——温巨侠是华侨,胸藏中华魂,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并不比土生土长的国人差,甚至远远超越。咖啡是一种让人容易上瘾、欲罢不能的饮品,也是一种包容性很大的饮品,可加炼奶、糖、牛奶等物,包容性极强。咖啡一词可谓一石三鸟,高度概括,如同其温氏作品,不仅写四书五经、三教九流,还写五湖四海、五脏六腑。

        根据记载,温巨侠在1954年1月1日凌晨出生于马来西亚霹雳州美罗埠火车头,该日为元旦,某篇散记中有“与天同庆”的调侃字眼,若按子平术来排盘,可得到八字为:癸巳,甲子,丁巳,庚子。按格局派论法为杀印格,杀主名气,七杀在年通根月令,可谓年少成名,甲为印,主文化,印化杀为用,生身有情,以文扬名。古籍中载“杀印相生,权威万里”,这在古代多是形容将相之语——实际在温派中,温巨侠因统筹调配能力一流,加上身为大哥的缘故,被戏称为温帅。

        从众多记录中可看到温巨侠很早就展露出文学天赋,也确实符合上诉批语。10岁便作雏凤之鸣,发表第一篇作品(诗作《月亮》)。那是个投稿还需要通过邮局的时代,该稿件的邮资还是结义兄弟所出,作者落款为两人之名。同年在校“撰写自绘插画的长篇小说《龙虎风云录》,致使全校高低年班同学争相传闻。次年开始每天讲述武侠长篇《血河车》等故事,有过一口气讲八小时而放学后又讲八小时之纪录”。后来这一系列作品的创作,也获得很多读者的追捧,台湾高信疆先生对温巨侠有“合并诗与剑的光芒的才子”这样的赞誉,倪匡先生在金庸封笔古龙逝之后发出浩叹,说温巨侠是“独撑大局”之人。

        温巨侠在中学时期就组建绿林文学社、天狼星诗社等文学社,大力推广文学,后来在台半工半读时,甚至提出“发扬民族精神,复兴中华文化”这样的口号,却被台湾政府以诸多莫须有的名义定罪,不幸入狱,在狱中却依旧坚持写作,后得海内外多位文化名人多方解救才化险为夷。这一段年轻时代的经历很刻骨,纵观温巨侠此后的武侠作品,都离不开“逃亡”、“追捕”这等情节、情结,乃至成为其作的一大特色。

       80年代初期,与彼时的女友方娥真迁入香港,在武侠史留名的《四大名捕》系列便是在这时开始创作,并在金庸先生创办的《明报》杂志上发表,一炮而红,再接再厉,写出了不少脍炙人口的作品,如《神州奇侠》《血河车》《七大寇》等作品。后来凭此能力、实力、才力被“亚州电视”及“新艺城影业”招揽为创作经理,作品也由亚视开拍多部,开始扬名天下,正如其诗曰“野渡无人却正是\我作万里横流的雄姿”。

        至此,进入生命里最浓墨重彩的创作旺期,夸张到让人瞠目结舌:温巨侠竟然同时为十八家专栏供稿。

        此后与交往十六年的方娥真分手,这是一段真挚得让外人、读者、听众都觉得唏嘘不已的感情,温巨侠在与方交往的岁月中所创作的作品无不夹杂私货、私话,比如《神州奇侠》系列的女主叫唐方,后期萧秋水常有文中有“小方,小方,你在哪里”这样的喟叹;诗作中夸方“是望向一朵叫雪止住\春天的花”,诗集中常出现“白衣”“兄弟”“剑”这三者的意象,白衣自然是小方。最后温巨侠在方作品的序言中坦然承认,彼时他作品中美好的女主都是方的化身(《入凡尘十二年的方娥真》),后来分手后,还将方送回她的初恋情人身边。在《楚汉》诗集前言还提了一笔,“写下这些诗的时候,神州诗社正如火如荼,方兴未艾,小方也还正在我身边”,只是到了落款,却出现八个让人伤心的字眼:送方出阁,从此天涯。

        此后一直单身,直到2000年遇见一生中的挚爱,喜结鸳盟。温夫人诞下二子,温帅作为一个创作力旺盛的作者,笔名自然也是狡兔三窟,其中一个笔名温凉玉,如今是其长子之名。温夫人原名刘静,温巨侠妙笔加上一个飞字了,使名字更显得优雅古典、有动静结合之妙,此名也是《方邪真》系列中未公布的其中一部作品。

        温巨侠很爱妻子,在记者的访谈中趣谈“打不过夫人”,更在《将军剑》的后记中大赞妻子是他的爱将,“跟你在一起,这些打熬的岁月,就成为你的烘炉我的铁,研磨出一把既能入世抱不平的刀,也可出世斩名权的剑。”

 

        我是在06年开始接触温作。那时父母觉得我们兄弟不会沉迷电脑游戏,购置了台式电脑,得堂兄赠碟,内中为“黄金阁”网站全部书籍,分门别类琳琅满目,武侠一类名家济济,洋洋大观,几乎网罗其中,当真喜不自禁。

        温作是从短篇开始看,至今还记得《猪脸的岁月》《老哥,借头一用》等奇趣的名字(2015年,温氏短篇结集成书,名为《花》)。不得不说,温作有点“武装到牙齿”的感觉。在作品名字、章节名字都很花心思,常让人有啼笑皆非、耳目一新的感觉,书名如《战僧与何平》《吞火情怀》等,章节名如“剑光像一句杀人的诗”“ 一条美艳动人的蜈蚣”等。

         温作的遣词造句让人很上瘾,可以说,方块字在温氏手上展现出新的魅力,武侠小说在一定程度上因温氏而精彩。窃认为,温巨侠诗比散文好,散文比武侠好,却以武侠最为著名。写武侠却因为诗人的天赋而加分,我一直认为,诗人写小说都是一流的,比如北岛,比如温巨侠。06年版的《四大名捕会京师》(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的序言中,温巨侠说他“敬金庸而慕古龙”。温作的文风与写法最初也与古龙相近,却在岁月的锻炼里,走得比古龙更剑走偏锋和“离经叛道”,硬生生为超新派武侠划出一条界限,或者说展开一道新的风景线,却应此毁誉参半,温巨侠依旧我行我素,毫不理会,看网上大家言论论战成一团,“笑嘻嘻说好好玩”。

       06年赴京,结识一好友,名为李赫一,一同在王府井新华书店购书,我惊喜地买到了当年刚重版的《四大名捕会京师》,这是人生里第一部温书,学着赫一找前台盖下了书店的印章。此后这本书我来回看了几遍,琢磨作者是如何谋篇布局、遣词造句的(题外话:这本书找到三个错别字)。那时让我更惊喜的是,这本书的封底上,居然有温巨侠的通讯地址,至今还清晰的记得:香港北角邮箱54638号。

        那阵子兴冲冲的写了一封信,三四页,说了一堆崇拜的话,后来却没有邮递出去,觉得山高皇帝远,我与温巨侠不认识,他不一定会看,甚至不一定会收到。(温派小编按语:此信箱源用多年,从八十年代中一直保持多年,从此信箱收到的读者颇多,从新马泰台港美加澳至欧洲多国及内地等。到九十年代中,因北角邮局拆迁才停用。成为在互联网未现世前,侠迷与温帅的通讯渠道。)

        却也是从那时候起,写作,开始有了变化。首先是杂志社的编辑问我,怎么近期进步这么多。因为那时连投数稿均不能过稿。得温书如得秘籍,短期学到几招保命的招式,甫一使用就大见奇效,此后就一路深挖温作里的各种写法。

        那时看《神州奇侠》,经常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对书中展露的情怀、情感感动得一塌糊涂,彼时还不知情之珍重与珍贵,尚未涉世,却在书籍中构建的江湖中领略了一番别样的人世。如今慢慢知道,写作,再粗浅的文字,只要感情饱满,一样可以写得动人。

        随后的一段时间,我断断续续看温作,大学时图书馆中有温作,我就一本一本地借回来看,一本本的摘录我喜欢的文段、文句,乃至词汇。那时我造了个笔名叫“温刺虎”,此名后来纳入自己写的小说中。笔名拆开来是“温瑞安、刺客、沈虎禅”,好友书雨曾总结过我的作品,说我是“小蜜蜂,总是不停刺刺刺”,不由宛然,想到温式作品对我写作的影响,至今依旧厚颜无耻、不知天高地厚的认为我的武侠作品有温派的气息,明显是温派子弟,他人看不出,只是我没暴露得明显。2015年与梁四哥结交于网络,便将上言这几句积郁几年的话对他说,他告知温巨侠,温巨侠让四哥回复我:你本来便是温派之人。

        屏幕前的我,不由欣然,恍如心结解开。但网上还有很多人心结未解,一个劲地说温作坑,实际作者却被坑得情非得已。温书畅销且长销,使得出版社老动坏主意,损坏作者的利益。比如花城出版社,连出几版保持90年代印刷风格的温作,泛滥于市场,假装是旧作,这样就可以不给予稿费。国内要书刊号太难,不然到建议温巨侠学学台湾的梁湘润老先生,组建一出版社,专门出自己的书,以“自成一派合作社”的底蕴与实力,想必能把温书制作得更精美。

        习文之余,温巨侠不单纯满足以笔驰骋江湖的乐趣,还习武。这使得他成为武侠几大家中唯一的习武之人。不仅自己习武,还鼓舞、鼓动、蛊惑周围的好友一起习武强身。温巨侠有点安利狂的趋势,遇见好的作品总推荐别人去看去学,以自身强大的气势来感染他人。少年时代就创办过“刚击道集团”“刚极柔至盟”等武盟,温巨侠在网上有一张穿空手道服饰,跪力,一手按剑的图片,很帅气。

        21世纪初期,温巨侠便叹世界去,神龙踪迹,偶现江湖,总是引起一番热议。按上诉的子平八字,2009年温巨侠便进入戊午运,午为禄神,戊为伤官,也为房产运,伤官主外出频繁,戊合年上七杀,为劫财,也主这步运大花费,好在禄神所在,依旧是美好的一步大运。传闻中温巨侠精通命理,也出版过相关的书籍,可惜坊间未尝一见,自学两年,忍不住再次班门弄斧。

        行文至此,回顾温巨侠的前尘往事,少年读书、结社、写诗、写小说、出版书、练武、出国、入狱、独闯香江、少年成名、与爱侣分手、当编剧、成专栏作家、创业开店……到近几年的满天下演讲,总而观之,这一生,硬是靠一支笔闯出天地来,简直是大写的书生意气。

        直到近几年,温巨侠给网易请出山,以一字两元的稿费标准发表了《少年无情》,当真是吾码字辈的偶像。2012年电影《四大名捕》上演了,也引起轰动,高票房的同时也引起吐槽,电影中无情站起来了,“千万个温迷倒下去了”,刘亦菲这么好看的妹子,怎么就干这种招骂的事呢。希望下部电影,温巨侠能亲自把关监制,确保质量问题。

        看报导里,说温巨侠目前成立了自己的传媒公司,并正在积极投拍武侠电影,计划亲自参与到作品改编影视的环节中去。“我是必须参与的,因为他们认为没有比作者一起来引导这部作品来的更贴心。因为我们在谈几部片时,说到有可能要重出江湖,直接当导演,我就是一个类似于监制统筹的身份。”这对温迷来说,当真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

        至于近十年来,武侠已死说法喧嚣尘上,华语电影圈却每年都推出几部武侠电影。温巨侠对武侠日落西山之类的信息,向来抱之不信的态度,还写过打油诗调侃此事,说“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武侠天已光”,直至近期,尚有记者问及武侠小说是否已经没落了。温巨侠却认为,如今是武侠文学最好的时代,以及“在这个IP时代,我们要趁机组成‘复仇者联盟’,建立自己的庞大产业,去‘收复失地’。”

        说话,温巨侠虽不出书了,但满天下奔波演讲,传递侠义精神,如果说人生是一本书,那么温巨侠这行举,便是一本侠义之书的最好诠解。

       最后,温巨侠在,武侠不死。后续的我辈,依旧高抗侠义打气,侠气依旧在,而且会延续下去。 

 

 

后记:早先擅长跑步,如今擅长跑题。题名从《复仇联盟盟主温瑞安》《此情可待成追击》《温瑞安巨侠印记》《书生意气,指点江山》等名字,到最终确定为《絮语温巨侠》。

此后在查阅资料后,发现文章开头之比喻,也是出至温帅之口。这文写得断断续续,延时近月,愧对四哥。成家后,诸事缠身,为生活所累,加上媳妇近临产期,常是单位、家、医院三处奔波,空暇时间不多,今日完稿,多年来的心绪倾诉其中,突然觉得很开心。


                          2016年9月25日


评论 ( 134 )
热度 ( 83 )
  1. 我就再说一句话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自宫本無野藏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配图君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皮皮虾的美丽故事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南北客爱吃东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蓝十字娇美美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半个文化人的围裙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野花茶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丝如燕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焦春花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1. 你辛苦了哈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