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温派拜年小行之大印记

文:夜传杯

     此刻在列车中,车向前行驶,回忆背道而驰,回顾本次行程。

     与温大哥、温派子弟沪上一别后,我将此事炫耀于各路武侠好友,也遭各路武侠好友盘问。佳男是记者,开门见山问我,温先生的人(样子)怎么样?我想了下,说有一点妩媚。她愕然不解。我确实是这种感觉,温大哥为人大方豪气,有纵横四海之姿,也有小家碧玉之举,可以大手笔购置房产做公司,大方位部署战略、构建蓝图,为文化事业添砖加瓦;也可以在马路上听到音乐后,带着孩子翩翩起舞,旁若无人,潇洒快活。——当年无缘一睹庐山,观照一解孺慕之情,颇略大哥相貌带有一丝妩媚之态。上海一行时,秀芳姐撰文提及当年温伯母曾请术数家看过大哥相貌,说是男生女相,贵不可言。——夜某果然有先见之明(英雄识英雄呀)。相学中确实有此说法,相貌综合符合此说的,如太祖,如大哥,如papi酱(女生男相,同理),都可验证。

    上海一别后,遥想不知何时可在欢聚一堂,蒙大哥拨冗恩赐,大年初四竟有缘赴温派所驻地给大哥一家和温派同仁拜年。下榻酒店时,看四哥收集的剪报,见到大哥当年的玄学文章,看得津津有味爱不释手。听四哥讲述大哥的往事,在香港带温派门人参观电影节,看一天的电影,所以他们如今对各路导演的套路和水平都如数家珍,心底有数。还抨击讽刺部分受大哥恩惠、偷大哥东西,还败坏大哥声誉的无耻叛徒。后来五姐加入补充,说大哥在文化推广方面的作为,其中大力提拔后起之秀,培养江湖新种子,仅仅是其中一项。四哥于言谈中疏理温大哥在马来西亚、台湾、香港等时期的成长、发展轨迹,听得我心头悠悠,顿生向往之情,频频点头,赞叹不绝。这段不见经传的传奇历史呀,我曾以温大哥的八字反推其中轨迹,杀印格本来大格局,何况大哥杀印两纯,曾疑惑为何温大哥只得大名,未曾掌权,得四哥解释,才知大哥多次有机会从政而放弃,但又挺命世之才,迎风云之变,一枝笔打下江山,风头之劲,实属空前。何况在那种高压之中,大哥从不泄气,从不放弃,以强挫强,以低击高,最终鹰飞长空,抱拥人生。

    被大哥抱拥的除了人生,还有我(人类)。在餐厅外,大哥一家在等四哥五姐和我前来就餐。大哥率先站起相迎与我握手,旋即得到大哥热情的拥抱,常年习武练气的缘故,大哥的肌肉有劲又柔软。大哥特地点了家乡的美食与我共享,别具风味。席间我讲述工作中的趣事,大哥分享他的世界观、影视观,畅谈里不少有趣的个人往事,还特别提及给我家闺女造名一事,大哥事务繁忙,接近日理万机,却还惦记这么一件小事,让我热泪含眶、十分感动。意外的发现湖北出生的大嫂说着一口流利的粤语,语言天赋真高。至于身为侠二代的小玉与飞仔,一个曾代表广东省参加画画比赛;一个近年上学跳级,还代表学校用英语接待来访人员,果真虎父无犬子。宵夜时,大哥还提及他与飞仔的肠仔之赌,飞仔如数完成,信誉极好,可看出大哥育子有方。

    随后非常荣幸的参观了大哥其中之一的工作场所,那一排排书架上,那一箱箱纸箱中,全是大哥的书,看到很多绝版、不同版本的温书,让人至此,芳心大曳、贼心大起、食指大动。四哥和五姐轮番介绍部分书籍的来龙去脉,始知出书不易,坑多萝卜少,但大哥能写这么多书,能出这么多书,何止著作等身,简直是坐拥书城了。

    期间大哥出来谈话,谈及曾为某影星相面,断其终将蜚声国际,影星自称不懂英文,绝无可能,后来果得奇验,在国际享有大名。终于有缘听到大哥讲术数案例,并且该影星的八字我曾看李居明分析过,正好一一对应大哥所断的批语。大哥接着的谈话中,又一次鼓励我写作,甚至为我的写作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大哥的这番肺腑之言,我会铭记在心,付之实践,交出好成绩。

    紧接着白青蓝与圆梦师太联袂而来,提着一对大吉(新年大吉,取个好意头)上门,听她们两位与大哥交谈,干货与笑点并飞,听到一些有趣的素材——大哥交往的朋友都这么有趣,经历也丰富,难怪大哥从来是灵感泉涌。

    夜晚飞仔请客,大哥带大家看戏,人手一副3D眼镜留念。成龙的贺岁片,中规中矩恍惚以前,情节依稀,动作依旧,贺岁该有的元素都有,但都是浅尝即止,不加深挖。大哥回家后说,喜欢电影中那头狮子,原以为大有可为,没想到导演放弃了。

    宵夜中,飞仔的鸡蛋爆浆,满脸满身,大家哈哈大笑,拍照留念。心念一动,按梅花心易,飞仔为艮,鸡蛋为乾,鸡蛋白在脸,得天山遁卦,三点蛋白在脸为动爻,变天泽履,吉。扮江湖术士留下批语,飞仔新的一年有三大好事,脸上增光。其中,部分蛋液在大嫂的粉红外套,飞仔,小心惹桃花债咯~

    本次来拜年,带着大哥的《杀楚》与《会京师》,前者是我最爱的两本温作之一,另一本是《骷髅画》。大哥给《杀楚》题字:温门子弟要有杀出重围,又杀入重围的勇气。我牢牢紧记,作为丁酉年的座右铭。另一本《会京师》,大哥签在书腰上,与当时“会京师”三字做对比:会温派。花心思又写得好看。对此,白青蓝与圆梦师太相拥抱怨,大哥慨然赐赠绝版《会京师》与她们两人,呜呜,谁来与我相拥抱怨一下。

    临别之前,大哥问我,“要不要受(收?)我一拳”,哇哈哈(不羡慕苗博了),要。暗中站稳,大哥出拳飞快,一拳击胸,滴水不漏的收下——大哥对温派子弟的拳拳之心。

    大哥不做儿女共沾巾之态,指令我立刻走。我出门,发现不识路,回头找五姐带路,见到大哥与白青蓝、梦圆师太道别,大笑打趣,你们要不要受大哥一拳?众人在大笑中告别。五姐、小玉与小飞送别我,小玉还关心我,“爸爸会不会打疼你了?”和他说没事,你爸爸是疼我。

    回酒店后,心潮起伏,未来的目标给大哥点明了,前路云开月明,其光大道。不能辜负大哥的殷殷期望,大哥传下的火与剑,火在心胸,剑在手,万里江山、待我飞。


       

    注:手机在出高铁站时故障,信号全失,无法通话与流量上网,借着他人手机联系前来接站的四哥与五姐,连累他们久等,深表歉意,五姐安慰我:可以见到人就好。还是觉得良心不安。下次要带两部手机出门。再次向四哥与五姐致歉,对不起,因为我的不慎,给两位添麻烦了。


修改于初六申时。


评论 ( 101 )
热度 ( 67 )
  1. 時間改變了沵莪哋模樣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峰回路转浩博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乐观的豹脾气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田鸡是吹大的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裸奔裸泳骄文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西门花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情在爱之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小狸的体温计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翻滚吧广场舞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傅红脚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1. 青枫的枫叶红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2. 我就再说一句话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3. 自宫本無野藏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