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温大点评赵书文*

        🌺🌷好到不得了❤️的文章⬆️👍




                        少年游
                                   ——(作者:成都笑殺人:俠
                                         女趙書)

        后来,我去了怡保。

        因为并不会开车,去不了更切近的目的地,比如美罗,比如火车头;不能在一间小店休憩,拍出一掌硬币,让老板上一杯酒。但是怡保已经很好,通都大邑,有最新的电气火车,铁路线蜿蜒,从首都一直咣当到下一个国家。

        这般折衷,好似约定在一个大家都可以到达的去处,嗒嗒的马蹄过后,一双薄底快靴踏进来,手在衣襟下面握住剑柄,喧嚣里沉声唤店小二:切两斤熟牛肉。

         我只要了一杯旧街场白咖啡,在旧街场。凝了一层灰烬的电风扇在头顶2.5倍慢速旋转,我盯住它,怕它摔脱下来,亦怕被它绕去早40年。

        早4、50年什么模样?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开是开到荼蘼,烹也烹到油尽灯枯。

        同山打根、曼德勒、三宝垄的那些华人燃点起来的辉煌一般,熠熠而后潇潇。

        好在还是有最新的电影下南洋。

        梦里也重温着情节的小小少年,在多年之后写:我以前的武侠小说“几乎”没有女主角。中国武侠电影大师张彻,他的作品里有一种别人无法模拟的阳刚之气,女主角往往是“点缀”或“陪衬”。也许少年时看他的片子较多,受了他的潜移默化。

         等他有了女主角,他唤她“温柔”,温柔地逼人入死角的温柔。每个少年人叛逆时候都需要的温柔。

         最初的追杀、亡命,而后沧州捕头铁手,四大之首无情,有一些影子,有一些致敬。自张彻的侠情起始,少年人以笔做梭,将命运同憧憬的一切纺织在一起。

         16岁出道,他又等了好多年,等一个机会,不是要话俾人知他好威,只是要靠自己去热望过的彼方。

       他在彼方同故乡一样天真任侠,交友结义、写诗习武,他总在人群的中心。

         台湾一位教授回忆当年同窗台大的这位少年,言及过无奈的妒忌,大意是自己也是名闻乡里的青年才俊,“扬名台大-扬名天下”的抱负来了此间却教那人一击即沉。

       那些痛饮放歌为谁雄青春作伴须纵酒的日子,那样惨绿伶仃豪情万丈不知疲倦的少年。

       他的抱负不会教谁一击即沉,不是因他天赋异禀,不是因他天之骄子。而是发生过的一切不会消失,只要他不放弃便永远都会支撑他、予他力量。

       终身未许狂到老打什么紧?

      一日能狂便算狂。

        楚狂人没有被标记为“有福了”。

        青春是一场残酷的试炼。

        背叛、牢狱、绝望、离散。他从此颠沛流离。故乡是不可能再是故乡的了,一辈子也不可能是的…

       黑云压城城欲摧,天下几无可容身之处。

       甲光向日金鳞开,那朵乌云的银边引着少年,去和自己崇仰过的一切走到一起。

        他是没有天衣居士做师父的小石头,从美罗的火车头仗剑走出来,一直走到诸葛先生面前。

        他是没有浣花世家为家底的萧秋水,失掉了唐方失掉了神州结义,当他坐在李沉舟对面,峨眉浮沉的灯火却为他失掉了光芒。

        廿多年以笔为刃,少年在心之所向的地方凿刻了自己的印记。

         他和张彻的弟子门人共事,也一同咸鱼翻身。他冇做大佬好耐了,但江湖上永远有他的传说。

        我看过有他的江湖。我想看看他的来处。

        旧时代的一切在怡保影影绰绰,步入一间讲述华人锡业传奇的博物馆,在布置如昨的展示房间的案几上,静静躺住一本72年的南国电影。揭开封二,是狄龙同姜大卫,俩俩相望。

        狄龙是张彻的缪斯,是古龙的白月光朱砂痣,是成龙拿不到的剧本的男主角。

       我不知道当时的少年,是否也想为他们量身定做一系列武侠世界。想想都带感,南海十三郎都话:“编导演什么时候都是编剧在前”。

        可是少年人做编剧时候,张彻不再在香江,狄龙也不再江湖并辔。

       我在亚视版会京师里爱上了张翼的铁手,慑服于郑雷的楚相玉,心心念念米雪的艳无忧…源来邵氏的脉脉余晖与超新星光,和少年的书写一样,含脉脉旧情,蕴超新生机。

         怡保未变,那处旧街场,那些老摊贩,唔紧要,萧索至萧索,40来年绵延的败落与重振,心有猛虎嗅得到夏日里最后蔷薇的香气。

        少年未变,他笑得谦逊时候,眼底有犀利的神采;他说得低沉时候,抑不住而后的昂扬;他迟缓了步伐,缓不下驿动的心;他留下了无数没有结局的故事,喜孜孜在平行世界继续开疆拓土。

        愿他一直是少年,写诗习武、交友结义,叛逆而温柔地行遍天下。

        又是夏天,或者我会再去怡保,甚至去美罗、去火车头;或者不会。

       来处来,去处去,我心上的少年们啊,在哪里都是少年。

        是了,他的名字,他叫温瑞安。

评论 ( 69 )
热度 ( 52 )
  1. 青枫的枫叶红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我就再说一句话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自宫本無野藏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皮皮虾的美丽故事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南北客爱吃东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蓝十字娇美美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半个文化人的围裙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野花茶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你辛苦了哈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0. 你知不知世上有这种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1. 招财猫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2. 車厘仔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13. 你到底说不说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