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溫派復聯😀”第二系列明星反攻會議之7:梁四聚會文。
(本平台只负责推送,文责作者自负)



当世奇葩兽心一家
文:梁四

如果一刹是永恒,那么永恒就是一刹。如果把握不住,让它溜了,再没有永,再没有恒,再没有灯前倚栏的人,空掷伤怀,也只不过是一抹自焚的火花一一摘自1986年《杀楚》

以上一段是温大哥笔下二千余万字的创作中拮取偶拾。每个成功的创作者在创作的历程中,必有令人难以忘怀的片段,那些片段令多少人感触感怀感悟感省。
故此,每当同是温迷相遇之际,大家契合的话题,必是那些人物令人难忘,那些情节令人震憾,那些场景令人寄情。
两年前“奇葩”借热爱温派武侠之名来骗了代理权,在揭发奇葩欺诈的恶行时,反而因此让不同单位的领导及主事人,能夠直接面陈当中与奇葩关系,才理解到他们均是温迷侠粉,被骗进漩涡里的各单位,以为找到组织,故才因慕温侠之才,欲为侠道做点事,反而被欺骗当中。
纸包着火也藏不了锋, 在各方单位络绎不绝的派员或领导亲至鹏城,拜会温大哥之际,只要在大哥发话表态之后,迷雾抹去,恨在奇葩。污染灵渠侠道大江的就全因奇葩的无耻欺诈,故灭奇葩当能清道。
更可耻还未表,据闻在“严正声明”发出之后,奇葩一伙仍可厚颜向业内其他单位,依旧穷追一约多签的方式去联系,还无耻在外坑温夫人主动要求和解,纯属误会。真的谎话胡吹到比鬼子侵华还正义,已经超乎了做人的底线,这作为等同是挂着人皮的禽兽。奇葩一伙似乎欲在尽快最短的时间里去掠夺一切代理款项,事后恶果根本没打算处理,似乎意图留下烂摊子来让原作者及摄制方去收拾之意更彰显无遗,奇葩“它们”难道不知法理可追责,公道在人心吗?奇葩的良心许或早已发炎,剖开肥婆瘦鬼胸膛,定是污血沾满的狗肺狼心。
在近来各方来会的友朋中,有好多位均说着相近的话词,奇葩的骗局起落多变,比视剧的变化还诡怪。
令我想起温大哥在1989年写的《少年冷血》里“猛药”中的一段:
真实里的残酷,一向要比虚构更可佈,一如现实里的美好,往往不如虚构。

评论 ( 67 )
热度 ( 17 )
  1. 彼岸花精灵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