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一场游戏一场梦

                                 风刀/文

      (文责作者自负,本平台只负责推送)

       时光回溯,回到了2016年。在8月初的一天夜里,接到了朋友王小姐的电话,她很兴奋地告诉我,她得到了武侠大宗师温瑞安老师的信任,获得了超级IP四大名捕的全版权运营的权利。我能感受到当时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无限的兴奋、希望和热情。在几天后,王小姐约我在一件茶室里见面,她邀请我一起参与这个超级大项目的运作,并且对我描绘了一个很美丽的蓝图。作为80年代初期出生的一代人,我们经历过那个武侠小说(电视剧)最辉煌的年代,或多或少都会有武侠情结。那些快意恩仇的江湖,恩怨缠绵的侠侣,他们背负着高压却不会放弃,最终成长为一代高手,这些都在我们这一代的记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也在成长路上对我们性格的养成起到不少正面积极的作用。而且当时我刚经历过前一次创业失败,正在努力寻找新的职业方向,影视文化产业听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所以我几乎是没有犹豫地答应了她。从那时候起,我开始了这两年犹如荒诞一梦的日子。

        在2016年8月到12月的几个月里面,我主要是协助王小姐策划了与上影合作的第一场四大名捕电影项目启动发布会,即12.28上影四大名捕专场发布会。同时,我开始联系一些影视圈的业内人士帮助王小姐推销四大名捕的电影项目,比如拉投资与赞助之类。终于在2016年的最后一天,我见到了对于我似乎只存在于传说和想象中的武侠大宗师温瑞安老师,并且与温老师一起跨年和庆生!这一天对于我真的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犹如做了一场美梦般的记忆,当时的每一分钟直到今天都记得很清楚。温老师给我们讲他对民族,对国家,对中华文化的热爱,以及他为此付出的所有,包括差点几乎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仍然一往无前地坚持着、忍耐着。当温老师带我们唱起神州社歌的时候,虽然我是第一次听到这首歌,还是忍不住地跟着轻轻唱起,并且眼含热泪。在那个时候,我为温老师的人格魅力所震撼和倾倒,更加坚定了我要为温老师的四大名捕项目贡献力量的决心。当时我是很感谢王小姐的,因为有她,我才有机会见到温老师和“参与”这个超级项目。虽然在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因为温老师告诉王小姐,你一个人是不可能做成这个超级项目的,你必须有一个自己的精英团队,所以必须SHOW给温老师看她的“团队”。所以,王小姐才逼不得已的带我以及另外几个人一起拜会了温老师以取信于温老师,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权益。当时王小姐告诉温老师,我们几个人是她的团队,而事实上我们几个人相互之间并不认识,都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与王小姐之间没有任何实际上的合约或者利益关系。我们都只是王小姐拿去忽悠温老师的一个摆设工具。

        在2017年元旦,我还认识了另外一个新的朋友裘小姐。她是王小姐的朋友,熟读温书。因为我与她都有一个武侠梦,所以我们一见如故,相谈甚欢。记得那天下午,我和裘小姐坐在上海思南公馆旁的马路牙子上畅谈了几个小时关于我们对温老师的超级IP《逆水寒》的认识和影视化运作的计划。我们聊得非常投入,完全忽略了来来往往的路人投递过来的奇怪目光。当时王小姐并没有与我们在一起,她独自一人去享受按摩服务了。经过一个下午的详谈,我和裘小姐基本上是规划出来一个对逆水寒IP运作的大体计划,同时也决定了我们转行进入影视行业的决心。然后在当天晚上,我和裘小姐把我们对逆水寒电视剧/网剧等的规划向王小姐详细告知,王小姐非常赞同我们的计划,并且表示很愿意跟我和裘小姐一起把逆水寒电视剧/网络剧版权买下来共同运作开发这个IP。当时大家的计划是由我们3人一起均分购买IP影视版权的投资,由王小姐代表我们3个去与温老师洽谈购买版权事宜。当天夜里,我们三人都很兴奋 几乎是一夜未眠的倾诉着我们对于未来合作的期待与计划,并且在第二天中午去吃了一顿火锅庆祝我们即将展开的合作。那时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可是我和裘小姐没有想到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假象。只是别人在跟我们演了一场戏。就在几天后,我打电话给王小姐询问关于她与温老师洽谈逆水寒项目的进度,此时王小姐突然明确告知,温老师在这几天已经与她持股的某蓝公司达成了独家版权授权协议,而且她说因为温老师只认定她所在的公司不认我和裘小姐,所以只愿意将版权授权给某蓝公司,并且温老师要求7天内支付所有的版权费。得知这一情况之后,我和裘小姐虽然很失望,但是却无可奈何,因为事情的发展是王小姐控制不了的,而且有那么些道理,亦是温老师的决定,我们只能接受现实。然而,事实的真相却并非如此。在很久很久以后,在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以后,我们才发现王小姐在当时根本没有跟温老师提过我和裘小姐打算与她一起购买和运作《逆水寒》项目的事情。王小姐用了我和裘小姐做的《逆水寒》IP运作规划打动了温老师,说服温老师把逆水寒电视剧与网络剧版权都授权予她,在这中间我和裘小姐完全就没有出镜的机会,而且温老师也从来没有提出过必须在7天内支付全部版权费用的要求(王小姐知道我和裘小姐需要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去筹集资金)。所以后来我们才知道王小姐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我和裘小姐一起加入到《逆水寒》乃至整个温老师IP运作的大计划中。她只是利用我们——我们的智力、能力、人脉去帮助她达成她的目的,有时候我们甚至还需要充当一个摆设,一个能给温老师和其他人看说这是一个归属于王小姐领导的团队的摆设。在王小姐拿到《逆水寒》版权之后她迅速把版权转卖了,就像一个二道贩子,她完全忘记了她曾经对温老师多次保证过她会对温书影视开发质量负责,不会倒卖版权。更让人痛心的是,版权在卖给了蒋先生所在的公司后,经历了一场周折,《逆水寒》项目开发一再搁浅。

        虽然经历了这一次的失望,我还是没有放弃做武侠的心愿(也因为当时我们都还没有发现王小姐的真面目),我继续帮助王小姐接洽各种影视圈内资源,包括影视开发资源、广告资源和旅游地产项目资源等。在此期间,我仍然没有与王小姐个人或她的公司产生任何经济和合约上的关系,一切都是以我自愿自费的方式进行着。此后,我们又得知王小姐将《四大名捕》等超级IP的版权从某蓝公司(王小姐持股25%)转移到了她(或者说是她爸妈)占70%以上股份的奇葩公司。当时我和裘小姐其实都很惊讶,为何作为当时某蓝公司大股东的浦先生会同意王小姐进行这个转移,等于无偿的把自己对四大名捕等超级IP影视版权的75%的所有权减少到25%。从商业角度来说,这是一种多么伟大的奉献!从那时候起,温老师这些IP影视版权的易主成为王小姐代理(或者说是她的父母),这也是后面发生所有一切事情的混乱开始。

        此后,我继续帮助王小姐在外面找资源,拉资金。她承诺我会与我签一个合作协议,帮助我成为一个制片人,并且有机会参与他们四大名捕、逆水寒等项目的制作。我为他们无偿且无名分地工作了这么久,似乎好像快熬出头了。在2017年7月的某一天,我终于收到了由王小姐亲自交给我的合同。从收到合同到看完合同,我的心情就跟坐了云霄飞车一样,从兴奋期待到出离愤怒!合同里的条款真的是让我闻所未闻,比如,合同里规定:我必须无条件服从王小姐对我工作的一切安排;王小姐对我参与的项目获得的收入抽成45%;同时,约定我余下的55%的劳动报酬,王小姐有权决定不支付给我,可以由王小姐拿去做其他投资使用;甚至还规定了我一年内不得累计休息到达30天,包括周末,否则合同顺延等等,这些非常不合理、不合人道,甚至不合法的条款让我觉得我的人格遭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凭什么我工作了还没有权利拿到应得的酬劳?这难道是新社会的农奴制?之后,我找到王小姐表达了我的愤怒,王小姐神奇地表示虽然是她把合同亲手发送给我的,但是她并没有看过这个合同的内容。其实,虽然当时我并不相信她的话,但因为还是想参与温老师的作品,所以我也只能忍了。当然我最后并没有签这份合同,也因为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同时,我看到了已经跟王小姐签订了经纪合同的裘小姐的悲惨遭遇,我不想也不敢与王小姐签订任何经济合约了。

        直到2017年9月,王小姐之前做得很多错事让温老师知道了,温老师是一个心中有大义的人,温老师十分生气,找到王小姐的“上司”既前文提到的浦先生,希望他能站出来主持大局,把控项目方向。浦先生表面上答应了温老师的要求,表示一定会拨乱反正,同时,他却又以“温老师的要求“为借口,像王小姐要求了奇葩公司的55%的股份。此后,王小姐在浦先生的要求下,暂时离开了项目躲避风头,据说是去寺庙修行修心了半个月。之后,她很快又重出江湖。
这时的奇葩公司结构发生了变化,用浦先生和王小姐的话说是,浦先生负责做决策,把控方向与温老师及时沟通;王小姐则负责项目执行。从表面上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是,大家又错了,这是另一个骗局的开始。在浦先生正式走到奇葩公司前台之后,与王小姐联合出演,一明一暗,相互打掩护,进行了接下来大半年里一场又一场骗局。因为浦先生在商场上的身份是某营业额100多亿上市公司的区域总裁,正是有了浦先生这个正面支持和背书,王小姐做事情的方式更加无所忌惮,在商务谈判中多次打着温老师的名义对第三方提出很多不合理的要求和利益(这在后来与第三方的核实中得到证实),使得众多第三方因为尊重温老师而且仰慕温老师作品都无奈地答应了王小姐及奇葩公司的非分要求。甚至,浦先生在王小姐的出谋划策下,骗取了温老师《四大名捕》世界观以展开新项目。他们跟温老师说,温老师的世界观只会被应用在奇葩公司与某盗墓派的合作项目上,然而,最终合同上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变成了他们可以用在其他他们想用的地方。于是,奇葩公司再一次利用了温老师对他们的信重,谋取了自己非合理的利益。这些都是最近才知道的消息,对此我十分的震惊与气愤。

        到了2017年11月,王小姐跟我说让我去卖《少年四大名捕》的版权,我通过朋友的关系,找到了著名制作人嵇先生。嵇先生是温老师的老读者,他找了温老师十几年,一直希望能有机会把他喜欢的温书影视化,做一部好的武侠是他一生的愿望。当嵇先生听到有温老师的作品版权的人来拜访之后非常高兴,他立刻丢下了前来会议上的几个大咖演员来到隔壁会议室与我见面。嵇先生真切的表达了他想做好温书的愿望和大体规划。嵇先生对武侠、对温老师作品的热诚让我深受感动。之后嵇先生交代了公司的员工撰写策划案,在来来往往间,时间进入了2018年。我与嵇先生谁也没有想到,此时王小姐又找到了另一家贾先生公司并迅速与贾先生公司达成口头协议把四大名捕包括少年四大名捕的网络剧电视剧版权全部卖给贾先生公司。王小姐一方面继续让我与嵇先生公司洽谈,一方面却又找好了其他的买家,整个过程都没有告知我。到了2018年3月,我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追问之下,王小姐才告知少年四大名捕版权已经名花有主。对此,我当然很生气,但是依然是无可奈何,版权是王小姐的,她这样做虽然缺少商业诚信,但是并不违法,我又能如何?我只能继续忍耐。面对我的愤怒,王小姐主动建议我可以去向嵇先生推荐《逆水寒》,因为版权还在她的掌握之中。其实,当时我对王小姐与奇葩公司的做法已经很失望了,但因为我觉得嵇先生是个有能力有实力又诚意做温书的人,我想把《逆水寒》交到他手里也算是我对嵇先生与自己曾经策划过《逆水寒》的交待,(因为王小姐说,之前虽然把《逆水寒》卖给了其他公司,项目却没做起来。)。这样我就把王小姐和她的爸爸即奇葩公司的总经理一起带到了嵇先生面前,会议进行了几个小时,嵇先生再次表达了他对做温书的心愿和规划,而王小姐和她的爸爸就表示希望嵇先生能做逆水寒全IP运作,少年四大名捕可以将来再谈。这对于嵇先生来说当然是个好消息,逆水寒是一个非常好的IP,又有网易超级端游加成,双方很快达成了共识。在几天后,我在王小姐授意下写了给嵇先生的关于《逆水寒》合作的策划。嵇先生拿着这个策划案就马上飞到了北京找到他们集团主席商谈,嵇先生的集团主席很信任嵇先生,几乎立刻就同意了嵇先生的策划,并且开出很好的价格满足奇葩公司,几乎等于王小姐要多少就给多少,并且表示除了影视拍摄之外,还会把这个项目融合进他们8月开工的一个200亿的地产项目之中,形成一个更大的商业格局。这样,以后温派作品的所有影视项目都可以有一个统一的拍摄基地。在得到嵇先生的好消息后,王小姐开始准备合同,并且通过我发给了嵇先生。王小姐在合约中提出来很多奇奇怪怪的要求,非常不合理且不利于项目发展,让嵇先生非常为难。此时我因为多少知道王小姐的行事作风,我立刻把嵇先生和项目进展的情况报告了温老师。温老师得知情况后,对于嵇先生的诚意很感动,很想促成这次与嵇先生的合作。温老师就与浦先生商量让他去见一次嵇先生解决这个合同条款太Hard的问题。我又带着浦先生和王小姐去见了嵇先生,整个会谈感觉颇有成效,浦先生表示他可以让步,只要温老师对一些“奇特”条款不坚持(其实后来我才知道,温老师根本没有提出过那些不合理要求)。之后根据会议,由嵇先生出具一份合同,嵇先生的合同保留了全部王小姐提出的关于利益上的要求,只是对于限制嵇先生做好项目有负面作用的条款做了修改。此时的我和嵇先生还不知道这竟是一场大骗局。这时,我们根据之前的约定,安排了嵇先生与温老师的初次会面,奇葩公司派出浦先生另一心腹贺小姐参加。这里又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贺小姐此行据说身负重任,她要用嵇先生的合作为借口,说服温老师把奇葩公司持有的《逆水寒》授权从剩下的4年无偿延期到8年。我作为这个项目的对接人,这个事情贺小姐竟从头至尾都没有跟我提起一句,她怕人知道他们的不合理要求而旁生枝节。这次出于一些原因,温老师没有立刻签下延长期限的授权书。贺小姐非常失望地走了。

        后来,我才从温公这里得知了这个情况,提出建议使用三方协议方式解决问题,保证温老师,嵇先生,奇葩公司合理合法利益,就此促进项目合作达成。当三方协议提出后,奇葩公司就没有办法无偿得到逆水寒另外4年的授权了,转而由温老师直接授权给嵇先生。此时,一向以视金钱如粪土姿态出现的浦先生终于忍不住了,他在与温夫人、温派团队、包括律师和我的电话会议中非常失态的表示,他们必须与温老师共享所有与嵇先生合作涉及的8年利益,就算从第5年开始奇葩公司已经没有了逆水寒的授权,奇葩公司也必须要分享收益50%。浦先生表示如果温老师不把后面4年(不属于奇葩公司授权期限)的钱也分给他一半,他就撂挑子不干,奇葩公司不会答应与嵇先生合作。如果温老师答应钱上面的要求,他就保证能把逆水寒交给嵇先生做并且不提出其它更多的要求。这种不合理的要求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未料,此事还未完结,浦先生竟还派出贺小姐跟进施压,威胁温老师说奇葩公司对温老师已经是百般忍让了,这是他们对温老师最后的容忍和底线!其实,这个时候温老师和我们都已经很生气了,但是,温老师为了能把自己的孩子一样的作品《逆水寒》托付给真正合适的人做出好的电影作品,温老师也忍让了妥协了,答应了奇葩公司无理的要求,把不应该分奇葩公司的钱分他们一半!然而,温老师的退让没有得到奇葩公司的善意回应,奇葩公司在温老师妥协了之后,浦先生没有做到他承诺的不再有其它要求把逆水寒签给嵇先生,又再次给温老师发来一份有着更多无理要求的合约,并且表示是王小姐要求的,他管不了。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你是奇葩公司的董事长,你来要利益时候你可以代表奇葩公司了,到你履行承诺时候你告诉我们你做不了主了。浦先生与王小姐的双簧唱得很熟练,很有预谋,让人愤怒之极。

        温老师觉得事情不能再这样下去,就此暂停了与奇葩的继续沟通,并且开始主动与相关的第三方联系,从所有的第三方叙述中,我们发现了奇葩公司越来越多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毫无商业道德,甚至不尊重法律的奇葩行为。温老师觉得他不能再让奇葩公司打着自己的名义出去招摇撞骗了,开始让我们切断了奇葩公司正在商谈的所有合作渠道,并且对外发出了严肃的第一次公开声明,对奇葩公司发出严正警示。同时,温老师本着对第三方负责的态度,告知了嵇先生《逆水寒》的合作谈判需要暂停了,因为奇葩公司是一个巨坑。嵇先生如果与奇葩公司合作很可能成为受害者。正当温老师的严肃声明发出后,又一件关于《逆水寒》的神奇事情浮出了水面。逆水寒版权的真正所有者蒋先生出现了!原来王小姐早已经把逆水寒的版权卖给了蒋先生,并且据蒋先生所说,在我带王小姐去见嵇先生时提出要卖逆水寒版权之前,蒋先生就已经把版权费用支付给了王小姐! 就是说王小姐在明知道逆水寒版权已卖给蒋先生的情况下,又与嵇先生谈逆水寒版权买卖。这就是涉嫌商业欺诈的行为!直到2018年6月,温老师的声明发出后,奇葩公司方的王小姐和王小姐的爸爸奇葩公司总经理还坚持逆水寒可谈!并用此来牵制温老师重启谈判!(有关于奇葩公司与蒋先生的恩怨情仇也能写个长篇,这里不做表述。) 。

        此外,需要补充一下,当年王小姐给过我承诺,如果我帮她把逆水寒卖出,她会给我5个点的酬劳,然而直到奇葩公司与嵇先生的合约过了三轮,奇葩公司都拒绝与我签订支付合约,并且还多次跟温老师表示嵇先生这条线与我无关,以此想逃避对我5个点的支付承诺。因为我酬劳的事情,温老师觉得奇葩公司很不厚道,还多次亲自与他们强调必须保证我的权益。奇葩公司依然置之不理。当然,这都是我们知道奇葩公司早已经把逆水寒卖给蒋先生之前的事情了。

        现在回首看来,我与王小姐及奇葩公司的这一段近两年的“合作”就是一场骗局。当然我也不恨他们,毕竟是因为他们我才有幸结识了温老师,一个胸怀民族、国家、侠义精神的大宗师。对于温公,我只有感激,只有他才会在我无助的时候力挺我,亲自与奇葩公司对质,为维护我的权益站出来说公道话。也正是这一段经历,让我看清了很多的人与事,并且深刻体会到了,诚信才是合作的基础。与缺少诚信的人合作是没有未来的。接下来,我会支持和跟随温老师进行一场拨乱反正的行动,为情为义,为真相而战,将不合理的事情公诸于众,还所有相关人士一个朗朗晴天。

                      (全文完)

评论 ( 18 )
热度 ( 17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六分半堂无厘头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