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陈情书
文:管天观

(文责作者自负,本平台只负责推送)


现在回想起来,我能与温书相识早在少年时期,而与温派结缘则必须要感谢上影集团。
二零一七年年初,上影集团为了能更好地开发温公的著名IP《四大名捕》,委托我的公司负责主导温公名著《四大名捕》系列作品所需要的武侠世界观的开发。我少年时代就开始仰慕并且拜读温公的系列名著,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有幸能够率团队承担这么重要的工作,心中十分的激动。毕竟,人生在世,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于是,我马上召集自己团队一共三十多人,开足马力,全力拼杀。由于时间紧迫,温公的四大名捕系列有31部作品之多,再加上“四大名捕”与“说英雄”系列的也有密切的勾连关系,我率领队团经历了几百个日日夜夜的冲刺,终于拿出了自觉上得了台面的“四大名捕武侠世界观”设定。这套世界观图文并茂,为上影集团未来的《四大名捕》大电影开发奠定基石。随着12月28日在上影举行大型发布会之后,我对于该项目寄予了厚望。
在开发世界观的同时,上影也一并委托我作为IP运营开发的主要负责人,参与和制订了当时整个《四大名捕》全系列的泛文化开发的计划,对于IP全版权的运营有了更深入的见解。我本想就此大干一场,介绍了大量的影视商业资源给上影集团,并在每周的例会上交出商务运作的进展。当时的与会者除了上影集团的成员之外,还有版权持有者代表的王小姐。这位王小姐自称是温公的代表,全权负责处理与上影的对接。但是,我在影视圈的合作方却先后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有位王小姐私下联系他们谈合作,他们觉得很奇怪,明明由我代表的上影集团已经率先提出合作可行性,怎么会有另外一个人又跑来谈相同的项目。至此,我才发现原来这位王小姐在会议上听了我的工作报告后,擅自窃私了我的资源,试图跳过上影与我,直接将我的商业资源变成她自己的。对此种违反商业诚信的操作,我第一时间汇报给了上影集团的老总。但是,王小姐不顾上影集团的强烈反对,一再故计重施。最后,上影集团在几次警告无效,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在2017年4月时拒绝她参加每周的例会。
那时,我还不知道上影集团与王小姐所代表的奇葩公司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合作协议。我单纯地以为仅只是个人问题,只要王小姐不再参与,《四大名捕》的项目就可以继续进行下去。于是,我继续负责该项目的商务运作。上影集团方面则与奇葩公司的另一高层继续联系。
二零一七年六月,上影集团决定借“上海国际电影节”之“上影之夜”的盛事,再次举行《四大名捕》全版权的新闻发布会,这是上影就该项目的第二次大型发布会,准备得隆重而用心。同时,我得到上影指示,有机会亲自向温瑞安先生汇报《四大名捕世界观》研发成果。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当时的心情,现在回想起来依旧心潮澎湃。那是我初见温公的时刻,初次的印象是大哥是一位和蔼可亲,妙语如珠的殿堂级大师。温公对于我们团队工作成果的肯定,让我们倍受鼓舞。我以为这会是一个美好的开始,很快就能看到项目全面启动,自己的工作成果即将转化成一部值得期待的武侠作品。
当时,我并不知道王小姐与上影之间没有合同契约,直到一头热地做了下去,直到有一天,上影集团通知我项目彻底中止,我顿时受到重大打击。这个已经运作了长达一年的项目合作竟然没有最终落实,我与团队这么久的努力付之东流。
直到最近有幸与温公会面之后,才知道事件的始末。这一切竟然是由于奇葩公司想从中作梗,牟取暴利,将其中一部分的版权卖给其他第三方,导致上影集团没有办法再以全版权的形式制作下去,而奇葩公司总是假借大哥的名义来传话提出诸多不合理的要求,导致上影那么有诚心合作的企业竟无法合作下去。奇葩公司不仅白白浪费了他人的时间和精力,甚至般弄是非使上影与温公双方误会,行事作风违背商业道德,完全没有侠义二字可言。但是,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其中还有这么多的内幕。我仍单纯地希望,有朝一日,我与兄弟们做的《四大名捕世界观》能够有用武之地。
二零一八年年初,我在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奇葩公司的高层。此时的奇葩公司正需要与业内某公司合作开发世界观,而自己却没有开发能力,在一番恳谈之后,奇葩公司出于自身发展需要邀请我与团队加入他们公司发展。为了使自己之前的世界观成果能再重见天日,我同意加盟奇葩公司。但是奇葩公司却开出条件,只接受三个成员,且有三个月的试用期。当时,我虽然觉得奇怪,因为这不是诚心合作的态度。但当时,我也未作多想。直到加入后,但是随着对奇葩公司的深入了解,我渐渐发觉这真的是一家奇葩的公司。
首先,这家公司没有IP开发的整体规划,没有项目运作经验,也没有战略战术;
我原本加盟是为了能够做温书的项目运作,负责内容开发及市场运营,是名义上的运营总监,结果,我发现奇葩从没想过要自行开发运作项目,他们的最大愿望是倒卖版权,价高者得。于是,我其实什么事情也干不了。奇葩并不需要我的商业开发计划,也不需要任何人运营,更不需要我的世界观。奇葩做的事情就是把从温公那里授权代理来的所有IP割裂开,分类别卖给相应的开发商。那么,我所负责的内容规划和市场规划就变得完全没有意义,于是,我只好放弃自己的原设想,向时任的CEO申请也参与商务开发。毕竟,我已经在这个文化行业里浸润了十多年,积累了众多的相关人脉与商业资源。因此,我提出了平台合作优先,制作公司次之的商业战略目标。我以为这样总能继续下去吧。结果,仍是大出我的所料。
第二,艰难重重的商务洽谈。
在我看来,开发IP是个复杂又辛苦的工作,转卖则是十分轻松的,特别是温公这样难得一见的大IP。可惜,我低估了奇葩公司的能力。我制定好了商务开发的优先计划,用自己的队团制作策划方案,率先向网络三大平台的腾讯展开了《四大名捕》与《说英雄》系列的合作。我们所提交的作品介绍和改编策划方案获得了腾讯的认可,腾讯表示有意向就这两个系列的真人影视、动漫与游戏三个全品类的诉求。于是,我又负责修改了相关报价及提供所需要的补充材料。四月初,在腾讯的项目联席会议上,我本以为精心准备的《四大名捕》与《说英雄》的全系列合作能一举通过审核。未料,却在现场发生了项目联系人串线的打脸事件,即,奇葩公司在把项目独家交给我处理的前提下,竟另外派人联系了与腾迅关系密切的企鹅影业同时推出我正在处理的项目。这就导致了腾讯内部联席会上,策划方案与报价自相矛盾,被腾迅质疑奇葩公司内部混乱。除此之外,甚至还同时发生了现有版权方幻文科技已经将《说英雄》(授权期限内)卖给了企鹅影业的事件。这些扑面而来的信息,都在我事先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连而来,严重伤害到我的个人信誉与商业诚信,导致我很尴尬,也很难和腾讯交代。我与我的团队也同时受到腾迅方面的质疑。
鉴于腾讯联席会议上发生的项目串线以及幻文科技已授权的两次打脸事件,我前往奇葩公司要求他们对于隐瞒真相给予我合理的解释。奇葩公司的负责人的 解释却是自相矛盾的,并口头保证下不为例。为了安全起见,我坚决向奇葩公司讨要了腾讯平台独家商务谈判权的授权文件。奇葩公司在我强烈要求这下才给予我正式的商务授权。
我以为此事可以就此平息,于是,向腾迅方面做出解释,并且积极修复与平台之间的关系,商讨解决办法,继续后续的项目合作洽谈。但是,万万没想到,在我拿到商务授权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奇葩公司突然通知我说《四大名捕》电视剧的版权已经转授权给其他第三方。于是,我又一次被打脸。腾讯方面对此相当地不满,认为奇葩公司没有诚信,暂停了《四大名捕》系列全版权的合作评估,也不再做该IP的影游联动。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转而继续处理《说英雄》系列的合作。
于此同时,我也积极与完美世界的影视部门取得联系,完美世界对于做温书项目表达了很大的兴趣,甚至乐意开出了极高的价格来做《四大名捕》系列的采购。结果,奇葩公司宁可选择更低的价格售出,也拒绝完美方面开始的高价,导致我至今无法给完美世界方面一个合理的解释。我百思不得其解,奇葩公司既然想卖出版权,为什么放着更高的价格不要,反而要一个低价呢?
直到遇到温公之后,我才知道奇葩公司是为谋私更高的后期利益,这些后期利益写在他们与第三方的保密合同之内,有诸第三方本不愿意同意但因为不敢“违背温公意愿”勉强同意的奇葩条款。此时,我也终于明白,奇葩公司在拒绝了上影集团之后,为什么总是拒绝与大平台及大公司合作,因为,国企与上市公司是不可能答应奇葩公司一些超出合理范围之外的神奇条件的,而且一旦转售,奇葩公司将失去自己的掌控权。奇葩公司是始终将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公司,根本已经忘记当初对温公 “用心做好武侠”的承诺。
当时,我在经过几次商务合作不成功之后,又从旁了解了其公司的一些真实情况之后,感觉自己与奇葩公司的三观不合,风格差太多,于是心生退意,不愿再与之过多纠缠。直到奇葩公司决定要用温公的世界观与圈内某盗墓派合作开发世界观。
我对于温书的世界观投入过太多的时间与心血,是很有感情的。奇葩公司请我代表他们直接参与合作。我决定再留下来,看一看这个世界观项目的情况。但当我听到奇葩公司与某盗墓派的世界观结合后,新的子世界观竟然用了古人一部很有名望的书名时,我不禁十分吃惊,这样公然盗用古人之作,就不怕压不住棺材板吗?我很不乐意交出自己苦心策划的《温书世界观》。奇葩公司派人连番做我的思想工作。我就此与他们商谈商务条件。于是,我听到了这辈子最搞笑的笑话——奇葩公司表示可以收购我的世界观,但是需要先试用半年,如果合作方不认可我的世界观,奇葩公司有权就此退货。听到这里,我啼笑皆非,觉得不必再往下谈了,我拒绝了奇葩公司的奇葩请求。我的团队也是真金白银砸下去培养出来的,我们的成果凭什么免费给你们使用呢?还退货,我又不是开淘宝的“七天无理由”退货。简直太好笑了。这就是奇葩公司与他人合作的诚意吗?
此后,奇葩公司并不死心,因为他们已经与盗墓派签定了合同,必须定期举开项目合作,且要与对方投入等同的足够多的人手加入。奇葩公司是一家从董事长到会计,一共只有五个人的公司,而且没有一个人是搞影视行业的,他们当然不可能自己做出温书的世界观开发,于是,他们又一再找到我谈话,试图软化我的态度。最后,奇葩公司退而求其次,借口对第三方提高制作要求,请我给出一张“温书世界观的事件地图”。面对这家不尊重他人劳动成果与知识产权的公司,我终于忍无可忍,直接给了他们一张北宋行政图。
正是这样一家奇葩公司的种种作为,坚定了我彻底离开它的决心。我以为一切就此结束了。没想到神奇的还在后头。在某次温公召集的会议上,一位与会的影视公司老板竟然问我——你和奇葩公司到底是什么关系?奇葩公司的人说你的公司已经被他们收购了,你是他们的全资子公司。我简直震惊了。对这样一家公司,我已经无话可说。
以上就是我与奇葩公司的过往经历,我与之认识也有近两年,索性中间失去联系,总共加起来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也好在如此,不然不知道还会发生多少奇葩的事件!
我是幸运的,最终,我能遇到仰慕的温公,我有幸加入了温派,温公成为我的大哥;我是幸运的,最终遇到一群真正做温书的小伙伴们。希望奇葩公司就此成为过去时,希望真正合适的人能走在合适的道路上,多一些实干 ,少一些虚伪,希望我能有机会为温书与武侠文化多做一些贡献。


1

评论 ( 16 )
热度 ( 8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