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从《四大名捕》到《白夜追凶》,网影版权“撕逼”才刚拉开帷幕


版权纠纷在影视行业不是一个新鲜话题,而在IP热的当下,网络新影视也正在卷入这场“旷日持久”的纠纷之中。
上月11日,在著作权问题上代表“温和派”的作家温瑞安,对其版权代理公司奇侠影业进行了公开痛斥(点击复习)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49629985214871。

其中,痛斥代理公司的落点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1.不尊重原著精神,无视合约,图谋私利;2.制造谣传,诋毁名誉;3.阻截投资人或第三方与IP方沟通,知情权参与权丧失;4.对合作方谎称作家为代理公司的大股东/老板/高层等。同时还爆出代理方“3元代理费”“两面三刀”等版权“撕逼”热词。
温瑞安作为武侠类小说的重要代表,伴随其作品《四大名捕》的网大作品开机,正式步入了网生影视市场。自6月公开痛斥后,作家温瑞安又针对该代理公司进行了陆续的“警告”,最终在今天上午发布了对奇侠影业的版权授权解约书。
……………………………………………………
温瑞安 公 告 解 约 书

致:霍尔果斯奇侠影业有限公司

2017年7月11日,我本人与你司签署了《之全系列作品网络视听作品改编开发许可协议》(以下简称:“《许可协议》”),将《四大名捕》系列相关网络视听作品的改编权授权你司进行开发和转授权。
该《许可协议》第1.9条明确约定,“乙方(你司)邀请甲方(我本人)担任本协议改编作品的文学顾问且对改编文学作品即网络视听作品的剧本内容享有最终编审权”。
对于我本人的作品改编影视之事宜,最重要的就是改编作品对原作的尊重、与原作保持一致性以及必须通过我本人对剧本的最终认可。这在我本人与你司的若干份协议中都有明确约定,属于合同至关重要之根本性条款。你司负责人也曾经多次保证,要以尊重我本人的作品、弘扬温派武侠的精神为宗旨,所有影视开发的剧本都要经过我本人最终审定才可以拍摄,并保证该条款严格履行。但是,后来我却发现你司在对多个第三方的授权过程中,多次假借我的名义恶意磋商,把已经授权的版权以我本人不满意为由低价收回再高价出售;诡称我本人是你司的控制人或者幕后老板,让第三方误认为你司的利益即是我本人的利益而予以退让;污称我本人性情暴烈、动辄骂人,以此隔绝合作方与我本人会面;甚至于号称我本人年老体衰、已经托孤!你司的上述种种欺上瞒下、口蜜腹剑、阳奉阴违、两面三刀、无信无义无耻的卑劣行径,已经彻底的、完全的违背了我本人当初对你司授权的良好初心和侠义宗旨!
在调查你司种种恶行的过程中,我本人获知,你司以该《许可协议》为依据授权给东阳奇树有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改编拍摄《四大名捕》网络电影,目前已经完成两部的拍摄和制作。但是这两部网络电影的剧本内容从未交于我本人审阅。而东阳奇树有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却明确得到了你司对剧本的认可!李鬼已经篡位李逵,狸猫真以为自己是太子?!你司的种种恶意违约行为已经无法改正,客观上直接导致了我本人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并严重伤害了无辜的被授权的第三方!故我本人特此严正通知你司并公告各方:
我本人从即日起立即解除与霍尔果斯奇侠影业有限公司于2017年7月11日签订的《之全系列作品网络视听作品改编开发许可协议》,并收回全部授权许可!在我本人与霍尔果斯奇侠影业有限公司签署的相关授权许可协议中,均约定我本人有“最终编审权”,没有我本人的认可,任何关于我本人作品的改编行为均为违约并将导致侵权!我本人亦将陆续查证并解除与霍尔果斯奇侠影业有限公司的所有此类合约!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将由该公司自行承担!
特此函告!

温瑞安
2018年7月20日
…………………………………………………………

从解约理由来看,原因仍是之前痛斥的4个理由。唯一多了一个原由是“李鬼扮李逵”——两部网大《四大名捕》皆未交于温瑞安本人审阅,而是代理方奇侠影业私自向授权方确认剧本。
如果说温瑞安和他的《四大名捕》,因为违反契约精神而“撕”显得不够激烈的话。同是在今天刚刚发生的,对《白夜追凶》编剧的起诉事件就显得激(gou)烈(xue)了许多。

《白夜追凶》,作为2017年大火的网剧之一,一经上映便受关注无数。同时随着《白夜追凶》等网剧的持续高涨,也将整个网剧市场拉到了一个新高度。而在该剧集播出的将近一年后,对该剧编剧韩冰(笔名指纹)的起诉,却被提上了公堂。

诉讼《白夜追凶》编剧侵权的作者名为陈琼琼,在她发表的《对编剧韩冰提起诉讼的几点说明》的一文中提到:
“2017年《白夜追凶》热播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的合作权益受到了侵犯。因为这部网剧,是我与前男友韩冰(笔名指纹)先生,于2012年7月到9月间共同创作的,从共同创作的第一天起,直至9月分手、直至今日,我并未对《白夜追凶》给予任何授权。分手直到现在,他也并未与我有过任何沟通。经过漫长的等待,我终于决定在2018年4月,全权委托北京市经纬律师事务所来进行诉讼。
此次我的诉讼请求主要有二:一,认定韩冰侵权,并要求他在公共媒体向我道歉。二,优酷平台虽然客观上存在侵权行为,但从常理推断,优酷对于存在我这个合作作者确实不知情,因此仅希望优酷能追加我的编剧署名并且协助消除侵权对我的影响,为我正名。”
文中详述了该剧剧本创作的来龙去脉:同时还提供了相关的邮件截屏,据作者陈琼琼称已经经过公证。
起诉人注:朝花夕拾是韩先生的邮箱,右侧可见收发邮件的时间,该文文末,作者陈琼琼解释了为何一年后才进行维权的原因,大致原因:一是因为忙,二是因为在等待,三是因为性格。还有就是该起诉人在这段时间收集证明材料。
截止发稿,还未看到白夜追凶官方和韩冰先生的有关回复,此事真假虚实也需要进一步定夺。
随着网生影视的进一步走高,传统影视的那些“版权病”是否会波及到网生影视?但是从今天的两个维权案例来看,混迹多年影视行业的版权人,貌似已经做好了准备。少“撕逼”多维权,上演出一场场真实的白夜“追凶”。

*网络大电影 2018-07-24

评论 ( 16 )
热度 ( 9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