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逆水不寒温心暖〈结语〉
——温瑞安对奇侠影业的警告书


此文原是连接7月19日在各平台发出之公告:“逆水不寒温心暖:温瑞安对奇侠影业警告书的“小结”或“结语”。这可以独立发表看待,你们视为附加传奇亦可;亦可与警告书参考类比。训诂索骥,还原真相。
总之,这是我用岁月惊心但情怀不老,刀锋冷热血未冷的意志力,在诸多烈火焠炼和压力煎熬中,坦然完成的;而且我拟在生命的余光里,希望能夠一如既往的为正义和侠道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我为什么要公布这件事呢?

我温瑞安本大可以安安乐乐的,度过我的余生和晚年。好吧,按照联合国公布的年龄段划分法,我是65岁后刚进入“壮年”吧,而且,我还颇能远足、攀山、演讲、创作,更能吃能喝能干能活,还能和家人、亲友、红粉、知己同遊同乐的,那么,也大可安享我一向保持的观念:“(虽说)夕阳无限好——(不过)青山依旧在。”我甚至以此作为我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演讲系列的讲题。

纯客观估计,我每一个代表性IP全域性拓展的话,哪怕给骗子或老千呃掉了一大半,但我的回报,年入恐怕预料还是不会有少过二三亿元。奇X的负责人在完全没有知会过我这个IP主的情形下着人把我的三个IP估了个值,大概就是八个亿。这个还是上影徐女士去年收到奇X代表通知后转告给我们才始悉的。对我这种不尚奢侈、不喜浮华、哪怕出席或上台演讲、开幕、站台、首发的庄严典礼或盛大场面,我身上的T恤也不过是50块钱两件的货色而已,我觉得好穿便好、方便就是,随便更爽,上街乘搭交通公具,乘搭飞机坚持経济舱,人予我头等待遇我也一向婉拒,在大专院校、文化部门、慈善演讲,向不收费,也不卖书(我第一次在昆山杜克演说“签售”,而且居然是有买书才会给签名,也是给奇葩行政人员蒙在鼓里的)吃饭最常到多到的就是快歺厅或茶歺厅,吃到自己也投资开了几家连锁店。我现在使用的手写笔都是酒店房间附送的。我的钱用作:能帮朋友就帮朋友,能捐慈善的就捐慈善,如果拥有那么大笔收入,我恐怕吃吃喝喝过一辈子,家人孩子,生活优裕,应该木有问题了吧,又何必那么千辛万苦、营营役役,召集群雄,揭破骗局,联结群侠,剿“匪”灭“贪”?我只不过是一个小老百姓而已😅。



是的,我这样努力,只不过是为了,让我仍剩下的有生之年里,其中一个使命,便是揭破某些人的虚伪面孔、恶毒骗局,贪婪的人下手永不止休,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但是正义和公道永远是卑鄙者的封殺令和天敵。對我來說,直接的損失可能也不是那麼鉅大震怖,頂多是名譽有損,但此風一旦助長了,人人都走這條“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路子,假传“圣旨”(直接是他们制造的)、欺上瞒下,用合约条例将人绑定,将原先约订初衷尽弃,初心尽忘,背信弃义,只图厚利,不顾投资人和制作人、原创人死活,而他们却用金融手段、财技手法抚弄摆布一下,烽火戏诸侯,加上装出一付她的家庭长上是政法机关高层、个个都是高官,不要跟她打官司,一旦诉讼她就必赢,俨然这时代里还活存了官官相卫的遗风,据她们口中咀里:董事局负责人是财经名宿,人人都是大款(虽然她们公司里就这几个人,人人都是领导,个个都是高层,凡有不听话的人,开之除之,我认识当殃的就有两三个😅),赫然他就是财贸界的统帅,他也喜称她的种种作为是为“助攻王”帮他攻城掠池,钱银财富,到手擒来,宠护有加,那么,无论她们咋地说法、变脸、诈骗、欺压……把黑的讲成白的,错的讲成对的,把文化文学影视游戏全变成她们的掌上傀儡,等集邮够了金主和投资,谁能保证她们不一个倒卖,卷席而去,就呼啦到英美德法环游世界,扬帆沧海,只剩下投资苦主,沧海一声笑,溺水惨求饶;你们以为他们有心做温IP或各类IP的人,其实只有投资人和真正侠迷及温书支持者在深渊里面对大鳄鱼,在深海中细数有多少只锯齿大白鲨!?我一个人的作品受辱受侮受损,也就罢了,您们且看我一个人的其中一二个IP从国企大公司连续了白搭了两个发布会历经两年,堂堂上影,现居然还有人讹传为“串谋”,这可不是对恪守信诺按照程序做事的领导人,莫大的冤屈啥?我不替他们洗雪,谁愿意承担?您们看蒋翊的“火凤燎原”为了“逆水寒”付出了多惨痛的代价?贾士凯的“悦凯”早已获取版权的【四大名捕】仍给她们在市场兜销,而连在现实中和在影视制作界经验身经百战德高望重的嵇先生也给“忽悠”了一年半!就连奇树有鱼,明明在网大制作上的进度因此而蒙受损失,而反而让那些奇X们“诬”为“诽谤”!这已不是理屈气壮,而是气急败坏了。她们甚至更进一步:讹传她们已与温派和解,丑化打击、甚至可能涉及恫吓分化,让已经投资与他们合作的人士企图“逼使”这些受到损失、伤害、打击、侮辱的人士放弃、退缩、求和、认栽。请问:这还有王法?还有天理?还有人情?还有是非吗?别忘了,这一旦布局得成,风气一开,雪球,可会越滾越大,那时,谁还能来把关明月天山间?什么阴阳合同,逃税避税,只当是阴差阳错。她们同名同人公司,也可以各注册两家,而从不通知合作方,谁知道她们的款子落入谁家的口袋?我平生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只遵从“莫因恶小而为,莫因善小而不为”,而我也决不让以我的名义或作品让不法之徒或别有居心的人执行伤天害理的事!

所以,我站了出来,为这件事情说了话、表了个态。

我觉得我既然平生作品有一半以上是写的是武侠,我有17个IP,就有13个是古代武侠,是宏扬“侠”道的文学创作,而且坚信现代社会既有法律规范,也有侠情在人心,这才是泱泱大国的民心民情。这也是我一生的恪守!

我坚信:“侠是明知不可为而义所当为者,必为之。”,这个“必为”,就是赴汤蹈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在所必为”。这个“义”,就是:理义、公义、正义、道义、侠义、情义的意思。


现在中国国际情势地位,无论军事、经济、科技与政治,均一片锦绣江山,天下仰仪,加上“一带一路”高瞻远瞩的政策,带动与激活了商机无限,而凡是大国影响力要恒久弥远,文化艺术,必成铺垫底蕴,正如汉唐宋明清一样。今天在这大好时势,我们正好把我们中国文化的根深蒂固,发展衍伸为宇宙森林,雄姿英发,泽及亿民。我已年迈,作为16岁就在海外写成长篇散文并在台湾知识份子大报长篇连载“龙哭千里”的老华侨,因读者热烈反应回馈,以致动笔写了50年成书948本逾二千万字,常为此情,热泪盈眶。如果在这发展的前方,老是有这种打洞挖坑伏地雷的家伙来拉自己雄师的后腿、打自己队友的冷枪,那么,还有一些在为他们摇旗呐喊,却毫不知晓或未反省到:自己其实已卷入了可能在经济文化犯罪的同谋里。那么,吾等岂因事小而视若无睹?我们怎能因位卑而敢忘国?如果国人为了贪财好色、争权夺利、恋栈名位而完全忽视了做人的底线、做事的原则、道德的操守,我们的文化产业,还能发扬光大嗎?我们的核心价值,还有存活的余地嗎?我们的良知和善意,还可以指望有反饋嗎?

是的,我错了。我不该因为爱惜人才、信重人才,以三元钱的代价,重托委托,给一些辜负初衷、浑忘初心的人来营运我的重要IP。权力令人腐化,何况还加上可观的利益与财富,不受节制的权力加上钱财的诱惑,使贪婪卑鄙者更加贪婪卑鄙。是我错了。



所以,为了弥补我“信人有罪”的“过失”,我决心要站出来,抑止这一种贪婪耍权的歪风,我相信邪不压正,我相信人间有正义,动听点说是中流砥柱,就算是铁索拦江,我也愿为濯恶扬善、宏扬法纪、坚持侠义,尽一分力!

所以,在我生命的“夕阳无限好、明日又东升”里,我愿意坚定的站出来,为这些受害者(也包括我自己)说几句话。别忘了:每一个IP,每一个成品,每一种衍生和制作,我在合同上有最终审定权的!

你可以杀了我。你可以诬告我。你甚至可以造成意外。但是,就算再孤立无援,但如果有人用我的名头或IP来做伤天害理、骗钱缺德的事,你从我尸首上跨过去吧。我是个矮子,我只有五尺三,但我和我们坚信侠义情道、公平公正的读者,神州天下,逆水不寒,温心常暖,有侠气的中华子弟,却决不只有五千三百万的!但是我还是相信这里还是有王法和公义的地方。

评论 ( 32 )
热度 ( 15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