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还我情(钱)来王律之
剑衣/文
(文责作者自负,本平台只负责推送)
王律之:

书信的开头是必须要问好的。但是,这一次我省略。
一切都源于一个美好的愿望,最终却变成一个可怕的过往。2016年7月,你与温公率先见面,一个月后,你告诉我已经取得了温公的信任与支持,并且积极邀请我一起参与合作温派的影视项目开发。当时,你表示你是温公认可的项目总负责人,所以,要求我只有在先签定了与你的经纪合同的情况下,才能加入温公的项目组。面对为期至少十年的经纪合同,我犹豫了。你几次劝说,问我要什么代价才能辞职。我都没有开口问你要过任何东西。最后,秉持着与你过往交情的信任,同时,怀抱着对温公作品的热爱,我几经考虑后最终同意与你签约,并且辞去了工作,千里搬家,下定决心准备为此努力。

2017年2月,我与你正式签订经纪合同,由你负责全权代理我的编剧工作接洽,并且分配给你50%的利益作为报酬。这个条件,也许很多同行或者外行都觉得十分之乍舌。我不是个特别计较金钱得失的人,我只希望能有一个机会可以快乐地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我自愿放弃了自己原本很不错的工作,没有要任何附加条件。

我觉得工作与事业是不同,工作只是为了“稻米谋”,而事业才是自己全情投入的。在此之前,我也很喜欢创作,业余时间没有中断过对文学的向往、学习与撰写,但是,长久的固定工作让我以为自己的一腔热血早已付之东流,我没想到还会有职业写作的这一天。让我意外的是,温公竟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我。从我那琼瑶式的本名可知,我的父母希望我成长为一个温婉的女子,然则,若干年后的我证明这是一场意外的“教学事故”,我恣意任性地成为了今天这样一个自己。直到温公赐名剑衣。那一刻,我十分吃惊,仿佛冥冥中我就该叫这个名字。正是因为有温公的鼓励,我才决定试一度,走上创作之路。我仿佛听到命运的召唤,而这扇门正是温公替我打开。那时,我感激你,是你让我遇到温公,他是我少年时的偶像,也是你让我有机会参与温公的影视大业。可惜,那时,我仍不知道,其实是温公要求你必须带一个懂温书的人到他面前,必须要有这么一个人的参与,他才会把自己的作品代理权签给你。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傻,因为有信任,所以有背叛。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就此改变自己,不再相信任何人了吗?

那时,我仍不知道这些,只看到你诚意地要求我辞职,几次三番地劝说。我之前从事过五个完全不同领域的工作,有着丰富的换行业经验,对我来说遇到喜欢的事情太难得,所以,我义无返顾地决定了。此后,我所要做的就是快速储备尽可能多的专业知识,以便更快进入新行业。我开启了日夜学习模式,如饥似渴。我几乎预料到了所有可能,只是,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后悔。

我们从2016年7月开始合作,直到2018年5月中止合约,在此近两年的时间之内,我们曾经相互扶持与鼓励,共同做好筹备期的诸多琐事,生活变得十分忙碌,却是很有冲劲。此间,我们也因为勤奋工作而赢得温公更多的信任。最终,温公将自己最珍贵的作品版权代理资格交给了你。当时,我是真心为你高兴,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同时,责任重大,必须更加自律、自醒、自强,才能对得起温公对我们年轻人的信任与支持。而那时,我又怎么会想到,有一天,你竟会变成另一个可怕的人。

我们首个合作的项目是《逆水寒》,它开始于2017年2月,在顺利开工了五个月后,《逆水寒》项目进度逐渐趋缓,其中可能涉及很多商务协调上的原因,而由你全权负责商务接洽之后,我负责内容创作,从此就很少介入商务。我按合同要求,交付了所有的分阶段编剧内容,收到了你向我支付的剧本大纲与分集剧本的编剧费用。那时,我仍天真地为你考虑,我以为就算项目本身可能遇到一些不可控的原因暂时有所停滞,可能算不上成功,至少你我的合作是成功的。
但是,直到今年年初4月份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就连这个最基本的权益,你也没有尽到自己作为经纪人的责任。在我怀疑你在收支帐目上有不实的可能,于是,我向《逆水寒》项目负责方索要了编剧费的相关支付凭证,竟然发现你私自扣下了近十几万没有支付给我,也从未主动向我说明过其中的原因,而拖欠长达了一年之久!

我十分震惊。我以为就算在处事原则上,你我存在极大区别,但我,认为你至少是会以契约精神来履行责任与义务。然而,这件事又一次刷新了我对你的认知。我并不是一个十分计较个人得失的人,但是,如果不是我亲自查帐,至今为止你也不打算给我任何交待吗?

从2018年4月30日起,我多次向你发起催款请求,其中,包括使用了电话、微信与邮件,我希望在我按合同要求履行后,也希望你兑现自己的承诺。在此其间,你不仅使用种种理由多次推诿,将责任推给合作方,并要求我顾全大局不影响未来项目推进而暂时不作了结。是的,为了大局,我一再推让,就此过去整整一年。我以为,你我不过是理念不合,就算不能继续合作,至少我不应该去破坏你的事业。我曾天真地以为,你就算不感激,至少也是领情的。

需要说明的是,此后,你与你的公司轮番欺骗温公,利用温公的信任,以“温公要求”为借口,诱使第三方答应种种奇怪的要求,谋取自己利益最大化,完全不顾情义、道德,甚至涉嫌有违商业规则的做法,我完全不认同,在多次与你沟通无果,劝阻无效之后,面对你的冷漠对待,我决定离开。我怀疑自己也许从来不认识真正的你。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却一再发生。

为了大局,我不作计较的一年后,我等到的竟是另一个惊人的消息——你在我背后对我本人名誉不断的抵毁与抹黑,甚至,你竟在与工作完全无关的朋友面前颠倒是非黑白!这不但造成工作中相关的第三方隔离我,同事不信任我,也就此直接造成了一些朋友因为觉得你我关系太复杂而疏远我,以至于我莫明其妙中就失去了一些朋友的信任。直到最近,他们在看到温公几次正义的发声后,才了解了真相,主动向我表达了过往的种种你的说辞。那一刻,我愤怒了,也竟释然了,道不同,不相为谋,过往种种希望只是我的想象——从一开始,就是你编织的梦境,所有投身的人都是飞蛾。

据说,我是因为做了“道德败坏”、“人品有问题”的事情给温公直接开除出温派,所以大家不能接近我这种人。
——你知道这是多大的罪名吗?请问你,什么叫道德败坏?我干了什么道德败坏的事情?人证呢?物证呢?面对这种人身攻击式的诋毁,我相信任何人都有拍案而起的愤怒!温公从来没有开除过我,他开除的是你——你到底干了多少欺骗温公的事情,成为二十年来温派惟二被温公亲自点名开除的人?其实,我知道,是因为我曾多次劝阻你不当行为无效,与你多次发生争执,你对我心有忌恨,刻意让周围人疏远我而作的设计。也正是如此,导致更多的第三方个人与企业被你蒙蔽更久,损失更大!而你这种抹黑式对待,并不只是我一个。我怀疑是不是身边所有人都是你的试验品,而他们或多或少仍不知情。

据说,我是因为在原来的行业混不下去,才到温公这边工作。
——我想,你一定是忘记了当年你如何在我公司楼下等我,诚挚地邀请我一起去赴温公之约,又如何多次问我“到底要什么代价才肯辞职”与你一起做温派项目,而我傻到非但什么都没要还要自己贴钱多少次强行请事假往飞南北东西,而差点导致上司对我不满。我至今仍记得当时公司高级总裁她几次挽留我时的场景。我也真的不舍过,她对我有知遇之恩,我能做的是尽力做好最后的交接工作。但现在看来,我当时所有的坚定,成为如今你诋毁我的依据。这未免也太可笑了!

我简直难以想象——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与你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值得你为了维护自己的私利,掩盖自己的过错,竟然制造了这么多可怕的谣言!我认识你五六年了,我以为我们是朋友,然而,再一次,你又刷新了我对你的认知!

以上种种还只是我个人与你经纪合同上的纠葛,凡你在与其他商务团队以及温公团队的接洽中处事方式之奇葩,相信在温公及受害者的文章中已经有详细提及。一时,惊动了行业内外,甚嚣尘上。

我想,我是后悔的。
我不悔自己的选择,但是,后悔此前曾经对你的维护与纵容。此刻,我恍然而悟,给人留情面的结果却是藏污纳垢与姑息养奸,我就这么亲眼看着身边的人同样怀抱梦想而来却最终受到同样的伤害。

回想当初,在我辞职加入你的项目之前,我曾在某知名互联网商业平台担任要职,管理整个渠道,我深得高层的信任,带领自己的团队努力工作,身边有一群强而有力的团队小伙们的支持,不出意外,我会在互联网行业继续工作下去。没有人愿意每天身处在你的冷暴力之中——需要你付出的时候,对你不吝物尽其用,在不需要你的时候,一脚踢开,整天被当成无足轻重的空气,就连最起码的对他人的尊重也没有。至于,这封信的原来的目的是为了“催款”,写到这里,其实钱已经不是主要问题。在我看来,一个人把另一个人当回事,无论是生气也好,还是喜欢也好,都是一件十分珍贵的事情,因此,千万不要轻易挥霍别人的情谊与付出。
人生总是出人意料,我不知道这段人生经历到底在磨练我些什么,也许,唯有等完全走过去,再回头看时,就会拨云见日。想到这里,我连生气都不必。
温公指导我们,信人爱人,是美德,也是坚守。
在你要求我放弃工作辞职去创业时,我选择了支持没有问你要任何代价,我不需要谁来为我的决定负责,我承担得起这个后果。在你的工作遇到困难时,我与其他小伙伴们倾力相助,大家都曾经只问付出,一切为了大局,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种因得果。当你不在意所有人的时候,所有人也不会在意你。

你一定不知道自己曾经有多么幸运——背负了多少人的信任与期望,当温公把自己最重要的作品交托给你的时候,当你身边的小伙伴们无私相助的时候,当第三方合同者们将你当成温公的使者的时候——你的责任如此之大,当慎之又慎,而你,最终利用了所有人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不算,还要抹黑他人的品格——当你利用温公的信任去欺骗第三方的时候,当你为了掩饰真相试图把揭露你恶行的同伴们都一一踢走的时候,当你为了金钱与权利欺上瞒下损毁温公名誉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会有承担后果的一天!我为自己,更为身边所有相同经历之人而鸣不平!更何况,你至今连正式的道歉都没有。

任何人做错了事都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而你挥霍了大家给予你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善良不代表纵容。我不排除采用法律手段通过诉讼追讨你拖欠我的编剧费款项的可能。即便如此,我也不必因为你的种种言行而从此杯弓蛇影,我仍坚信人性的美善永恒——美而无朽,丑不能久。



剑衣
2018年8月


(全文完)

评论 ( 22 )
热度 ( 8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