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为失物主追讨王律之「非法竊據行為」———我勇敢的站在温大哥这边

文:普渡破关
(本文文责作者自负,本平台只负责推送)

一个操着弯管子宜普的俺经历了最普通不过的人生,从学堂出来参加工作,从事过国家舞蹈演员~化工行业~餐饮业~白酒行业,直到2012年赴圳出差有幸认识温大哥。——这个来自马来西亚霹雳州,台湾大学中文系肄业。港台武侠小说作家,也是新武侠四大宗师(金、古、梁、温)之一的温瑞安温大哥。

也就是该年的夏季与温大哥及家人第一次见面较匆匆,握了手,摆了poss留了影,吃了个简餐没抽烟不喝酒,送了张回宜机票算是温大哥的礼节(那时出差我也能报销),但我不好推辞欣然接受了,后来我才知,大哥对来看望他的,他邀请的,温派的、温迷的以及无生活来源还在就读学校的和我这种生活条件不好的,大哥都会倍加关心+照顾😂[捂脸][嘿哈]

悉温大哥从不接收外人吃请与受邀参加学术交流与出席一些嘉宾场合均自费承担其大额费用!

于是乎,我有个想法,有想在家乡举办个大型活动,也想请温大哥为我站台、造势,结合新武侠精神免费宣传一下家乡的武侠情结与新武侠文化,也请大哥为温迷签名,当然了,俺事先不会告诉大哥,这些拿书签名的都是必须先买书才有机会大哥签名留影的,俺也好轻轻松松赚一把,把大哥累个半死不活的多过瘾,就像現在什麼奇葩公司的所作所為一樣,誰叫大哥是一代武侠宗师这么多温迷呢[捂脸]。不過,俺才決不忍心這樣對待一個心里頭的「大哥」。

记得有句俗话:人怕出名猪怕壮,大哥不吃亏俺怎么发财呀,毕竞现时生活中不是有人这么说这么做吗,吃亏是福嘛!有位温迷庞超留言给大哥:“如此聪明绝顶,也还在小人那里栽了个跟头,不过很多聪明人都是这样,包括鲁迅。如果想要杜绝,就是杀杀杀,宁愿错杀一千,不可漏杀一个。否则,温公用一点布衣神相的功力,一老一少早就原形曝日”,俺看后哈哈!大哥曾经说过:“我们都懂得必须尊重游戏规则”!是的,任何行业都有必须遵守的游戏规则!

这位先生又言:“还是诧异于小人得志的轻易。前后这么长时间的行骗,所及数人,好似如鱼得水一般。虽然不能笼统地说,但中原的地域文化,是最卑贱的,河北中南部、河南、山西一块、苏北、安徽等等,以及和其有历史迁徙的周边地域”。文章有余味。以温公的性格,是不会满足表面文章的,道德谴责只是铺垫,一定有真格的动作共同打击,俺看后同感!“人可以不识字,但不能不识人。”

温大哥对温派每个人都挺好的,若时间及场景对位,有文章发表的,温大哥对每位人都要逐一点评下,且十分到位,这个六十多岁的哥精力非常充沛,工作起来使不完的劲儿,和他在一起好玩、过瘾、上劲,有意思的游戏人生,我上辈子一定是个剑客,天长日久,我竟然喜欢他身上那股子倔强与率真劲,其实很有力量,让我潜移默化就得了很多真知。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说的是大义。“侠之小者,为友为邻”,这讲的是做人的基本,而我觉得最简单的解释就是生活中“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记得参加上影为大哥“四大名捕”全版权开发发布会结束退场时,俺拾得金手镯一枚,问温派内围工作人员交谁处理找到失主,结果金手镯交予了当时负责此次活动的工作人员王律之女士,直至今天石沉大海、了无音讯,无任何回音。如今,该人因种种原因被温派除名并有被惹上官司的可能,温派发上各大媒体文章均有详细报道,于此俺不一一详赘,但就此件“金手镯”一事还得向王律之女士讨个说法,给温派拾金不昧者一个交代,此事有多人在场证明,毕竞得还失主一个公道。望此文能请温派通过平台发送,最好能让王律之小姐看到并回应,必要时我也可拿起法律的武器保留向王律之小姐诉讼的权利。

如王律之女士所在的奇葩公司所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但还有一句话俺今天送与在奇葩公司的王律之女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人不能因逐利而忘义、忘本、忘初心。毕竟人在做,天老爷在看,无论何种人,即便你有才,能说能言能耍赖,黑的能说成红的,但人心不能变黑了,老祖宗说了人有福兮祸兮,要行的端、走的正,表里如一的路才能走的长,无论任何事要做到问心无愧,佛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讲完,无续。

评论 ( 18 )
热度 ( 13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