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宝剑断侠义不断
文:温瑞安

如果我甘于平凡些,同流合污点,甚至自甘堕落呗,例如像古龍先生那么又烟又酒又色又赌,放浪形骸,或者似查老先生一样,动辄宗师风范,美名盛誉,金镶玉砌,高雅一生,那我就不必背负那么多質疑指斥,让人觉得那么提防压制,以及背负那么多其实不关我的事的重任在身了。
常去宽慰鼓舞别人,而忘了珍惜自己;常去帮助支持他人,而忘记自己已不堪重负的肩膀;常去信任和重用人才和天才,而却浑忘了世上所有的大才,最可能的作为是今日或他年,第一个要解决或怨怼的对象就是帮过他(她)的你。
我当然不是鉄打的,但我的斗志是不断又跌又打,幸好依然刀锋冷,热情未冷;宝剑断,侠义不断。
原来是前世修来的因缘,也许是后世的团圆,却成了今生的宿怨。
本来是风景,终于走上一条绝路。红楼无夢,水浒有传,三分聊斋,逆水不寒。
温派子弟,原形毕露,世态炎凉,温暖人间。我等孤军,一枪惊艳,一怒拔剑,一笑祝好,寂寞高手,不朽若夢,群龍之首,天下有雪。

2017-7-17

评论 ( 19 )
热度 ( 11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