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从不弃侠忘义的温瑞安
文:静夜思

文章,该怎么写才好呢……无论写什么样的文章,无论是学生时代的作文也好,还是偶尔突发奇想在网络上写武侠小说也好,抑或是区区一篇工作总结,我都会为如何开头苦苦思索。多数情况下,是苦苦思索而不得。

​据说写文章讲究得是“龙头猪肚豹尾”缺一不可,想来我上学以来到如今二十几年,也大概只做到了“猪尾”而已,或许还有一颗猪头奉送。不过写武侠小说确真的是我的爱好,也曾幻想能靠着堆砌刀光剑影的传奇来个“一举成名天下知”。

​真正让我断念的,是初看到先生的《杀楚》。(镝飞兄说我是老温迷纯属抬爱,实则我既不老,也没资格说是温迷。《杀楚》是我看到温公的第一篇作品)

​想想看,在四大名捕传奇故事的阔大武林的某一个瞬间,洛阳一隅。周公瑾是“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先生却是凭空造出了一个剑拔弩张的四世家小江湖。终其全篇(甚至包括《破阵》在内),这四大家族各逞权谋,机变不断。却从未直接厮杀过(《破阵》中似有借助回家之口所言的侧面描写,却的确没有四大家明火执仗撕破脸皮的火并场面)。而在这波澜诡谲的漩涡中,偏偏站着一个散淡到不能再散淡,却又炽热到不能再炽热,飞蛾投火非死不已的方邪真。这又邪又真的名字,我连想都想不出,更不要说这曲折回环的故事了。

​单论技术层面,《杀楚》清丽娴雅的文字,却极富张力。一波三折而层层递进的剧情,千人千面,令人咀嚼的人心和立场。都凝结了先生创作功力。而在四大名捕世界观中统领全局,举重若轻的安排与构思,却体现了先生在武侠界中独树一帜的特质。

​这四大名捕的武林,或者《说英雄》的武林,岂不正是中国的魔兽世界,战锤40K,指环王,龙与地下城么?

​跑一句题,先生的《侠少》是我心中武侠小说史上最被低估的杰作之一。这低估程度,恐怕正如古龙的《绝不低头》和金庸的《连城诀》(而《侠少》一篇的郁结与现实是后二者所不及的。)

​洋鬼子借着大怪兽小怪兽,编出一整套世界观,用电影电视电脑游戏大赚全世界的钞票,这还不够,更重要的是还要输出自己那一套歪理邪说作为普世的世界观。算是面子里子都赚了。
​而我们有属于自己的一整套武林体系。现在却面临着武侠这面大旗还能不能打下去的问题。而我们的世界观,我们的文化输出,又成了什么样子……。

​当我们津津乐道精灵高深的剑术,矮人的坚韧与固执,龙族高深的法术时候,我们何曾如此得心应手的宣扬“唐仇的毒,屠晚的椎,赵好的心,燕赵的歌舞”?

​温先生始终说,武侠不死。可是,不死也要有不死的理由。不死,也要大家都珍惜才是。很遗憾的,最近听说了温先生与某些人的争竞。因为并非当事人,为了客观,我无法发表更多的意见。但能够确定的是,作为中国武侠界(至少是武侠小说界)为数不多的旗帜人物,温先生的知识产权是有必要得到所有人的更多爱护的。知识的产出者和知识产权的拥有者成了弱者,这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想想看,我们心目中那些武侠名著,改编成电视剧都变成了什么样子。东方不败成了令狐冲恋爱的主角,都能如此,还拍电视剧做什么。
​想想看,我们都买过先生的几本作品?我们口口声声支持武侠,支持知识产权,我们又都是怎么做的呢?(引用狄飞惊的一句话“我说这番话连自己都骂在内,可算是公平的”)

​再写一个“想想看”,估计就像高中生作文了,这我是决计不来的。
​看武侠小说过瘾,看完就放下,或许很快就忘了。而对于武侠小说作家,或许我们也是这样做的。即便他曾经给我们带来过那么的快乐,那么多的传奇。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的武侠小说界,才会变得今天这样。

还好温先生还没有放弃。

​久不习作,搜尽枯肠。几日后是先生与静飞女士喜结连理纪念日。今日有幸结识应钟先生,与镝飞先生却是旧识。人海茫茫,相知有缘。书海茫茫,能读到先生的大作,三生有幸。谨作此文。

2018-8-8 于沈阳

评论 ( 13 )
热度 ( 9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