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侠道相逢的完美世界
——2018.8.13温公北京“完美世界”演讲
剑衣/文

在此之前,我对于完美世界这家公司的认知只停留在它是一家著名的游戏公司。由于我本人对于游戏电玩之道知之甚少,不敢妄加评议。这次有幸跟随温公出访完美世界,我更多期待的是温公的演讲部分,但让我出忽意料的是看到了一家与众不同的文化创意公司。

在目标方法多有雷同的今天,一家公司的文化精神以细节见真章。当天下午,由罗静女士亲自迎接温公一行前往完美世界,当接载温公的巴士到达公司门口,远远看到已经聚集了众多的完美员工,他们手中高举着温书向温公致意,热切地表达自己的欢迎之情并希望得到温公的签名。我之前也受邀跟随温公的各类演讲,除了学校之外,鲜少见到这样人数众多的热情粉丝群体。温公被团团围住,耐心地微笑着与工作人员及粉丝们逐一打招呼。熟知温公的人都知道他对素未谋面的粉丝也如同朋友,总是尽力满足他们的签字或合影的要求。随后,在鲁总、罗总与PR部门负责人的热情陪同之下,温公一行参观了完美世界的几个特色部门,有用户数据中心、最先进的动作采集技术、完美影视导演艺术工作室等,各部门负责人的详细介绍让我们对完美世界的整体实力有了更多了解。原来它是家集游戏、影视与制作为一体的文化创意公司,而不仅仅与游戏相关。等我们到了温公的贵宾休息室,桌上摆放着咖啡、饮料与各色饼干,让我惊讶的是完美世界组织工作的细节做到了极致——他们竟将矿泉水瓶身上的标签都特意换掉,还特别制作了温公这次的演讲主题“开弓没有回头箭”的主题标签来欢迎温公的到来,不仅是矿泉水,甚至还包括了所有的小饼干盒上的标签也被精心更换。此前,我只听闻完美世界的几位领导都是真正的温书粉丝,在对待温公相关的事务上相当的尽心,我见过他们准备的资料集,对于文件夹上都要加上特别的标签印象深刻。这一次亲眼看到会务组织者们如此费心尽力,远超我们的预期,令人倍感敬佩。既然连矿泉水的瓶子都不放过,演讲的主会场更是做了精心的布置,一体化的水墨风格背景板很贴切中国武侠文化主题。舞台右侧备置了一面大鼓,这几乎已经成为温公演讲时的标志性道具了——温公吟诗是江湖一绝,听过的人当不虚此行。在我的经验里,这样的大阵仗必然会有精彩无比的过程。此前,我已经听说这次演讲由于报名人数众多,不仅限制人数,而且甚至是需要测试的,最终能入场的都是真正的书粉。直到我踏进了会场才真正感受到现场气氛超乎想象的热烈。座位与站位全都爆满,有些观众直接席地而坐,他们的脸上写着等待已久的期盼。于是,我又看到了完美文化的另一特点:强烈的求知欲与恪守秩序。观众们以年轻人居多,他们的脸孔上表露无遗的期待与渴望,仿佛让我回到校园的错觉。这是一个学习性组织的明显特征。游戏是个微缩的世界,所有人遵守着共同的契约与规则。现场观众人数虽多,但绝不忙乱。在温公长达2个多小时的演讲过程中,他们始终认真聆听,全场没有手机声响起,也没有人随意走动,就连全程站立听完演讲的人也没有随意更换位置或者中途离场。这样的纪律性源自于求知欲,源自于自律,有这样文化氛围的组织必是一家了不起的企业。

温公的演讲所到之处,必然引起轰动。在200多人的热烈掌声中,温公步入会场,一路向观众们不断抱拳致敬。这次演讲的主题:“开弓没有回头箭——武侠、诗、电影”。这句主题诗正是我所熟悉的,它的全文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拔剑岂无隔夜仇。霍霍磨刀浇碧血,枪花绽处造化愁。”开头起句即是棒喝,一路爽利痛快到底,是我最喜欢的温公诗作之一,经常用它来自勉。武侠、诗、电影,三者不同形式,却有相通性。这个主题由温公来演绎最为贴切。首先,温公是诗人,其次是武侠小说大师,同时,他也是影视制作的大行家,集这三者之成就,试问当今能有几人能将三者融铸一炉,而后再一曲唱彻?

第一次听温公演讲的观众也许会以为这是一场精彩的学术讨论,他们不太会想到即将遇到一场怎么样的江湖风雷。果然,一个起手,一声重击,鼓声似惊雷,全场皆静、皆惊、皆醒——“我要冲出去到了蒙古飞砂的平原,你要我留住时间,我说连空间都是残忍的,我要去那儿找我的兄弟,因为他是我的寂寞,因为它是我的豪壮……”狂沙滚滚,长风万里,楚刃为兵,铁马金戈。温诗的张力与激情如同一幅有生命力的画卷徐徐展开,恢宏跌宕,波澜壮阔,无边无际。温公说过:每一次朗诵,诗就又活了一次。我不知道到底是诗作穿越了,还是我们回溯了,就算我已经听过温公十七八场演讲之后,仍为之震撼与心折。更何况,这可能是第一次——温公竟从《山河录》的《蒙古》开场。《山河录》是温公在20岁左右时写的抒情长诗诗集,它以中国名山大川为题材,写尽关山万里,家国情思。而《蒙古》是一首特殊的爱作,它从不被轻易使用。诗言志。它可以舒怀望月而歌,却不可轻易对人吟诵。知音难求,遇对人是多么难得的缘分,到底需要有怎么样的听众才值得托付这一腔碧血铸就的“万里河山万里梦”! 由此可见温公对于完美世界此行的重视程度。

电影是诗化的影像。没什么比一个精通诗学的大家来讲述这两者更为美妙了。温公从自己的作品《刀丛里的诗》开始切入。《刀丛里的诗》是一部意义非凡的作品,这是温公的折笔之作,写完之后,暂时不能再写其他作品。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部温书,它通篇有着电影般的场景以及诗一般的美妙语言,它让我惊叹原来小说还可以这样写。也许,《刀丛里的诗》是为影像而生的武侠,但是,又不免担心任何影像化的形式都会损失它震撼的人物内心读白——即使身处在最黑暗的地狱里,要怎样点起一盏小灯,以倔强的微末之光照出不灭的人世希望。随后,温公又讲到古龙先生的《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一个桥段,分析了古龙在小说里使用了蒙太奇镜头对接的处理手法等等精彩细节。温公的分析精辟而独到,令人兴起恨不得马上回去再看一遍的动冲。

建筑是凝固的艺术,电影也许就是流动的诗篇。而温公的武侠正是诗化的武侠影像。我放开五感,“忘记”他正在讲的内容,通过直觉去换一个角度体悟——就会看到一个千里独行者茕茕独立形影相照的白衣人走在广漠的荒原之中,任凭漫天雨雪风霜的摧折,为家为国为友为邻为情为义,他有着刀一般的坚毅,他就是那“佩刀的人”,白衣如霜,心怀似雪。这是一扇壮丽的门,穿过历史的风,一探古今——古诗、新词,古今侠情,传承永续。每令我心折的便是这一股坚持,那一种风华。在观众安静且沉醉的表情中,我相信他们之中,必有知音人。

当有听众提问超新派武侠究竟“新”在哪里?温公博古通今,于武侠小说的历史更是如数家珍,他从将武侠小说带入文学殿堂的金庸先生讲起,谈到古龙先生如何翻新出奇再创一片天地,又回溯了诸位前辈如平江不肖生、还珠楼主、白羽、朱贞木、郑振英等如何传承与演变,再一路提到好莱坞又如何善于结合各种文化中的精华再新创出影视新形象从而横扫全球票房,最后,他一如继往地鼓励在座的所有年轻人从前人身上学习滋养自己,培养勇于超越前人的创作精神。

当被问及“温公如何塑造角色差异性”的问题。这是一个在过往提问环节中鲜少出现的话题。熟悉温书的粉丝都知道温公小说的特点是人物形象十分出彩,他塑造过无数令人过目不忘的创独性的人物,如四大名捕、说英雄中的群雄等。塑造人物的秘密一定是所有从事创作的人感兴趣的话题。温公也借由这个主题道出了他数十年来的创作经验,甚至是生活处事经验——善于发现他人的特点,从身边的真实人物开始进行创作素材的积累。熟悉温公的人都知道,温公兴趣爱好广泛,交友遍及天下,单粉丝就是千万级别的体量,他们来自于社会各阶层,从事各种行业,无论是从忘年之交的师长到零零后的年轻小朋友们,温公都以尊重他人的平易之心与之相处融洽,给予照顾与关心。正是因为与大量的真实人物生活在一起,不断发现提炼他们身上的闪光点,塑造出来的虚拟人物才能达到真实独性的高度。温公说过他喜欢玩儿。享受游戏人间,看遍世情百态,创作源泉就在身边。这也许正是影视、写作、游戏创作人最耗费心力且不可避免的必修课。

这场演讲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观众仍意犹未尽,掌声不断,气氛从始至终地热烈,再次体现了完美世界粉丝们的专业性。感谢完美世界提供这样难得的机会,让我们有幸再次聆听到了温公的精彩演讲。这是一场创作大师与专业观众之间的互动,一棋逢对手的较量,一次彼此的成全。武侠精神是同情弱者,善待他人,每于绝处见真情。这个时代已经不需要太多人会“武”,但是,永远需要“侠”的存在。因为,它是美善之德的外化。当侠道相逢,美善永续,这就是一个完美世界。


剑衣
2018年8月19日
(共计:3200字)

评论 ( 13 )
热度 ( 10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