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奇树有鱼 温心常暖
——8.15随温公到访奇树有鱼
剑衣/文

奇树有鱼,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有故事,正如其名,它确实是一个好玩的地方。我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之前都是过来开项目会议,这次跟随温公到访,心情格外轻松愉快。还记得上次到访是去年9月,那时候,其中的一栋主楼还在装修之中。眼前是有点熟悉的两栋小楼,大扇落地玻璃移门,门外早已等候着许多恭迎温公的奇树的员工粉丝们。等到温公下车的时候,奇树有鱼的CEO董冠杰先生率领李思文、田雪等负责人上前迎接,奇树的员工们几乎倾巢而出,紧随簇拥,热烈而有序。

甫一进门就看到温公的主题大海报,气派非凡,随即听见了水声,大块玻璃拼接成一座桥,桥下池水中的朱红锦锂正悠然自在地摆尾。奇树果然有鱼!中国人对锦锂有美好的寄望,认为看到它能得到好运气。试想每天上班走过这里看到它们时,心情必然是不错的。跨过玻璃桥,右手边是接待厅。大片墙面种植了绿色植物,另一侧的背景墙则使用了奇树发行制作的影视作品的大量海报,并配以沙发,还有极具未来科幻感的透明鸟笼椅,头顶是现代工业质感的钢结构走廓与扶梯,整体布置时尚且舒适,它更像一个大家庭的客厅,而不是严肃的商务区域。没错,就是这种舒适感,这是进门的第一印象。奇树有鱼不同与一般写字楼里的商务公司,它更像一个舒适好玩,让人想要留下来的地方。

一个好玩儿的地方必有一群有趣的朋友。
几乎整个奇树有鱼的员工们都聚集到了底层大厅,他们举着手机,捧着温书,等待温公的致辞。董总的开场白简洁而有力,温公在接过麦克风之后仅用几句话就把气氛带上高潮。这是一次没有负担的拜访,初次到访却仿佛已经相识了多年,完全没有任何隔阂。惟有真诚相交才能宾主尽欢。随后,在董总、思文、田雪与元帅青等几位负责人的陪同之下,我们参观了各功能区域,留下许多精彩的照片。董总的会客室也很有意思,点题的仍是进门处那一大缸热带鱼,水草在玻璃缸里晃晃悠悠,心一下就静了。屋内最占地方的是正中间摆放着整套茶具,没有电脑,以茶会友风雅别致,可见必是好客之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奇树在办公区中专辟了一处影像放映厅,如同一个小型的私人影院,有着宽大舒适的座椅与超大的屏幕,能坐在这里看电影必是享受了。果然是做影视制作的公司,而强调用户体验正是互联网服务行业的精神之一。由此可见,奇树有鱼是一家“网感”极佳的影视制作与发行公司。
待到温公一行完成参观来到了会议室,董总为大家介绍了两部四大名捕网络大电影的制作情况,并播放了还未完成制作后期的机密样片。温公不愧为影视制作的行家,在短短十分钟之后即把握住全片的脉络与走势,给予鼓励并提出自己的建议。为了照顾久候在会议室外等待签名的粉丝们,温公主动要求提前请他们进入开始签名环节。此时,会议室门外的热情粉丝已经从二楼绕圈排到底层。

作品是穿越时空限制维系一切的桥梁。当书粉见多年来欣慕的偶像是何其兴奋,这样与偶像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太难得了。奇树的粉丝们展现出了自己最大的热情。这大概是我最近遇到签名时间最长的一场活动,就连负责翻页接待工作的人都需要轮换两班来完成。面对这样热情的大阵仗,温公一边变化十七八种字体运笔如飞地签名,一边尽力满足粉丝们的其他要求,还抓紧时间微笑着与众粉丝们亲切交谈。

这群有趣的朋友们必定有着有趣的领袖。

其实,我早在去年就听过董总的大名,但是,我却一直不知道他原来是温书的粉丝。直到今年四五月份我才第一次见到他本人。听他回忆起少年时代如何爱读温书,不惜借着路灯贪看小说以至于近视了;当他聊起温书中许多角色时,特别是那些未完结的作品时,眼中流露出的牵挂,我才明白这一位真正的书粉。有些人做温书影视开发只是为了赚钱,有些人首先因为喜欢。情怀,如果是一首诗,它以时间为薪,人心为炉,言不由心,其难成辞。董总是一位有情怀的温书迷。从他对武侠的喜爱,特别是对温书有着深厚的感情,只要与之对谈上几句就能够感受到。何况,他看的还不只是耳熟能详的四大名捕、说英雄等著名系列,而是比如《刀丛里的诗》这样殿堂级武侠文学的传奇作品,甚至他还能脱口而出背诵那首标志性的诗:“神州子弟今安在?天下无人不英风;红叶为诗诗作舞,敢向刀丛觅秋风。”这是很多粉丝做不到的。正是这位难得的书粉担起了制作四大名捕十八部网络大电影的责任,成为网大行业里大IP的开拓先锋。我也终于明白了,董总在见到温公时为什么他眼中俱是兴奋与感激,因为他是温书粉,他正在完成一个梦想,也正是这位了不起的老板站在一边笑看自家员工在工作时间里排长队围着温公签名留念时会觉得理所当然。而他本人对于温书的爱护之情溢于言表,手捧温公相赠的签名书不愿松手。

田雪是真的甜,特别关照温公的爱子小玉与小飞,抱出一大堆零食与大家分享,她善体人情,处事利落,周到心细。在参观公司的过程中,她手棒花束跟随在队伍的最后,并不怎么作声,但其实什么事情都看在眼中,总会出现在最需要她的地方,是兼顾全场的组织者。哦,对了,必须补充一句,她人美心甜,而且十分上相,怎么拍照都非常好看。

说到另一位红颜元帅青,我真没见过哪位姑娘的名字比她更帅气了!仍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上海的一场正式商务会议上,当时还陌生的我们对面而坐,那时的议题略有些沉重,所有人不免带着一些紧张与难以置信,只有元帅青仍挂着明丽的笑容。是的,她笑起来眉眼弯弯,眸清如水,明明如月,特别美。

亲自来酒店迎接温公的鲍总是第一次见,据说是坐镇本部的大将。他本姓鲍,名字中有“鱼”,常在本部押阵果然很有道理。他虽说话不多,但礼数周全,对我们一行十分照顾。此番他也是早有准备,不仅为自己,还为两位爱子向温公求字,传承之心,令人感动。

思文是最早与温派项目建立联系通道的负责人,是整个网络大电影开发的主导者,此次温公的到访他不仅全程陪同,还不断为没能到场的兄弟同事们谋福利,并代为准备了一叠温书等待温公签名。

这几位都不像那些高高在上的领导那样给人以距离感,而是始终亲切友善。他们的员工甚至并不忌讳地当面与老板开玩笑讨要温书多签几个名,在这样友好氛围的公司里工作是幸福的事,大家应该很有归宿感吧!

到了晚间的宴席,奇树方面更是费尽了心思安排。两天前,温公在完美世界以一曲《蒙古》长诗开场,董总与田雪他们就将之记在心中,这次索性将晚宴安排在了“蒙古大营”的蒙古包中用餐,着实体验了一把塞外风情。熟悉温公的人都知道温公极少参加商务宴请,他不愿在客套的应酬上花费精力,只愿与挚友亲朋们小聚。由此可知,温公是真的将奇树的诸位当作朋友相交,而非商务应对。晚餐的气氛也受了塞外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民风影响,大家都沉浸在无拘无束地痛饮畅聊之中,直到灯火乍灭,田雪为我们送上精心准备好的漂亮蛋糕。大家才醒悟,原来大哥与大嫂的十八周年结婚纪念日就快要到了,这真是又一个大惊喜。在如此特别的环境之中,做特别的纪念,还能与众亲友相聚一堂,大哥大嫂也甚为感动。于是,当蒙古族的姑娘们进入营帐,载歌载舞地邀请大家加入时,在坐所有人都欣然离席随之起舞,笑语欢声,此打成一片。

我想起温公四十多年前在马来西亚组织的“绿洲诗社”,最终它成为东南亚地区护持中华文化的主力,为中文在当地的推广与继承做出过重要贡献。温公也正是这样数十年如一对待自己的社员们亲如家人,食宿同处,文武兼修,共闯了一片新天地,当时情景岂非与此时的气氛有些相似?何其有幸,一群有趣的人遇上了另一群有趣的人,而这群人又都是武侠人。

万水千山,重重阻隔,最终,真正对的人会在一起。我们以武侠神交既久,以情义维系彼此,又有什么理由不能相逢呢?唐人之所以能写出唐诗,遂成千古绝唱,正因为他们本身就活成了一首诗。我们写武侠,做武侠影视的人也正是如此——对的人终会相逢。于是,我似乎懂了温公与奇树有鱼两者相契的原因。好事多磨,人之长情。识人用人都需要大智慧,当此前的诸多磨砺皆为了此刻更好的相逢,天佑其成,势不可当。逆水不寒,温心常暖,神州不灭,侠情常在,为了有幸相逢,为奇树喝彩!

剑衣/文
2018年8月22日

评论 ( 15 )
热度 ( 10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