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奇侠”违规失信毁侠义,温大侠提诉解约仲裁
文:王法知

(文责作者自负,本平台自负责推送)

人生于不同人有不同的志向,在创作人来说,是他的创作的作品得到广传及肯定。
温瑞安先生年逾花甲,出道五十多年,自南方异域一路走来,笔耕至今,写下了二千余万字创作,出版品已逾二千种。笔下故事传遍多年成了传奇,流风所及,深深的影响几代人。
2013年于上海的CJ大会,温瑞安先生被邀作特别首位主讲嘉宾,主题是当时并未广为人知的IP。温氏在全程的演讲中,讲述是他被盗版侵权之痛,知识产权不被尊重之苦,但他仍乐观而充满信心的祝福和期许:时代不同了,进步神速,国家注重知识产权了,而国人也渐意识到知识产权的保护,对原著版权维护,开始受到重视,当时寄语年青人,要懂得忍耐与等待,这美好的尊重,终于像雨后晴天的到来。
2016年温瑞安先生再临上海,在一个主题宣扬正能量的演讲后,一位以“蓝标投资”合伙人身份的王律之,藉媒体引介,趁温大侠会见网易雷火小组商谈制作逆水寒端游之际,求见温瑞安先生,表达愿为温氏IP为代理,将温派武侠精神从商务推广上营运以予广传。
2016年中,温瑞安与王律之代表且定性引介为蓝色光标附属公司的“蓝智投资”签署了许可协议,将《四大名捕》系列相关网络视听作品的改编授权开发,并协议邀请温瑞安先生担任改编作品的文学顾问且对改编文学作品即网络视听作品的剧本内容享有最终编审权。温瑞安先生于2016年下旬,分别到访“蓝标投资”北京总部及上海华东总部,会面多位领导高层,表达其单位锐意打造温派武侠IP的方向及策略,并拟定下四方联营方式,以IP方温瑞安先生、策划方蓝标集团(后易“蓝智投资”,一年后又易“奇侠影业”)、摄制方“上影集团”、资金营运(王律之表示为“某信银行”)。其中资金营运一方除了负责整个合作资金外,其中一项温瑞安先生一直坚持为合作的一个重要条件:即是必须在盈利中,提取部分分成作慈善的“侠义基金”,发予乡校教育或社会上侠行义举,包括优秀警务公安人员的奖励基金。
在2016年12月28日举行了“上影四大名捕重出江湖电影启动发布会”以及2017年6月18日“上影之夜暨四大名捕宣发会”,在此两个发布会之间,“蓝智投资”的主事人浦晓江及代表人王律之,一再表达与“上影集团”的任仲伦先生及徐春萍女士,每月进行会议,商讨四方联营,制定合约。然而在签定最初的代理合约至今二年,一无所成,四方合约没有达成签署,上影两次发布会均是假象,甚至作为策划方代表人王律之,原来早在2017年3月,已被上影拒纳,不容参与一切商谈会议,那何来每月会议,紧钉计划进度?至蓝智主事人浦晓江当上对接,所谓每周汇报IP方讲度,似乎是把肥皂剧的台词在念。当年当日王律之初签代理合约之时,夸言《四大名捕》电影系列,必定档2018年暑假第一档。结果,到今已九月,所谓蓝标上影强强联手打造四大名捕,原来均是梦幻空花,而且致使上影与温文双方各误会对方并无合作之诚意,却成功的让其他公司錯以为正与上影争夺温IP,而温公藉此抬高市价,不断出尔反尔,可怜温公和上影均不知情,甚至某一方给误传为“共谋者”,蒙在鼓里当恶人,但中飽的却是制造幻象和混乱者的私囊!
对于温瑞安先生的作品改编成影视产品,最重要的就是改编作品对原作的尊重、与原作保持一致性以及必须尊重原著对本的最终认可。这在授权协议里明确约定,属于合同至关重要之根本性条款。被授权方也曾经多次保证,要以尊重原著人温瑞安先生的作品、弘扬温派武侠的精神为宗旨,所有影视开发的剧本都要经过原著温瑞安先生最终审定才可以拍摄,并保证该条款被严格履行。
但是,温瑞安先生自签约至今,发现被授权方(原为“蓝智投资”后更易至“奇侠影业”)在对多个第三方的授权过程中,多次假借温瑞安先生的名义恶意磋商,把已经授权的版权以原著人不满意为由低价收回再高价出售;诡称原著人是“奇侠影业”的控制人或者幕后老板,让第三方误认为“奇侠影业”的利益即是原著人温瑞安先生的利益而予以退让;污称温瑞安先生性情暴烈、动辄骂人,以此隔绝合作方与温瑞安先生会面;甚至于号称温瑞安先生年老体衰、已经托孤!“奇侠影业”的上述种种欺上瞒下、口蜜腹剑、阳奉阴违、两面三刀、无信无义无耻的卑劣行径,已经彻底的、完全的违背了温瑞安先生当初对“奇侠影业”授权的良好初心和侠义宗旨!
同时,在从近月各方调查“奇侠影业”种种恶行的过程中获知,
“奇侠影业”以该《许可协议》为依据授权给东阳奇树有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改编拍摄《四大名捕》网络电影,此两部网络电影的剧本,“奇侠影业”从未交于原著人温瑞安先生审定。“奇侠影业”违约行为已经客观上无法改正,直接导致了原著人温瑞安先生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
另外,“奇侠影业”以该《许可协议》为依据授权给江苏火凤燎原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四大名捕之逆水寒》的网络剧改编权,“奇侠影业”没有依照合约条款,予以原著人应有的版权收益。
基于“奇侠影业”以上种种违约行为及严重不诚信的行为,致使原著人温瑞安先生的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据闻,温瑞安先生已于2018年7月21日向“奇侠影业”送达了《解约通知》,“奇侠影业”也已经签收。
温瑞安有理由怀疑“奇侠影业”隐瞒了向第三方授权的协议。
据消息所示,温瑞安先生已邀代表律师作多番催告要求“奇侠影业”作交待,但“奇侠影业”拒绝向原著人出示。为了保护原著人温瑞安先生的知情权及合同约定的分配利益得以如实实现,以致及时处理合同解除后的相关事宜。据闻,在2018年8月20日,温瑞安先生已交代表律师已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对“奇侠影业”的《许可协议》作解除合约的仲裁,并且在8月23日已接受申诉。
温瑞安先生在多年的创作生涯中,仍活跃创作,并一再鼓励年青人的正能量目标,并对年青人的多加关注及扶持,甚至不惜常暗里自掏腰包,设立奖学金及高稿酏,以鼓励后起之秀,创作不辄。
但世道险恶,连代理人都可以恶意违规,侵权夺利。代理武侠IP的人,温公为求发扬中国武侠传统精神,以及将之现代化和影视化,让道义和侠情重新得到尊重和表扬,所以才用三元钱托有志于此的年轻人全力以赴,可是却为做人、贪财没有底钱的人所趁,阴奉阳违,非法欺诈,半世纪来近二千万字脍炙人口、流传万里、神州大地,无不知晓的武侠钜著,之前既未受到出版发布的保护,而今又落入贪婪妄法的商贾手里,变作他们裹恊温迷和侠友的武器,真是天理何在,道义何在?
在现今讲求维护知识产权,守法遵纪的社会,竟以合约的方式,来违规毁约。
“奇侠影业”的破坏公平行为,不单对创作人的严重伤害,更是有违法纪,这种歪风必须予以正视,必须得到严惩。

评论 ( 20 )
热度 ( 16 )
  1. 焦无虑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