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温瑞安:写武侠小说最初只为谋生

来源:青年时报


【时报讯】新派武侠小说向来有“四大名家”之说:梁羽生、金庸、古龙、温瑞安。古梁已故,金庸封笔,向来逍遥的温瑞安,也是隐逸江湖已久。不过让武侠迷振奋的是,昨天下午,在杭州滨江举行的“首届原创文学大赛发布会”上,这位久违的武侠大师携爱妻一起空降杭州,并接受了担任此次原创文学大奖赛总顾问的聘书。而之后,这位创作了《布衣神相》《四大名捕》《惊艳一枪》等多部武侠巨著的温大侠,还接受了时报记者的专访。




写武侠小说最初只为谋生  

当年每千字只有20元


“我可以申请喝三口水吗?就三口!”“你们算幸运了,虽然我的普通话不太普通,但我助理说话你们更听不懂了!”“倪匡在古龙死后,带着50瓶白兰地到他墓前看他,而我,你们就‘给我一支矿泉水’吧”……从来没有见过像温瑞安如此有喜感的“大侠”,诙谐幽默又会搞怪。粉丝找他拍照,他会抝出诸如射大雕之类的武侠造型;接受采访时,这个老顽童还会时不时调侃记者。比如当被问及他当时武侠创作的灵感来自哪里时,这位花甲之年的作家笑嘻嘻地问:“是要往长的说,还是短的说呢?”



“往长的说,我1954年出生在马来西亚。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是一个江湖,我出生的那个地方,就是一个江湖。我当时学中文全靠自发,因为对文学有着特别的兴趣,所以还参加了文学社。其实最早我写的都是散文和诗歌……太长了吧?往短里说,当时写诗歌和散文养活不了我和社团,写武侠小说,每千字有20元稿费,那真是很高了。



20元在那个时候相当于什么水平,就是可以吃一碗云吞面了!有一次有一家报社给我开出25元一千字,我一下子高兴得吃了两碗云吞面。”温瑞安得意地表示,如今,他的每个字至少值300元,比过去那是不知翻了多少倍,但是现在,他依然能保持每小时写4000字的速度。“注意力集中时,我甚至能写4500字,但如果要我硬生生地抄字,我每个小时大概只能写45个字。”




父亲就是现实版“布衣神相”  

和学舞蹈的妻子是一见钟情


说起来,温瑞安很多创作灵感,都源自父亲,他父亲,简直就是他笔下现实版的“布衣神相”。“我很崇拜我的父亲。上个世纪40年代,在我们那如果提起温老先生,那是无人不知。每天都有很多人慕名前来,不是因为我父亲特别帅,而是因为他会一些茅山道术和相学。我小时候看他作法,真的跟香港早期僵尸片里的道士一样,拿一把剑再把符点着……”温瑞安说,从小修心理学和精神分析学的他,和哥哥一样不信父亲的这套。



但他父亲真的还破了不少案子,比如有一家丢了东西,他父亲算出就是他家仆人偷的,结果,果真如此。“别的相士算一卦起码要2万到8万,但父亲就只收2毛钱,因为他只是想帮助人。”温瑞安遗憾地表示,可惜他之前不相信,最终也没学到父亲的真传,也让老爷子介怀了很久。 采访过程中,温瑞安的眼睛一直不离自己年轻的爱妻。谈起两人的感情,他假装很乖地询问妻子:“老婆,我能说吗?”“我哪里能拦得住你啊!”妻子刘静飞低头害羞地回应。“那我就说啦。我妻子是舞蹈演员,真是美艳不可芳物。她的美是游离于世的,可以说,我就是被这位女侠给一见钟情地‘挟持’了。”


温瑞安说,纵横娱乐圈多年的他,美女也算是见得多了,但耐看的美女却微乎其微。有一次在珠海一个剧院,他看到一个女子的舞蹈,那种忧郁的眼神深深地吸引了他。“就在那么千人万人中,我只看她一眼,就心动了。当时我一口气追看了她4场演出。有一场演出,她因为紧张动作跳反了,结果她就像一个保龄球一样被男舞伴甩到了我桌子底下。这里我一定有个经验要与男同胞分享,如果在这种场合下,这个姑娘依然看起来很美,那你就赶紧追她吧!”就这样,在温瑞安强大的攻势下,两人甜蜜结婚。





金庸称老二,没人敢称第一 

期待武侠电影能够展现中国精神


作为“金梁古温”四大武侠宗师之一,温瑞安笑言:“真的是‘被誉为’,在我自己看来,我只能排到第38位。”至于谁可以坐头把交椅,温瑞安说:“查先生(金庸)一定是头牌,他在文字上的成就,他若称老二,没人敢称第一!”温瑞安曾经有个很形象的比喻:金庸是茶,梁羽生是汤,古龙是酒,而他是咖啡。“茶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金庸得其神。梁羽生功力深厚,是罐煨汤。古龙当然和他的喜好一样是酒,可是酒劲散了之后就没了兴致,容易有败笔。可是古龙就是古龙,他在酒劲酣畅时写下的文字,无人能敌他的浪漫精神。”而他这款咖啡,“因为我喜欢喝咖啡,不过每天只能一杯,喝多了睡不着,不喝又想念。”



如今江湖上多有论者认为,武侠小说有江河日下之势,甚至有人断言:武侠已死!温瑞安听后哈哈大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当年电视出现时,很多人断言电影已死,如今电影偏偏长生不老;也有人曾断言诗人已死,可如今在台湾,却又出现不少好作品,寂寞10年后又翻身了!”温瑞安说,虽然武侠的辉煌年代已逝,但他依然期盼着武侠的全面复兴。“武侠的没落跟现在的创作环境有关,在互联网时代发表文章太容易了,这让作者们也浮躁和草率起来,出不了经典作品。对于创作者来说,基本功要打好,不要以为背诗词学文史是做无用功,这些将来都是自己的!”



说起中国武侠电影,温瑞安表示,中国的武侠导演们不要过度在意技术和特效,“不是搞个什么3D、5D的就能成功。如今中国的电影多半只能给国人看,为什么走不出国门,就是没有将中国文化融入其中。唯一一部走出去的李安的《卧虎藏龙》,就是将动静合一的道家精神融进了电影,拍出了太极的感觉。我期盼着有更多武侠电影能够展现中国精神,并被外国观众接受。”



本文原刊载于青年时报,时间为2012年6月12日

时报记者 张玫 摄影记者 姜胜利


评论 ( 124 )
热度 ( 63 )
  1. 傅红脚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青枫的枫叶红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我就再说一句话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自宫本無野藏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配图君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皮皮虾的美丽故事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南北客爱吃东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