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纳兰不只是游侠(上)

——我信世上有知音

文:温瑞安


     这世间有些个女子,例如王律之、裘剑衣、久任这些人,都是很可能让我这部“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得以重见天日,得以还我山河,得以见英雄、见侠义、是人情,甚至是有一天能在影像或文字与侠友粉团再续前缘的机会。                                          

     我认识纳兰应该是在十多年前我的子弟们还在网上办论坛“神侯府·小楼”及“六分半堂”的时期。当时这几个以温书讨论为主调的论坛,因为我本人常上去看看大家,所以还算办的挺兴旺热闹的,当然,一旦红火了,是非缠绕也不少。最厉害的时候,我发言的神州公告,内容纯粹是对内部事务的分派与布局,居然也有上千个回帖,点击率逾二百万人次,而且,当时(哪怕现在我仍不会用电脑发帖)都是我手写后交编辑助手打字传达,替我回信发文。就那一大群回帖里,有个人的文章,我看了,一见就记住了。这女子,不只有才,而且有质,并且,人心极好。她的感情极丰富极丰富,只要轻敲她的壳就会击破她的蛋黄往外丰润的溢出。而她在文字上的运用与灵动,就像上下门牙在搅碎同时,而且,她又极善良高贵,而且专注与痴情,特别对我的作品,特别的特别例如对我笔下人物苏梦枕、雷卷、白愁飞或谁谁谁,已经专情到了:目空一切,放眼天下,腾空靓丽,旋即飞灭的程度与境界,真的是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她甚至县有一种让人感觉到:为了这些他喜欢的作品与人物,她一决不怕当过河卒子,都只怕没有过河的机会!更难得的是,我在她字里行间,发现了她的善良。她矜贵,这个可以有,她傲娇,这个我也有;但她最金贵的是她有才而且善良。

      唉。

      直至后来,她在论坛上“不见了”,我多方打听,才知晓她和她家人遭了交通意外。我震惊,于是多次要求堂友为我促成一次通电,大家都知道,在每个温群里每群都至少有五六十友好铁粉不等,有的人跟我认识,超过十年,有的认识,只有十来天,有的相知已逾三十年,可是,在这儿与我直接通过电话的,除了我太太以及身边几位行政人员和机要秘书、助理外,就算跟我每年都付我逾千万版税或稿费的总裁、董事长大帥锅以及美女们,都没有人,是的,没有任何人,曾跟我直接通过电话了。有的也只是极少(例如信用卡上的授权指令),但我就希望在她劫难尚未度过之前与她通上一电,遙灌我的祝愿。后因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只好焚香沐浴为她和她家人抄上一段*的密宗息灾法、增益法、降伏法,为她祈祷……

         后来六分半堂因人事是非纠纷太频繁复杂,我尽管喜欢他们,但想来也该放手了:谋杀一个作家何等容易,你一面催他的填坑,一面让他陷入是非流言人事纷争,烦到他不能静心写作,就是良策。当时连神侯府·小楼论坛,也改弦换辙了。于是我就从此在论坛上也飘走了,直至后来网易丁生邀我出山办微博,两年来一天一文百多字由助理代发,不意两年内有粉丝面条加盟一百八十多万人,感动之余,正好迎来网易不再维护微博……

         但我还是一直留意,纳兰佩紫的芳踪倩影。后来,还是刁四爷的功德,有她的讯息了,正好,我要到吴镝飞老弟的天津大学演讲,于是,就千求万请,请梁何弟妹,一定要把话带到,邀了她过来见个面。

        于是,我们,终于,会上了。

        最近,我知道她写说英雄、逆水寒读后想法等大文。但因最近我身边发生了很多事,逆水寒数文我还未曾拜读,但我只看了有关【说英雄】的这兩篇………然后,我的头脑便“轰”的一声。

        正如我在今年3月7日吐血不止晕倒后的第一反应一样:(就是马上把现场发生的环境和实境拍下来,并发到网上,而且对不理解说三道四和真心关怀者的所有忠告,要有自己对待的坚持与看法——这态度是正确的,我自己的身体和生活秩序难免自己最了解,有些人的良药确是送你上金光大道,但有些人约定俗成的苦口只会喷你进殓房,要不是有自己的经验与定念,我现在还可能躺在医院的治疗室里)

        (一)希望她写下去。我一定也不避嫌,她的评论是一种: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她写,我看,温迷高兴,同时不妨让气狭者嫉恨。

         她评别人的书,她的文学与观点很可能高于原著,那太可惜,而且也不定有这样的文字和作者值得她消费这样的才华、时间与心力,我的作品与她,是高山流水中的知音,正如我的作品和律之、静飞、梦媛、久任等相聚或有日相遇,正是碧落红尘里的见证。我觉得纳兰佩紫也许不是那种很会考试,但却极会唸书的人:这样的人,像我儿凉玉一样,你咋忍心老是叫他考试!?

     (二)她的论评使我想到我的几位知音(红粉的居多)。先谈不是红粉的啸风,本在四年前已布局说英雄的大宏图,结果还是因为他心有旁骛,我虽极欣赏其才智,惜终为现实上的一些计较所击垂成。另外像不负如来白青蓝,她(们)是那种不惜一切、不管如何,尽平生之志,动员一切人力物力,哪怕白首尽瘁,不嫁不婚,矢志要把这部书这系列打通搞定,才意满心平,不负平生。又似不杀无名将裘剑衣,毅然辞去年入數百万计的高薪厚职,就是为了要监护温书,莫再落入当年改编温作印影视作品最后只有一个“作”字!像我派神机营长王律之,也是纳兰评温文章的衷心读者,对纳兰珍视如水晶琉璃:是的,我手上家里,就有不少珍品,所谓珍品,因为天地之间,是有这么一块集亿年之精华灵气,或大师手笔绝无仅有、天下无双,您就奉着端着,不忍心让她万一沾尘,甚或弄砸碰碎。因为太过珍惜,所以生怕骚扰踫撞,小心翼翼,不敢褻渎,连电话也不敢打给她出现生恐骚扰之。是的,律之对纳兰与我和静飞一样,就是这种感觉。我想,这一生里,高手总是应该在一起做些大事的。                 

         (三)…………这个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我看了纳兰这几篇评文,我甚至终于生起了:这十多年来,一直给人埋在坑底已不想挣扎,甚至人称我坑王我自封坑神的对抗着:那就是人以为我不填坑,特别是说英雄系列,32年来(说英雄第一部“温柔的刀”开笔于1984年,首连载在香港东方日报于1985年,一直努力挣扎要续要写下去,但不断给杂志报刊连载腰斩,要求每期加“嘿咻”肉博,喷血暴力,断然拒绝,成了连载地段,拱手让人,续作写了,无処刊登,让人冒牌、冒名、冒充,前五百万字,辗转写了十年,在内地一文版税都没收过,反而盗版偷印诬告恐吓,然后一直给人骂故意不填坑成了温大坑!好玩之事,莫过于此,因为谁人小说,三十多年坑未填,而还能予上一代、新一代读者追稿填坑33载的!…………这些都不一一诉说了,看了纳兰文,一石惊破水中天,我想拔笔重新续写了!

       然后………然而并没有了后了。

       因为在读了纳兰这两篇大文评述后,我写好的“天下无敌”12万字,以及“天敌”、“天下第一”的布局草图、大纲总领,因为几位子弟的粗心大意的失误疏忽遗失了(陆破空+梁四+焦八+凉玉),全毁于一旦了,流失在香港街头垃圾堆里了。

        我写过刀丛里的诗,那是一本很霸道放任,但也残忍悲酸的武侠小说。

        我知道只要有心有志,人是可以怒向刀丛觅小诗的。

         但我还真不知道:原来街头垃圾堆里会有我的“天敌”大战“天下无敌”。

         請大家还是去看不只是游侠的纳兰(我11大武侠系列里,有一个极短篇系列的游侠纳兰的故事)的评文吧。

        我听说这年头,已发展成很多不是温书的支持者,也来评温书骂温书,更有甚者,只看过温影视的(晕)以及完全没看过温书的,也成为“温学”评论专家。现在终于(当然不止)有一位是看温书而且看懂温小说,并且能写出妙笔生花,从小说里的神来之笔衍伸了她鬼神之力的评论者,她的评述文字,有时,要比原著正好看。

        是以特别推介。

                            (上篇完)



浪漫与现实的错位:白愁飞的飞,苏梦枕的梦——《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人物鉴赏之一

文:纳兰佩紫


  
  上一章《逆水寒》鉴赏开篇便说了,四大名捕系列是温瑞安最具知名度的ip级作品,具有庞大的原著向人气和吃瓜群众基础,温瑞安正是手握四大系列,才开宗立派作为一代大师稳坐武侠领域巅峰。不过,比起四大,我最喜欢的却是(现在)不(如四大)那么火的《说英雄》系列,并且坚持认为,或许《说英雄》系列的知名度和群众基础目前及不上四大系列,但若论温瑞安成就最高的作品,《说英雄》系列当之无愧。
  
  因为本篇主要是谈人物鉴赏,其他方面长话短说,总之,《说英雄》系列的第一个牛逼之处,在于温瑞安对武侠类别最大的贡献之一——世家体系,到说英雄时期集了大成。这代表着什么?就像剑神一笑后的西门吹雪般,剑之道封了神,以后任何一个用剑的去找他剑上的麻烦,都不好使了。同样,说英雄之后,世家体系大成,你再在哪儿看到‘老字号温家’‘霹雳堂雷家’之类的描述,都得第一个回想起温瑞安的书。就好比一代开山怪萧潜的《飘渺之旅》后,百花齐放的修真流小说再怎么写,你看到什么元婴期、出窍期、什么渡劫什么星耀,都是沿袭飘渺开创的设定都是站在飘渺的肩膀上(这里面一些设定或许不是萧潜首创,但他是将其统筹规划融合成一套体系的第一人,就像蜀中唐门不是温大首创,但世家体系却是他一手创建的一样)……
  
  其次,说英雄系列是武侠类别里群像的高峰。拿公认大气磅礴的《天龙八部》来对照,就能发现,天龙之所以让人觉得大气,主要是集中在乔峰线上,用悲壮、瑰丽的技法记叙了乔峰那史诗般波澜壮阔的一生,但按理说,场面最大的不是少林寺前那场闹剧,不是血染聚贤庄,而应该是万仙大会(七十二岛主三十六洞主,加上灵鹫宫一脉,场面要比聚贤庄大的多。咳,为了少引发点争议补充句,就当聚贤庄也无所谓的……)但是,不管万仙会还是聚贤庄,天龙里这些大场面,镜头仍然是在主要角色身上的,通常都是用大场面去突出某一个角色,再大的场面也都是陪衬而已,而陪太子读书的那些小配,存在的作用和意义就是去凸显主要角色,基本没有其他价值,我们的关注点,也始终在乔峰、段誉等人身上,为他们的宿命挂心、叹息,我们大多数人大多数时候,都不会注意到一些小人物(因为这书基本就是用英雄传记的手法写的)。而为了平衡读者们在乔峰、 段誉线受到的一些憋屈、不如意,作者还特意用虚竹线弥补了爽点,可谓体贴之极,所以英雄传记之余,又有点神话or童话故事的荒诞、轻松。然而温瑞安的说英雄系列呢,大部分时候视角都是航拍的,是总揽全局的,就像武侠类里的《清明上河图》,所有的角色,主要的、次要的、甚至一些小配,都有其自身的三观、行事作风,有自己的考虑,并不全然围着主角转,而是有一个背景,有一套规则,放任万物生长。在某一章某一节,镜头或许会突然转到某个不起眼的小配身上,在那一刻,小人物也有可能突然占据舞台中心,变得举足轻重,甚至让人动容,而说英雄系列里,双阵营以上的角色比比皆是,打脸情节翻手就来,实在是看得人惊心动魄,第一次看的人,基本猜不中后续剧情,虽说目前这个系列还没填完,很多线索没有解释清楚,很多我们关心的‘坑’没有填上,但瑕不掩瑜,总的来说,说英雄系列那庞大的设定和鲜明的人物形象,让人十分着迷。
  
  再说人物,说英雄系列有名有姓的登场人物数百,称得上重要角色的好几十,都各有特点,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前三部主角之一的苏梦枕,尤为出色。在看说英雄系列之前,金庸是我初恋,那时我非常喜欢金庸书里的黄药师,后来读古龙,喜欢西门吹雪,也是相当神魂颠倒的倾心。然后再长大一点,看了四大名捕,特别喜欢无情,我还私心比对过,我到底是更喜欢黄药师,还是西门吹雪,还是无情,结果就是没有结果……那时心想,这三个人物,都是三位大师笔下特别出色的代表性人物,基本可以代表了金庸、古龙、温瑞安人物创作的巅峰水平,虽然我分不清喜欢谁多点儿,但是就当三个作家笔下都有我最喜欢的,这就可以了。坏就坏在,我刚这么想的时候,看到了说英雄……
  
  我看到黄药师的时候,是仰着脸犯花痴的,心想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人,什么都会,无所不能,还那么痴情……我爱他,就像爱一副博物馆里贵重美丽的画。
  
  我看到西门吹雪的时候,是凝目眺望的。西门吹雪只会剑,只有剑,他自己都像是一柄出鞘的剑,我离得远远的,带着一丝心向往之的钦慕眺望着他……我爱他,就像爱一柄锋利无比的名剑。
  
  我看到无情的时候,仿佛他一直存在于我的脑海里,只是一团模糊的气质,却因为清雅高洁,让人无端觉得安宁而漂亮。我爱他,就像爱上自己的理想那样,每个人心里应该都住着一个无情,所以大家都很讨厌书中伤害过无情的角色……比如姬瑶花。
  
  可是,谁也不知道,我看到说英雄时,是什么心情。连我自己也没想到。
  
  我看到苏梦枕的时候,直接发了疯,入了魔,几乎是跪着看向他的。根本无需在心里去比较更喜欢哪个人物,也丝毫不用犹豫就能告诉你答案,武侠世界里,我最喜欢苏梦枕。我爱他,就像我生于此世的意义是等着他、要遇见他、爱上他一样,那是人力所不能抗拒的,宿命。
  
  咳,一说起苏公子,不小心就文艺过头了,正回来。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过,很早以前,港台就根据清末著名真实事件,拍摄了《刺马》的电影和电视剧,有兴趣的可以搜一下。这个事件非常出名,导致很多武侠片都多少借鉴、影射过,刺马事件的核心内容就是,情同手足、一起出生入死的三兄弟,没抗住荣华富贵的腐蚀,反目成仇,大哥逼死了二弟、占有了二弟媳,后来老三受不了这个事情,刺杀了大哥。
  
  所以当时我刚看《说英雄》时,先入为主,觉得苏白王三兄弟一定会翻脸,而且一直是把苏梦枕当反派boss看待的,就等着他什么时候黑化、什么时候谋害兄弟、什么时候霸占温柔(囧……),而第一遍看的时候我是站白王的,我觉得四人结伴江上同行,雷纯弹琴、白愁飞跳舞,王小石和温柔说说笑笑的时光美得不得了,我还觉得白愁飞和王小石患难之交,两人结伴进京,一起挨饿受穷、怀才不遇,俩人的感情十分真挚暖心。白愁飞连对妹子都不假辞色,气走了温柔,却对王小石关怀备至,王小石也是,跑了妹子都不恼白愁飞,温柔被气跑后两人连个争论都没有,这叫什么?这就是好基友一辈子的节奏啊!
  
  对的你没看错,我是那个一言不合就嘲白愁飞和白愁飞粉的纳兰,我没有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附身……我不写这个评,你们肯定不知道这么恨白愁飞的我,其实一开始喜欢的是白愁飞……
  
  我中二时期看的说英雄系列,以我那时的审美,第一眼喜欢的当然是白愁飞好吗?就算我不中二的时期,我也一直喜欢的都是冰山系的酷哥好吗?书里明确写了,白愁飞长得好看,性格又傲,还有很多金句(我现在都记得那句神特么的‘我已经借了一步,你何时还我?’),再加上温大妙笔生花写他那负手望天的姿态写得潇洒极了,萌点全中,我能怎么办?
  
  我看书,第一印象很重要的,因为我很少很少很少会改变第一印象。当时看说英雄开头,我以为是王小石、白愁飞和温柔两男一女三角恋的故事,乃至看到苏梦枕出场,三兄弟结拜,我以为是《刺马》的套路,苏梦枕是个幕后大boss,不知什么时候就要黑化,所以一直还挺替白愁飞揪心,认为他处处给风雨楼卖命,迟早要被利用完了一刀剁死……可是,不知为什么,虽然最初我并不是抱着好意去看苏梦枕的,但不知不觉间,心底却满是他,忘不了他说的每一句话。后来返回来想,温大写苏梦枕出场拔刀的那几句,何尝不是对我的宿命下的箴言‘这是柄让人一见钟情的刀,同时一见难忘’。
  
  就像第一遍读的时候,我是充满怀疑的、用辩证的态度在看苏梦枕一样,我也是用很宽容的态度去对待白愁飞。包括苏白王第一次见面,白愁飞就很不客气的要当副楼主,并处处怀疑苏梦枕在利用他,这些我第二次第三次第无数次看,都觉得过分的举动,但我第一次看时都很宽容,没办法,我被戳中了萌点就是这么不讲理,可以说非常偏心了。然而,即使对待两人的态度不同,对苏梦枕吹毛求疵,对白愁飞百般包容,预设立场去对待书中人物的我,在这种情况下,却还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苏梦枕……这简直是不可理喻的、就算写成书都没人会信的感情。(就好像你看一本书,女主喜欢B,认为A是个坏人,所以B做什么事女主都百般包容,替他开脱,但是在B还没做什么坏事的情况下,突然有一天女主跟A表白了。就算书里发生这种事,读者恐怕都会骂一声作者智障……)。所以若问我为什么喜欢苏梦枕,我还真的很难用语言来将这种感情表达清楚。那是一种无关善恶,无关立场,无关外貌性格,无关成败输赢的感情(因为我喜欢苏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很可能是要换阵营的反派BOSS),不知不觉间,当过多的关注落在苏梦枕身上,对他用了过多的心思,期待他出场,想让他赢,希望他平安无事,这种心情真的很糟糕,因为那时我还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不得不说,我感觉温瑞安在写苏白的时候,有两个可能,第一,温大本身就存在着犹豫,摇摆不定,不确定该把谁写黑,所以前期一些段落写的相当模棱两可,第二,如果不是第一种,作者也存在犹豫的情况,那么就只可能是第二,温瑞安用了一种特别高明的手法来写这一对兄弟,让很多读者站错了队。
  
  首先,作者用了浪漫主义的笔法去写白愁飞。这是很多人迷上白愁飞的最大的原因。我之前说过了,用浪漫主义手法去描写一个角色,本来就容易吸粉,何况是温大这种一旦想浪漫就能浪漫得要死的文笔。白愁飞自‘负手望天’出场,一路都表现出很理想化的英雄特质:年轻、帅气、孤傲、武功高、还不爱美色。甚至这样一个人,还似乎‘口无遮拦’,想要当副楼主、怀疑别人利用自己,都是直接开口问的,这样的白愁飞,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何止不像坏人,简直一点城府都没有,等吸够了粉,跌落神坛之时,温大还用不短的篇幅去给他写诗,让他唱着歌,让他‘想飞之心永远不死’,用浪漫主义包装着一个彻头彻尾的野心家,让很多少女心澎湃的粉丝看不到,在他唱着大志未酬的歌,想飞之心永远不死的漂亮表皮下,是QJ雷纯(当然后来似乎有翻案的兆头,但说英雄坑还没填完,姑且还算是他),是谋害结义大哥,是策划发梦二党血案,手上血债累累的狼子野心。而他做这些事的动机,并没有什么可以洗白的苦衷,只不过是想要升官发财大权在握而已。可是这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一个角色,用浪漫主义来包装,竟引起了很多人的同情和惋惜,这是让我非常难受也难以理解的。然而,温大用他独特的诗人文笔,借由戏里戏外的白愁飞,给我们揭开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坏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会装’。一副好皮囊,一个郁郁不得志的形象,一段‘我原要昂扬独步天下’的浪漫歌谣,一句‘想飞之心永远不死’的浪漫批语,让很多人愿意为他开脱,认为他有苦衷、很可怜,甚至有一些人,为了给他开脱,竟去污蔑苏梦枕,认为苏梦枕虚伪、利用他,两人之间本就不存在兄弟情所以白二背叛无可厚非等等。所以我们要透过表象看本质,本质上,白二非但不是浪漫派的人物,反倒是极端现实的,从为了长空指法制造长空帮血案,到为了平步青云对一手提拔自己的大哥兵刃相向,白愁飞浪漫的表皮包装下,是一颗极端利己主义的心。不过,我始终觉得,即使深刻揭露了白二的虚伪、野心、败坏的一面,但温大笔下始终对白二这类人是抱有一丝同情的,所以最后白愁飞并没有一味坏到底,没有伤害温柔,这是温大对白愁飞的怜悯。作者对于这类型志大才高、被命运戏弄、屈服于现实欲望、最后迷失于权力场的人,虽然是批判的将其罪恶、扭曲、丑陋的一面揭发的淋漓尽致,但还是给予了一定同情的。(我确信温大是非常厌恶背叛者的,但他笔触所流露出的,却还是有对白愁飞等人的悲悯感,俗称‘放了他一马’,这也能让人感到作者的胸怀是很开阔的)。
  
  苏梦枕恰恰相反。一开始,温大写苏梦枕的笔触是很现实的。苏梦枕出场的时候,旁白记载这是个脸有病容的年轻公子,语言描述非常的朴实,和白愁飞‘负手看天’那气质型出场天差地远。破板门一战,追杀叛徒的苏梦枕中了埋伏,在这之后,又是中毒,又是断腿,又是咳血……除了拔出红袖刀对敌时,作者用了诗化语言去描写苏梦枕的武功之美外,基本没对苏公子本身用过什么美好的词汇。然后,苏梦枕和狄飞惊谈判,和雷损合谋算关七,这一系列作风都是很现实的,让我们连脑补都没法脑补出个风花雪月来,你看其他书里哪个浪漫角色净干这些事的?一般不都是拿着花不完的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连《逆水寒》里的刘独峰,都刻意省去、弱化了他在官场上和人虚与委蛇的一面),可苏梦枕的设定是作为一帮之主,内有楼子几万弟兄要吃饭,外有雷损虎视眈眈时不时找茬,他真没法去搞浪漫。
  
  可是,我在之前的评里写过,说英雄越后面的故事,越黑不见底,越现实残酷,这种基调的变化,就是从扛起浪漫主义大旗的英雄人物苏梦枕身死开始产生的。用这么现实的笔法去描写的苏梦枕,其实是一个浪漫人物,还是在说英雄里扛起浪漫旗帜的灵魂人物。
  
  就如同对待白愁飞一样,我们透过现象,去看本质。
  
  苏梦枕对敌残酷,心狠手辣,即使十分欣赏雷损,也没有手软过(书中多次写了他对雷损的欣赏,甚至在雷损死前直接对雷损说过‘没有了你,会非常寂寞’),这种行事作风,很有枭雄味道,这也是一方霸主必不可少的素质,所以苏梦枕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侠,而是领袖。苏梦枕不但手段残酷,还貌似很有心机城府,和狄飞惊那段谈判,牢牢把握着主动权,以至于让雷损和狄飞惊这两个人精都看不透他,和雷损的争斗,他也一直是压着雷损的。
  
  可苏梦枕即使表现的如此有城府、有手段,也终归不是枭雄。以前有人总结八字说苏梦枕‘诗的外表,刀的内涵’,我一直觉得很贴近,但是如今,我觉得这总结得改一改。温大‘血河红袖,不应挽留’这四件神兵绝不是平白无故设计的,如果说挽留代表了王小石的性格,王小石自己也说过‘挽留天涯挽留人,挽留岁月挽留你’,而血河神剑那‘谈笑袖手剑笑血’的雅号何尝不能代表方应看的性格?两相对比,就能发现方应看的血河描述,比王小石的挽留要残忍得多,也杀气重得多,这是很符合两人性格的。而雷损的‘不应’是把魔刀,书里说雷损一拔出‘不应’,便‘刀一在手人便狂’,不应是代表了雷损小心翼翼隐藏起来的真实性格的(这个后面再用单章详细剖析雷老总),而这里的‘不应’,不管是‘不应该’,还是‘不答应’,总之都是很霸道的否定式,因为雷损很少用刀,一拔刀人就狂乱,我们可以认为,不应魔刀,代表的是雷损性格里嚣狂激进的一面。
  
  所以我们返回来看苏梦枕,苏梦枕的刀是红袖,温大形容它有几个关键词‘美’‘如佳人’‘似乎还掠起香风’以及‘让人一见钟情、一见难忘’,从中我们可以发现,苏梦枕的刀是很轻柔唯美甚至有些女性化的,‘黄昏细雨红袖刀’的刀法,也有缠绵悱恻之意,虽说刀意缠绵对应的是苏梦枕长久缠身的疾病,但‘红袖’如此清丽婉约,或许也代表了苏梦枕的性格里,有这样柔软的一面,再对应破板门之战前,苏梦枕面对手下要按死几只蚂蚁时说‘它(蚂蚁)也没有碍着我们,何苦要按死它?’,足以证明这个命题为真。苏梦枕的手段是凌厉的甚至狠毒的,但是他的心,却是像‘红袖刀’般,是很美丽而轻柔的;苏梦枕的武功,他表现出来的性情,他对外谈判的言辞,都是咄咄逼人、气势非凡的,但那都是因为他一身伤病,‘时不我待’,不得不用一年的时间去完成原本可以用十年来做的事情,诸如此类很多反差对比体现在苏梦枕身上,让人直到目睹了他的结局,才知道这是一个浪漫到了骨子里的男人——他是怀抱着梦想,怀抱着一颗浪漫之心,装成一副钢筋铁骨,无人能伤的现实主义模样。因为装的太像,导致现在还有不少人质疑他的人品。
  
  可是,有些事你看结果就行了,莫须有的揣测就免了吧。苏梦枕说‘一朝是兄弟,一生是手足’,‘我从不怀疑自己的兄弟’,他做到了,白愁飞狼子野心,处处逼迫他,到最后架空他,他也没有先对自己的兄弟下手;苏梦枕说‘谁动我的兄弟,谁就得死’,他做到了,从破板门亮相到与白愁飞最终对决,他这一生处处维护自己的兄弟,从没有变过。纵观他虽短暂却灿烂的一生,说到做到,光明磊落,就连对关七这等人物,都不肯去偷袭,真正行事率性没有城府的,是谁?
  
  是苏梦枕。苏梦枕的周围,有几类人,一类是雷损这样,老谋深算,精明果决的聪明人,虽然不肯与现实同流合污,但绝对虚与委蛇打一手好太极,是有操守的逐利者。一类是方应看这样,审时度势,趁风起浪,利用一切有用的为自己开路,是不择手段的逐利者。一类是关七这样,在现实中处处被害,被利用,却因为有一身好本事,没人真能把他怎么样的,是自我放逐、不求上进的才子(王小石其实也有点此类的味道)。剩下的人基本就是在生活的漩涡里随波逐流的沉浮着,为了出头,为了权力,为了这个那个,视情况和价码与他为敌或出卖他。苏梦枕周围一群牛鬼蛇神,他也给读者留下了‘有城府、有心机、有手段’的通常印象,然而,仔细想想,他到底对谁用了心机,使了手段?没有。苏梦枕之所以压着这一干妖魔鬼怪,凭的不是心机城府,而是他手中的刀。与通常印象不同,苏梦枕坐镇京师,领数万弟子,力压老狐狸雷损,打击分化迷天七,视相府为空气从来不甩好脸色,靠的大多是绝对的武力。雷损计谋百出,最后差点一刀砍死苏梦枕,但也只是‘差点’,苏梦枕对雷损翻盘,靠的还是武力。因为苏梦枕的武力几乎为他踏平了京师,他与雷损联手,连关七都压得死死的(虽然打不过归打不过,但关七真不是主要问题。正常的关七都被雷损算计成了白痴,对苏梦枕而言,雷损的危害性比关七大多了),对苏梦枕来说,说英雄系列就没有能让他用城府虚与委蛇的,有仇一般真的是当场就报了。所以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苏梦枕越直白、越咄咄逼人,狄飞惊和雷损就越看不透他,各种分析他,以己度人,总觉得苏公子别有深意,然后想啊想啊自己被自己丰富的想象力给吓着,以这二位的脑子,没准能脑补出来一个特别可怕的苏梦枕,但其实呢?雷损又是诈死,又是在棺材、地道上故弄玄虚,安排了一个又一个的局,最后,还是得和苏梦枕面对面互砍,用武力来解决,这从侧面也证明了,苏梦枕不是一个可以靠智谋放倒的对手。(强如关七,但因为没脑子,所以被雷损算计成了白痴。但强如苏梦枕,又智商在线,雷损玩儿花样就没用了。所以对苏梦枕来说,武力解决就可以了,因为雷损的花招,骗不了他。)
  
  归根到底,要说智商、机谋,苏梦枕是足够的,手段偶尔也有,但是他基本是没有城府的,太过阴沉的气质也从来没在苏梦枕身上出现过。(所以在说英雄第一部,苏白王刚认识,白愁飞点破天泉山‘塔露原身天下反’典故时,苏梦枕明显沉了脸色表示不高兴,类似这种描写有好几处,这种暧昧的笔法确实会让看书太仔细的人产生‘苏梦枕或许不是好人’的想法。然而现在返回来看看,无非就是我们的苏公子城府不很深罢了)。
  
  而苏梦枕追求的,也与白愁飞等人全然不同。苏梦枕并不好名利,他是有远大理想、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在温大为他写的番外性质的《江湖闲话:苏梦枕的梦》一文里,明确写了苏梦枕执掌风雨楼主战,与主和的雷损作战,最终为的是统一京师道上的声音(俗称掌握话语权),能用这声势影响到官方决定,达到收复失地、还我中原的目的。这样一个人,在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宁愿一死也不愿受制于人,到死也没屈服于六分半堂,没有眷恋丝毫俗世中的权力,欣然传位给王小石后潇洒自裁,苏梦枕在处处逼他、迫害他、算计他甚至谋杀他的现实中,硬生生的活成了一个梦,一段传奇。他当然有立场说‘我活过,他人只是生存。’
  
  这样一个抱着浪漫主义将现实各路牛鬼蛇神压得不能动弹的人物,当然算得上是说英雄系列里浪漫派的扛旗代表。苏梦枕完全有资格对代表现实的蔡京一方说‘我就是喜欢你那看不爽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然而苏梦枕最终还是死于现实。
  
  大多数人都只看到了乔峰那样的英雄,是啊,金庸写的太明白了,连傻子都能看懂,乔峰的死表现出了大环境下人的不自由,他是被万恶的社会逼死的,他死的很悲壮,甚至死之前都要发出一声‘乔峰又有何面目立于天地间’的哀鸣,来批判这毫无道理的人世间,可是,你们看到苏梦枕了吗?他活着的时候,就是众矢之的,雷损这样虽不与现实同流合污但绝对圆滑的人不能容他,方应看这样爱把水搅浑自己从中得利者又何曾真心对他?蔡京一党无时无刻不想杀他,一有机会就引诱他身边的人背叛他、去害他……只有一个代表了理想化的武林公道裁决所诸葛神侯府和他志同道合,但除了不给他捣乱外,也帮不了他什么……也没救得了他。就连对他敬若神明的王小石,也离得远远的,躲开了他和白愁飞的纠纷,以为自己看不到,那裂痕就不存在,所以在最后,苏梦枕还是只能靠自己,去自救,去摆平一切,安排一切包括铺好自己的死路。
  
  乔峰被现实逼死了,但他的反应大部分是属于正常人的,大家可以理解他的心路历程。他输给了命运,用自杀一死,来表达对贼老天的不满和愤慨,他心底充满了不甘和委屈,但他只能屈服。
  
  苏梦枕呢?苏梦枕是神。苏梦枕是被现实谋杀的,他的反应大部分人会被惊到说‘卧槽!牛逼!’,但大部分人都理解不了。苏梦枕是宁愿一死,也不屈服,他心底充满了嘲讽和无畏……可正因为神格化了,得不到普罗大众的理解,所以为他身死而感到悲伤心碎的群众数量,远不如为乔峰感叹的多,也是无奈。
  
  在我看来,苏梦枕比乔峰悲剧得多,因为乔峰至少有朋友,有爱人,身边也有的是真心为他、帮他的。苏梦枕却,孑然一身,唯刀而已。可是,其实什么都有的乔峰,那悲壮身死时多少人心碎一地,为他愤怒不公,以为他什么都不曾有,而真的什么都没有的苏梦枕,却淡然安排好一切,静静的去死了,死的洒脱,对这个逼死他的世界没有任何怨怼,到最后仍是胜利者的姿态来嘲讽这逼死他的现实(就算逼死了我又如何)‘我活过,他人只是生存’。
  
  合上书的那一刻我在明亮温暖的阳光下默默哭得快断气。一如苏梦枕当初预言的那样,雷损死去后,他的世界,太寂寞。我真的不知道,一个人到底要强大到什么地步,才能在这个与他格格不入的世界里,活成传奇。可人们都是这样,一个英雄,只有流泪流血,才能感到他的痛苦,若如苏梦枕这般,到死都嘲讽这个世界的,死的太过淡定的,竟然很少人能够发觉,其实他也是被逼死的,当周遭太过现实的时候,梦是必须死的。
  
  可唯有至死不改的梦,才是真的梦。
最后,鉴于有朋友疑问‘苏并不是什么都没有,他有楼子里一众干将有杨无邪愿意为他生为他死’,我想了想还是将解释放到文后作为正文的补充说明吧。
其实是这样的,我感叹苏公子孑然一身,唯刀相伴,你们应该发现了这是有前提的(虽然我写的太激情有些段落可能不甚讲究),这个前提就是能够比较平等的给予他互助的人,几乎不存在。
不可否认,苏公子极有领袖魅力,他当家的时候,金风细雨楼里战斗力还是很可以的,以杨无邪为首的风雨楼干将,也是紧密团结在苏身边的,可是,那个前提,能够互助的,不存在,而苏呢?对神侯府,事后无情曾说(大意),‘都是苏老大一把刀镇得京师一干邪魔外道不敢妄动,对道上的平静出了大力,所以六扇门承情,苏死后能帮就帮一把’,虽然我自己写苏无,当然是很喜欢无情的,但是一码归一码,认真来想的话,苏对六扇门维稳出了力,但苏活着的时候,诸葛一脉不管是有心无力还是没顾得上这边没腾开手,总归是没帮上什么忙。不然无情等人如果插手,白愁飞很可能得不了手,苏也不会沦为雷纯阶下囚。再看苏的结义兄弟,对雷损的时候,不可否认白王都出了力,但是对于白愁飞,苏重用他,让他一步登天当了京师最大帮派的副楼主,并不亏待他,对王小石,苏也是很看重的,王小石不爱名利,行事比较自由,苏基本由得他去,没有强求,这直接导致了之后白愁飞争权夺利,与苏关系日益紧张的时候,王小石眼不见心不烦的避开了(其实和雷损决战,更多靠的还是苏自身的武力值……),苏公子陨落之前,神侯府、王小石等人其实是有机会挽回的,但不管什么原因吧,反正就是基本都袖手旁观,靠苏自生自灭了。虽然我不恨他们,毕竟别人也没非援手不可的理由,可是说苏基本是靠自己,也没有错吧……白愁飞这个兄弟怎么坑苏就更不用说了,雷纯这个未婚妻坑起他也是毫不手软(虽然站在她的立场上我觉得倒是没啥错),杨无邪确实忠心耿耿,也是他最后听话动手使苏死的好看了一些,可是失去了苏的领导,感觉风雨楼已经不是那个风雨楼了。杨无邪等人之于苏,更多是尊敬他、听从他指挥的部署,而有资格做苏的‘同伴’的,必然得是站在同一高度的(但是总觉得雷损和狄飞惊的关系更有相知的味道是我的错觉嘛?)能够理解苏、互为知己、并肩作战的人,并没有。整部说英雄,直到苏死亡,我觉得苏梦枕的知己好像只有一个雷损(囧……),所以在雷苏决战时,苏梦枕说,如果雷死了,是件很寂寞的事。作为领袖和部署的关系,杨无邪等人当然是值得我们尊重、喜爱的,但是苏公子一个人,一把刀,带着风雨楼镇着京师一干牛鬼蛇神的时候,和他并肩俯瞰着这个京师的人,那是没有的(雷损曾短暂的和他站在一起看过同样的风景想过同样的事情,那是联手对付关七的时候,但是这不是常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苏梦枕是很寂寞的。作为对照,金庸里最杯具的英雄人物乔峰,虽然也有俩不靠谱的兄弟,但起码人家是真心对乔峰的,而且非乔峰势力的其他人,也有不少认为他是大英雄、大豪杰,真心崇拜他的(丐帮叛乱后依然有人说他的好话),阿朱真心与他相恋,阿紫虽然手段毒辣却也是真心想跟他在一起,比起来苏梦枕真的孤清的多,他重病、断腿、江河日下的时候,俩兄弟一个跑了一个反了,心爱的女人利用他,疼爱的师妹看见迫害他的仇人就走不动道(虽然我喜欢温柔但这一点我黑不死她我),仔细想想你看这个配置恶心不恶心,要是我早觉得人生真tm可以一死了,结果苏居然还能有个高逼格的退场,也不得不服苏公子不愧是苏公子了(但就是因为他死都死得这么傲慢,导致很少人发现其实他的配置特别的悲催,对吧……我虽然写得确实是夸张了点,但你们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


评论 ( 153 )
热度 ( 177 )
  1. 我就再说一句话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自宫本無野藏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配图君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皮皮虾的美丽故事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