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纳兰不只是游侠(下)

         相信世上有好人

                 作者:温瑞安

       是的。自从我的《英雄谁是英雄》故事系列,写作计划在上世纪末给直接而粗暴扼杀了之后,我经过超过十年的坚持、奋斗与挣扎,于是索性不写了,修心养性,觉得天时地利人和既然都不让我撰写下去,我再奋斗挣扎,再努力潜修,再希望为传统武侠改进一点什么,再努力为超新派武侠增添一点什么,也属枉然,都徒劳无功,……………

       那我也就不妨顺天命而知人事吧。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归纳一句,是“上天”的意旨,用“大话西游”的对白:那个天是最“大”的,无人可以抗议,无可逆反,无可取代,我在《群龙之首》里的关七叨念着“我命由我不由天”,其实与我是同一路也,对于撰写说英雄等故事系列,我一直折腾挣扎:香港第一销量的“东方日报”每天连载,连了三四年不刊登了,因为约稿的周石先生过世了(同样约我写“杀楚”故事系列的明报许國先生也仙逝了),我就放在别的武侠杂志刊登,香港不登了,我就交台湾杂志、报刊刊载,台湾不登了,我就寄到新、馬、泰、加去连载。那时还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作品没有刊载,作家就不能生存,我再要写,再想填坑,也得要找到地方版位刊载,才有稿费,否则早就饿斃了,还谈什么空负大志的眼神,目空一切的手段!那时,内地对武侠仍没有这种长篇公开连载的机会(现在也没有,有的只是网文蹭点击量),我那时在内地的版本,尽管一印数百万册,我即连一个蹦都占不到手。

       当时,港台的报刊,为了销量,托编者希望我每天或每期的稿子,写的多见翻云覆雨一些,多嘿咻几段,虎躯一颤几下,或者喷血暴力几场,常见娇躯一抖。这个我会写,而且斗胆说句,经验丰富,不就枕头与拳头吗?在武侠作家里我可是实战派的,可以取个id叫“决斗者温巨虾”!但当时我又没想得开(到现在也沒想得开),如果人要我写这个就写这个,哪我可以从事的行业有很多,何必搞到这样子苟延残喘?虽说: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但话说当年,我办“神州”,我编“青中”,也曾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后给台“白色恐怖”逼走天涯,沦落香江,真的非要用笔肝胆相照,袒祼相见不可?我可也不乐意。所以,我坚持㝍我自己的,大成即大败,沒稿费也写,至少有版税。结果,连载地盘全给肯渲染并夸张的撰写这些个的占去了。我也算活了个该了。不是过、那时我的书十分畅销,写一本仅几千元港币版税,但在内地,一印几百万册的,而且在同一个省份就有十几个版本,要是本本分版税恩赐一毛钱,“今天没阿里的事了”。可是,非但人家一毛不拔,不但翻版我书的“出版机构”多不胜数,连出版我作品的书商也监守自盗,自己在厂里亲自监军翻印我书,我们去催问版税,对方竟反过来吐苦水:“盗印的太多了,你们也不去取缔!”真是好玩儿了。人家是“三十年官场现形记”,我大可以写一部“五十年出版奇葩录”了。笑死。

       后来连出版也无以为继了,咋说?因为人家都在网上看免费的了。我又能如何?我这种50年代的动物,当时又不懂上网、打字、发文,在中港台一出书就扫上网了,自是一毛版税都没有1992-93年,我们一伙人到北京金台路,找到我的盗版、冒名、偷印本就达63种之多,无一本得我授权,然而封面上居然有我照片并标签:“作者亲自授权,温瑞安最新皇皇巨著”(有一册“皇皇”二字,还印成“黄黃”),然而书里边印内容居然不是我的小说。次年又在上海文庙一次过找到81种我的翻、假、盗版,那书贩还以为我“假冒温瑞安”,认为我“侮辱”了他偶(呕)像温瑞安,不肯打八八折卖给我们,后来终于知道是温瑞安(那时恰好有中国友谊出版社的同事在场,看不过眼,出来指认),结果读者现场簇拥要求签书,最后签个堵塞交通,人翻马卧,要劳公安+城管,护送才能离开现场。这些事我在好些文章或访问里都提过了,提也只是旧事重提。有人可能比较天真,问我为何不在网上发表、收费,天哪我是写在稿纸上的,一发出去,还未给印成书就大江南北、五岳三山,全在网上收看不谢,一边吐槽一边浏览,其共同点是从不付费,有收费的也落不到我兜里。我反正吃惯了亏也没觉得特别委屈,只不过在受访问时有编辑问我:书咋地越写越慢了?我只好答:那不是我写的。不久后香港我公司就收到“传真”(那时还没有微信、信息留言哈),说姓温的有种你别来内地,连老查也不敢揭发我们,你敢说咱你的女朋友就……这当时在内地太有武侠风了,我已不以为怪,可恨的是,我在45岁结婚后,连最后一个我可以写下去(武侠作品)的堡垒:香港的出版社其女老总也不再出我书了。这可怪了,当年这出版社还是我有份借钱出资,不收版税让她茁壮赚大钱后才分账的,我还免支付的提供了我社人手协办的,我从来不知道,愿意出我书的原来不是因为我写的好,而是因为我当时还是单身汪!看来向来势利的香港,也曾那末“琼瑤风”。

      真是啊,不死一百岁都有新闻听呀!

      大家看到这里,保准有人以为我在诉苦、抱怨、感慨或者不堪当年吧?啐!我才没那么诗意,也没那么多愁善感。我现在记录这一段,其实心里是美滋滋的,一言以喻之,粤语说:“晒命”:就是

“炫” 的意思。

人家是“炫富”、“炫豪”,炫豪宅豪车豪乳豪包包........我的“炫”经历这些经验,你再有钱,也买不到我的传奇。

话又说回来,也同时给老是逼我填坑,有的足足追/催了四十八年的“老相好”,也有的才追了几年、几月、几天的“新相知”回下话:你们可知,不是俺不填坑,是你们不让老夫填坑,何况,我的版税、稿费,您大爷、大娘、大姑奶、大少爷.........给了沒?给过没? 

  我高兴可以白写。而且我一向白写。为了这个理想,为了我的梦想,为了对侠义侠情的响往,我已经白写了几十年了(不是几天、几月、几年哦),足足写逾两千万字了(以已经出书的算哦),我很乐意请我知己、知音、俗称为粉絲面条看个痛快,但若是你们有人又白吃又谩骂又翻桌子又吐槽又放蟑螂苍蝇,我就挖坑把你给埋了,又咋地?反正从八岁到八十岁,都还有我的读者,追我续写的人追了四十年,仍不放弃。我爱写给他们看。对于根本不看或看不懂甚或是不爱温书的,来呀,让我们互相伤害呀:你咬我手指,我砍你尾巴;你找我打架,我让你妹出家;你对我谩骂,我去看“晚安吧,妈妈”;你叫我坑王,我oh no,我告诉你,我是坑神我怕谁!?其实我记下这段,主要还是为了纳兰。如果得到她的允可与批准,我还附上一些当年(大约04-05年),我那时在内地初登入温书论坛六分半堂(及神侯府·小楼)的一些风云际会,不,更多的是人事倾轧、是非谩骂、诽谤恐吓、胁逼排斥、涂污抹黑、挑拨离间、秽言猥语……予一个优秀、善良、深情(对她所喜爱的作品)、真诚(对她所推崇的作家)造成了极深刻极惨重极巨大的伤害。这些匿在网后电脑里的人到底有何目的?进行什么阴谋?竟无耻的向一个极有才且心善意诚的女子,对她们所喜欢的作品和心仪的作家,作出那样穿透那么毒辣的伤害?而且,受到这些类近伤害的,也不是只纳兰佩紫一位,而是许许多多、忍气吞声、从此远离,终于销声匿迹的温迷和侠友。这些人何故如此?何必如此?逼人于绝,伤人于心,绝人之路,杀人于毒……为什么人性败坏,一至于斯?

       您们且看,纳兰佩紫这篇“刀一在手人变狂”,评述的是我“说英雄”故事系列里的大反派雷损、但她用了文学批评“反比法”和“对衬法”和“互补法”的概念,把我小说里字里行间未明写实的契机的微妙之处,全对照出来了,丝丝入扣。接着她还有另下一篇“金风细细、烟雨凄迷”一文,不但引述评论了书里人物的特性与技法,还闲闲几笔,道出了作者心思与态度,隐伏的观念和精神。像她这么一位有才有质,多情深情的侠女,要是从04年一直写到现在,她的成就会多高、多大、多深、多远?可惜纳兰一曲银筝,不是在花间月下,而是犹未响起,便已散绝,终于或无人闻问,因为已给拦途截杀在罪恶人间的贱人江湖里。                                                  

     那段日子,她和她的家人,遭了意外(见文,如蒙她准许发布),然后,消失温派江湖十二载,2015年,我在津大演的讲,梁四才得以通知她,她终于找到了说英雄的作者,我们在2015年天津大学首次相见,演讲末了,我朗诵了诗,她听了一半,哭到稀哩花啦了说去䃼下妆,可能因为我的诗令人伤心感触,她就沒等我离场了。到了去年(16年)1228上海电影公司与蓝智联动四大名捕电影发布会,负责温书版权运营的王律之知我注重纳兰又诚恳邀她前来,于是我们又得以相见。因为那些论坛上躲起见不得光的奇葩,匿伏在暗角里口出狂言的怪胎,以致我们的相见,至少蹉跎了十年。纳兰的文笔风采,名震江湖,这是让人闻名遐迩的一役,然而还有许多较的粉丝侠友,尚未见经传,里边可能有比较无闻的孩子,从此为他们心爱或拥护的作者断了讯,失去了联系,今生今世,永不相闻相见,还不知若干,不知凡几。于是,她们推重的温小说、超新派,也许早己写了三四十年了,但还是个大坑,无以为继,无法填坑;也许更多的人不像纳兰,不负初心,坚持意志,她以红袖翠环,把住头上的玉簪金釵,巾帼不让须眉,像剑衣如来,看似柔弱于水,但其靭性胜铁,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我们始能相见,我的说英雄,才可以让纳兰,说三道四讲五掷六到我的侠情世界,沒她和律之梦媛这些孩子,我还不愿写个完!

      于是把一个佩紫打下去了,在千千万万个纳兰还没来得及冒出来之前(包括我本来极赏识的作家),说英雄也好,七大寇也罢,四大名捕亦然,布衣神相同样命运,给人抄的抄,用的用,改头换面的不用到美容院,不管情节、人物、打斗、武器、特性都照抄不误,反正抄了不认就是了。于是,甚至原创界和集体创作工作群里流传:“找不到灵感?温书翻一翻!”于是,也有了女作家二话不说一句不问拿我的苏梦枕照本宣科续写不误。听说还有琅琊榜,也绑定了苏公子而取下了很多奖……我也早已不引为怪了,早在他们该出手(抄袭)便出手前,港台电影包括周星驰无厘头还是王晶赌神系列,早已抄个一塌糊涂两面不是淫了。

       大家莫以为我愤愤不平,若有之,是为对我真心的读者和诚心的知音抱个委屈,图个昭昭。

       至于我自己,到了今天,我最高一个字可以拿三百元稿费(例如写个广告介绍文字),近几年来光是税后的授权费也几乎没有少一千W的,何况我自己在不动产和其他生意方面的经营,自问还可以天若有钱天亦捞,人若有情不怕老,如果你放胆用违法的方式来叩访我,我大可以用合法的方法让你又叩又慌,如果你非要用非法的态度来折腾我,我欢迎你用飞一般的姿势滚回去一面还可以哼唱:小燕子,穿比基尼,飞到东来飞到西…………水能载舟,亦能煮粥。所谓水为财,即是水好比銭财,子在川上曰:有船多好!我在船上说:您书写好!要是以前,能有这种实力的对称多好,不过,现在也不算太迟。是的,如纳兰所言,我写苏公子,也许真的是写了自己的另一面。人以为我写柳五被诛叛将,太过苛刻残忍,殊不知我写柳五是寄情于我当年被至亲兄长“诛杀”的心境苍凉;人以为我写戚少商以自喻,其实我是寄情于刘独峰+雷卷+高鸡血以自喻,因为我当日流亡之际,既无刘独峯,也旡卷哥高老板,甚至连息大娘也一早舍我而去嫁得有情郎了,送机的还是孑然一身的我,送完了飞机启飞了我又继续去流亡。但这肯定不是我的悲哀,因为我的心态,因此而十分不争世上浮名,无惧风波险径、风雨凄迟,最后还是让纳兰和我的律之、剑衣她们,一一看了出原形毕露来:也许怀才一如豪门美妇怀孕,久而久之,方能看得出来。

       所以,时代终于来了。

       我们要做些大事、正事、好事、温派的时机来了。

       超新派的时代还会远吗。

       而且,我们坚信,这世上,有的是好人。


   温瑞安

20170526


一宗有关当年巨侠温瑞安于网上流传的谣言

温派小编引言:以下一篇文章是2010年于温瑞安官方网站坛六分半堂发布的,内容有关当年武侠论坛以文化暴力欺凌一有才有质女子事件的观点与说法,让大家了解十多年前一件公案的前世今生、前因后果。文章漂亮、内容动人,真情真相,真人真事,祈请关注。(文中说“六五”一词,是指“六分半堂”网站的简称)


温巨侠按语:以下的发布是有关04年05年温派武侠论坛纳兰佩紫所受困扰的事件,由梁四提供下载的资料、虽然有点凌乱,但纪录了一件网上论坛欺凌一位纯粹对作品与作家敬重欣赏的读者,同时也是极具才情女子所受的委屈与欺凌。那些不断呼啸、张牙舞爪、嚣张喝问叱人填坑里朋友(对不起,我沒有这种朋友),或者纵容这些人练剑的幕后黑手,可知不知晓,我没欠你的,是你们欠了我的读者、我的子弟、学生和弟弟妹妹们的!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倾诉我的尊敬

文:纳兰佩紫


       这是我刚刚发到博客上的一篇文章。思索再三,我发过来了。我很抱歉,我很难过。阔别许久,这次回来的我,将我所有的痛苦与感动,一口气写在这里。我不是个喜欢煽情的人,所以大概这是我今生唯一一次这样子叙述。

        温大哥,我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这么大大方方的称呼你。以前只在六五坛子,兄弟姐妹们在一起的时候这么叫。我从来不想在博客、贴吧,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妄言,起码的自重我是有的。


        今天之所以这么称呼了,是因为我无法忍受一部分人的污蔑。我要把我所有的感情,全部倾诉出来。因为我怕这样下去,会被人误解,也会连累大哥。

       想当初,从初中开始到现在,从会京师到说英雄,温书伴随了十多年,从最初的被文字吸引,到后来的为大哥人品折服,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时间。我从来不追星,不盲目崇拜,可是原来看到温柔一刀时,就深深地被震撼了:到底是怎么样的作家,怎么样的妙笔,才能写出苏梦枕这样惊才绝艳的人物啊。当时温瑞安的名字犹如高耸入云的山峰,让我仰望和憧憬。书中那些优美的文字语句,也使我的写作受益良多。我那时根本不敢想象能和这样的高高在上的大宗师说上一两句话,或许连这个想法都不敢有过。

       然而,几年前我偶然搜索温大哥消息的时候,知道了六五,于是欣然前来投奔,与兄弟姐妹们探讨大哥的作品。那个时候,我自己还不写文,我疯狂的看文,快乐的写评,对大哥的称呼是‘温大侠,温先生’。我做梦也没想到,大哥会回复那样渺小普通的我,肯定了我写评的用心,还和蔼的说,你可以像大家一样,叫我大哥就行了。最初我连大哥都是不敢叫的,总是在‘温先生’‘温大侠’和‘温大哥’三个称呼之间,交替使用。我觉得我这样一个千万读者中的某一个,不配这么称呼。在六五入乡随俗叫‘温大哥’,我确信自己心里都在发抖。那段时间上天待我当真不薄,我写的评能被大哥看到,我做的论坛也能受到大哥的表扬,甚至我的文字图片,大哥也都近乎宽容的给了肯定,当时的确欣喜若狂,现在看来,我那时水平有限,大哥是不忍打击我,是在鼓励我。然而就是这种善意,让我对自己有了信心,从写说英雄的同人开始,一路坚持了下来,可以说我能走上写作这条路,与看大哥的书、和大哥的鼓励脱不了关系。

       以上这段时期,我还是把大哥看成最尊敬的作家,那声大哥叫的还是很心惊胆颤。然而真正让我哭着叫出这个称呼的,却是2005年的10月。

       那一天,飞来横祸,父亲开车送我去学校报道,回家的高速路上,发生了车祸,两死三伤。我的伤势是最轻的,但父亲的颈椎受了伤,而最重的母亲一直在重症观察室,连手术都没有医生敢签字。我的头缝了十三针,医生说‘深可见骨’,留下了整整一年的脑震荡后遗症。当时在病床上,我头疼,恶心,记忆断续,每天都害怕听到母亲的噩耗。那时,我想起来我还在温泉、侠客社区当斑竹,那里流量大,我一天不去就会乱套;我想起来我答应了六五兄弟姐妹要尽快把少无的评论完成,但是我觉得我做不到。我托朋友上网说明情况,辞去了版主职务,也去六五发了这样的贴子,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温大哥半夜知道这件事,立即手抄了经文为我家人祈福,给我送上了这样温暖的祝福。当朋友告诉我这件事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头痛欲裂,全身都因车祸时的冲击像要四分五裂的酸痛,但是我一定要亲眼确认这件事。从小那位高高在上不可触及的大宗师,居然会为了一个普通的读者,连夜抄录经文祈福,我绝对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但是我看到了,那一刻我真的哭了很久,也是发自内心的叫了大哥。只有家人、亲人,才会这样把我的事情当做自己的事情担心,从这一刻起,温瑞安这三个字,在我心里除了最崇拜的作家,除了将我引向写作之路的导师之外,真真正正被我当成了大哥。就像是王小石与苏梦枕那样,我那时就暗暗下了决心,谁也不能诋毁大哥,谁也不能让他不舒服,我也会像大哥对每一个兄弟姐妹的关怀那样,将最真诚的祝福与祈祷,献给大哥和他的家庭。一日是兄弟,一生是兄弟。这种几乎接近了亲情的感激与崇拜,我这一辈子也忘不了。

       但是我为什么迟迟都没有这么说?这件事我很少跟人说起,也没有真正的向大哥表达自己当时内心的想法,因为我是一个面薄的人,我觉得这事情说出来太矫情,只要自己默默的用具体行动维护他就可以了。除了六五,我在公开场合,包括博客、贴吧,也几乎没有喊过‘温大哥’,那是因为我怕被人说我借温大哥炒作。除了几个闺蜜,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份情谊和这段感动,我想保持这种纯粹的兄弟姐妹之间的情义保持一生,所以诸事慎独谨慎,生怕为大哥抹黑丢人,那样的话,比我自己被骂都要难过。

       可是,我现在要说出来,全部说出来,把我这么多年来藏得最深的痛苦与感动,完完整整的表达出来。因为我还是没能守护好我的誓言,我丢了大哥的人。我觉得我经过那次巨变,已经很有承受能力了,但是我崩溃了。我无法承受下去了。我必须把这件事说出来。

       一年前,我在紫川吧里,看到有一个ID叫做冰城书生的人宣传一本武侠书《英雄志》,说的话很狂妄,但我并没有在意。但是当看到他说‘我没读过温瑞安的书,也不打算看,也知道温瑞安的书不如英雄志’时,我愤怒了。当时没有多想,就用真身主ID去争执。但是那个人完全不讲理,说到后来也没争出个所以然来,所以郁闷之下,我把事情写到了博客上,说我因为这个宣传论调,以后一辈子也不会再去看这本书。书生追到我的专栏里刷评刷了四十多条,长篇大论说英雄志多么好多么好,非要我承认它好才罢休,我们再次理论一番,他终于说够了,离开了。

       结果,一年后,也就是前两天,英雄志贴吧里的人,擅自转载了我那篇博客的文章去他们吧里,又引起了他们的不满。我从头到尾只说‘因为书生的宣传把我恶心了,我一辈子也不看这本书了’,话说,我真的不知道我看不看一本书跟他们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还没有选择看什么书的自由了?但是英雄志贴吧的人,就跑到我的贴吧里刷屏、骂脏话、侮辱我父母,并且在我数次劝说之后,依然如此,甚至不允许我把骂我的那些话删掉。最经典的一句话是一个叫郝震湘的人说‘我认为纳兰佩紫吧是我的’。他们说网络上是有自由的,即使是骂到我的吧里,我也没理由删帖,因为言论自由。我很累,真的不想和这些人再吵下去了,所以我删除了我贴吧里所有的精品贴,只留下了他们的帖子,发公告说我离开这个贴吧,我不要这个贴吧了,你们随便怎么闹吧。

       我本以为这件事会就这样结束了,但是今天朋友告诉我说,这事没完。他给我发了英雄志吧一个帖子的地址,上面再次骂了我。真的,之前他们骂我多少次我都没有在意过,也从来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我始终认为,只要不特意来我家里骂我,那他们在他们的地盘上怎么骂,我都无所谓。因为人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可是这次,他们牵连到了大哥。

       他们说,纳兰佩紫是靠着温瑞安吃饭的,所以我们(英迷)骂了温瑞安,就是砸了他的饭碗。温瑞安称赞过纳兰,所以纳兰要抱大腿,才维护温瑞安。不然的话,纳兰就没有饭吃。他们还说,如果英雄志的作者孙晓也称赞我两句,我就会立即对孙晓也歌功颂德。他们字里行间对大哥的极端不尊重,让我愤怒。但是我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我只能在这里把事情全部说出来,让大家自行判断,我纳兰佩紫到底是不是这样一条对谁都能摇尾乞怜的狗。

       我母亲在电力部门(虽然她现在都是高位截瘫,但单位很照顾她,一直都发着工资),我父亲在铁路,还是一个小领导,我的家庭情况虽然比上不足,比下是有余的。我自己也有稳定的工作,从来不靠写书吃饭,我专栏有不少文章都达到了入V的标准,但是我只想自己写着高兴,只想和读者分享快乐,从来没有入V赚钱。说实话,我不需要靠文章来吃饭,更不可能靠拍哪个作者来混下去。就像我的贴吧说不要就可以不要一样,我以后就算不写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不能容忍宵小对我人格的污蔑,也不能容忍他们这样诽谤我对大哥的敬爱,更不能容忍他们恶意揣测大哥的文品和人品,所以我决定要把这些一口气说出来。

       以后,至少三年内,我不出版任何武侠作品,即使有出版社相约,我也绝对不会出版,我在此指天立誓。我决不会靠大哥来给自己谋取任何利益,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如果有违此誓,如果我上文对大哥的尊敬、爱戴、崇拜、感激,有一点点的虚假,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永失所爱,断子绝孙!

       我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说起这件事,今次之外,我绝不会再把温大哥的名字和我卑微的名字放在一起。我甘为大哥马前卒、冲锋陷阵一小弟(妹)、我愿成为大哥的刀剑,大哥的工具。认识了苏梦枕,我今生不会遗憾;认识这样的大哥,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气。无论谁怎么说我都没有关系,请不要提起大哥,这对谁都是极其不尊重的事情——我的人生还有很长,或许以后也会犯很多错误,但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做任何不利于大哥的事情,只有这点我敢立誓说死,如果我做不到,我诅咒那样的自己,像白愁飞般众叛亲离,千夫所指,死有余辜!

       大哥,我真的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我也真的不会表达自己的心情。这份感激从05年到10年,我埋藏了太久也太深,这次被迫说出来,泪流满面之余,有一种扭曲的痛快。我固执、骄傲、近乎可笑的维持着一些心里认定的东西,我不想做一个矫情的人。可是我终于还是说出来了。那么,就在最后再说一句,能看到温书,进温派,认识大哥,我觉得生命很美好。当时,真的觉得可能活不下去了。我不是个会交朋友的人,也不会说话,总是沉默,一直沉默,甚至有时候大哥在六五点名,我都没有第一时间看到。我也从来没有表达过这种痛苦和感激,我想如果不是这件事,我可能会默默的独自守着这样的心情守一辈子,也无法开口,我根本不想让任何人分享我那时的痛苦和感动。

       我是一直流着眼泪打完这篇文章的。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纳兰佩紫在公开的地方,主动提到温大哥。我希望仇视我的人,你们能将炮火对准我一个人,不要拿不相干的来调侃。你们想帮我炒作吗?我不需要。我公开声明,纳兰佩紫只是温大哥的普通读者,只是愿意为他生死的风雨楼一卒,但是我不配和他的名字摆在一起,我看到后会觉得这是一种心脏都要剧烈跳动到崩裂的光荣,但是对那个文品和人品都无可指摘的宗师而言,这是一种极大的不尊重。


六分半堂论坛 -- 温瑞安武侠之友的温暖家园  

纳兰佩紫"2010.2.8

今天是母亲的生日,我真想这一切都从未发生过。


纳兰佩紫:

       不知道为什么,论坛很难打开,点进帖子后也看不到内容。是我的浏览器设置有问题吗?

(很多次都这样,所以刷楼非常痛苦)

       希望顺利发表了。


苏州方振眉:

        温大说过网上吠得越多对我这类人除了更得意、出名之外基本上全无影响。中伤令我活得更燦爛,流言使我干得更过癮,这种吠声吠不停,缺了吠声还真有点嫌闷~

        温大又说公道有时就像是一场忘情的花香,总要让懂得欣赏她的人才能分外体会那解人的香是来自花的心。红颜能为长剑而琴断,宝刀能为知己而轻用。岁月如歌,匆匆而逝;不灭的是文字,激荡的是侠气。

所以我觉得纳兰要向温大学习该怎样还是怎样,有新书还是请出,无须等待,也不要让吠吠们在暗中偷笑。顺便祝福你妈妈生日快乐,健康~


纳兰佩紫:

        谢谢方振眉不但没有指责丢了大哥人的我,还安慰我。我现在心里很乱,只有眼泪不停的流下来,我不知道还应该说什么或者怎么说,我很混乱,这件事发生了一年,我从来都没有想告诉大哥,告诉温派,我不想大哥和大家因为这些小人的无知言论而难过而生气。我想要自己默默的维护大哥,把这件事做下去做好,我也以为自己可以承受,但是我真的错了。他们是一群小人,为了让他们支持的作者出名,就不惜这样诋毁一个毫不相干的宗师。我被他们怎么骂都无所谓,我当时只是心中冷笑,这种行为我根本看不起,也不会为他们的乱吠而伤心,因为他们跟我没关系,我可以冷静。可是今天他们在这么长时间辱骂了我之后还不够,还牵连了大哥,我很难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能发出这样的公告在博客里,将我所有的感受写下来。不然,我真的只想默默的潜水,看着温派的发展,看着大哥与大嫂幸福安康,祝福大家,这就足够了。我不知道我要说什么了,我说的有点颠三倒四,我还是冷静一下,先平静一下心情,再来回复吧。真的很感谢,能认识大哥与六五,我虽然不太会说话交友,但是我真的爱这里爱大家。我想如果不是今天我被刺激到了崩溃,我永远不可能这样直抒胸臆,我真的说的很乱,希望大家原谅我。

来去随风 :

       纳兰离开侠客社区瑞安居的时候,那个ID给我发了个信息。

       我追问怎么了,那人只是说“出事了”

没想到是这么大事。更没想到,纳兰在遭遇那么大的变故之后,仍念念不忘六分半堂、瑞安居。感动。

       纳兰,什么也别多想,没人会说你什么,你是最棒的。

六分半堂以你为荣,相信在大哥心目中,你也是最称职的温迷!

      亲爱的姐姐,笑起来吧~

来去随风 :

       话说看过纳兰的文,而且喜欢的不得了

并鬼使神差地上了百度,找了半天找到纳兰的博客,并留了言,可惜没人理。

      所以呢,纳兰姐姐,以后闲暇的时候写几篇好文给我们看看。

       要不我可生气了~哈哈

无厘头:

      支持佩紫!

       平凡的人支持纳兰佩紫,要更坚强一点,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从温书中汲取精神支持的读者多啦,(比如我十几岁进工厂打工,就是看了《神州奇侠系列》后才悟出人要心存高远,不怕困难。这不后来在90年代初又努力考大学,从此走上了另一条道路。)只是大部分读者在心里默默支持温大,没有在网上表现出而矣。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些人对温大进行攻击、谩骂,也是网络的一种正常现象。不光温大,金庸、古龙、梁羽生这几个名家,哪个在网上没受到过攻击、污蔑。

       超金庸、蔑古龙,脚踩温瑞安,作为武侠新手,树雄心未尝不可;若武侠还未入道,就四处宣扬,不是井底之蛙浅薄无知,就是想出名、想自抬身价的恶意炒作。这种低劣手法,越来越为众人所熟知,不足为怪。

        只要身正就不要怕外人说三道四,谎言重复千遍也变不成真理,呵呵!

张长弓:

       清楚的记得当年是 神州无敌 传的讯, 如今能看到佩紫,真好,也想念神敌。

支持你,纳兰佩紫。 “雪是一种燃烧,火是一种冷”可能这句温大哥的话,很能同你的心情相配吧。 坚持你自己,再怎么样,做一个游侠般的开心快活人吧,忘掉一些不快的事情。向前看。路在脚下。

        任劳他们喜欢踩别人抬高自己,由得他们。

       我们有我们自己要走的路,不必要理会他们。


纳兰佩紫 :

       谢谢ls的兄弟姐妹。

       昨晚和妈妈聊了一晚上,她给我讲了很多道理,我也冷静了不少。她说,温先生的名气是凭着实力取得的,也只有那些没有实力的人,才凭骂人来取得。对此,温先生肯定不放在眼里、心上,而你被他们气成这样,正好满足了他们阴暗的心理。

我最伤心的还是我家里的那件事,非但无法证明我的清白,让他们停止污蔑,反而让他们精神大振,说我在用这种不堪回首的回忆博取同情。

       妈妈说,这事你既然可以五年没有说,那就不该一时冲动说出去。网络上什么人都有,他们顶着虚幻的ID,说虚假的话,而你却把什么都当真,用真诚交换真诚,是人与人和谐交流的基本,而对那些惯于用虚假自得的ID,会使他们恼羞成怒,更加显露出人性的阴暗面与败坏。因为对于美好的事物,他们天生想要诋毁。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会一直跳脚找茬到现在了。真诚与虚伪,光明磊落与阴险小人,本来就是对立的,不可调和的。所以我也想开了很多,他们的诋毁,不应该难受,而是引以为豪。因为这正说明了磊落如何磊落,阴暗又是何等的阴暗。

       的确,事情发展到现在,我惹起的纠纷,使得大哥名声受损,我很惭愧。所以我立誓表明心迹。但是,如果一开始没有某个人理直气壮的说‘没有看过大哥的书,也知道大哥的书比不上XXX’,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所以我为我走到现在,还能有一份少年时的激扬而略慰。因为曾几何时,我以为这世上已再无一事可让我激愤如此。

       感谢兄弟姐妹的安慰,正是因为外面那些丑恶行径的放肆,才更能使人感受到家中的和谐与美好。能认识大家,一起交流,比生那么多闲气值得的多。


to来去随风:谢谢:)我都不知道你有给我留言呢,如果不是最近这些事,我基本都不写博客,大概几个月不去整理一次,那里其实挺荒凉的,如果想要找俺侃侃,专栏下留言我是肯定能看到的,或者直接加我QQ:)

 谢谢无厘头的支持。

to平凡的人:你的举例很让人感动。大哥的文字与精神必时刻与我们同在。


to张长弓:是啊,一晃五年都过去了。神敌当时也是颇得大哥赞誉的热血小兄弟。我和你一样,也很想念他。还记得他那时写感想,几个字几个字往外蹦,很青涩的文笔,但却能感到那份情义的真实与珍贵。

雪是一种燃烧,火是一种冷。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谢谢,虽然我们交流的并不很多,但你很懂我。我在温派里一直是很少树敌、惹事的,曾经的少无之争,也是尽力想要平息。但这并不代表我燃烧不起来。或许越是平静淡泊,烧起来的时候就越熊烈。冷静的燃烧,是我虽错,但不后悔。


to任劳:不错。只要我们自己高尚,何用管那些没来由的诽谤。

且将无奈化为翼,天高海阔任我飞。


-=-=-=-=- 以下内容由 纳兰佩紫 在 2010年02月09日 02:20pm 时添加 -=-

该死,打了一大段最重要的忘了。

代妈妈问大哥好:)

老江:

       佩紫,闻名久矣!此贴至诚至性,真心话就该狠狠支持!

      先祝福你妈妈生日快乐,也祝你能一直开心顺利。

      不必为一些不值得生气的人生气,记住,许多兄弟姐妹都支持你。


我是迷:

      纳兰同子别生气了。大哥绝不会认为你丢他的人的。放心吧。那些疯子,我是看了那书的,前后矛盾百出,就算不错吧。也不能强逼别人也认同他呀。人人都有自己的个性选择,非要别人和自己一样,实在是可笑的。

       我们六五人相信你,支持你!

狂狮:

      怎么个情况?我有点落伍了,

刚到一个新的单位,正在跟步伐,近来几天不怎么上来,怎么回事?


狂狮:

      原来如柴 呵呵呵 来六五玩呀,这里专开一【纳兰茶馆】

     我当总经理,看我的名【人在江湖漂,上线带把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清心拂尘:

      佩紫,不要拿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

在现实的生活中鱼龙混杂有之,何况是一个虚似的网络和这个网络上多少连真实身份也不用的"人"?

       看书评书对事不对人,你做到了,也做得很好,所以自己做对的事不用在意别人的说法,中国自古就有一句老话"启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对自己笑笑,让自己轻松,快乐就是对对方最好的反击,你说对吗?为什么别人让你不快乐,你就让自己不快乐呢?更何况是一些只会在网上骂人的宵小之辈.

       相信大哥,相信自己,也相信所以在这里结识的新朋老友,聪明如你,一定会走出瓶颈.微笑人生.虽然时间走过了十几个小时,但还是要送上迟到的祝福,令堂生日快乐!!!

疑妙上人: 

      支持坚强的纳兰~~~

我只和自己认为值得的人生气,也只对讲理的人说道理~

      不相干的,没必要的人和事,多理会无益~

       人不可能让所有的人喜欢,而网络是一个没有边界也无法规范的地方。

       有人在你面前侮辱了你尊敬的人

在自己的地盘上,生杀予夺,由你在别人的庄园里,我们可以选择眼不见为净...祝一切都好~虎年快乐~

成至柔:

       流言止于智者 在振眉阁看到了佩紫的帖子。关于所谓“英雄志粉丝”的叫嚣事件,那一些人无非是想炒作,越是这样,越暴露他们的龌龊。流言止于智者,时间会证明一切。祝新年快乐!


纳兰佩紫:

       谢谢。我之前换号的时候给你和何大姐发了信息的,可能是我没说清楚,要不是此事,我也不知自己对温派感情一深至斯,越是经受风雨,越是感到家中的温暖。谢谢!


纳兰佩紫:

       谢谢兄弟姐妹的安慰:)外面的事我本不欲多说,若非对方此次太过分,我一般都是争辩完了就算,从不多嘴多舌。一年前那个不敬大哥的贴,在我与几位朋友的要求下,对方予以删除了,这次那些诋毁的话,也在事情闹大之后,他们的人自己删除了。前段时间对方还想颠倒黑白胡说八道,竟被第三方中立人士指责,这点我很安慰,因为大多世人还是能看得清楚的。所以渐渐的,欣慰取代了愤怒,有了兄弟姐妹的支持,我一定能再度振作起来(虽然这次对方说的太难听,那时的确让我有些经受不住。)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


to老江:我潜水看帖,经常看到你在六五、温吧发言写评,甚为感动。那时就有种预感,觉得哪一天我与你必定会相识,你看,这一天真的来了:)谢谢你的祝福!


to我是迷:能有你的认同与支持,我深感光荣。不过,这件事虽非我主动攻击,但对方毕竟因我而牵扯到了大哥。我愿受大哥责罚。


to狂狮:这里有很多资历比我老、发言比我多、维护大哥做的更好更积极的前辈,也有很多比我出色的后来人,开纳兰茶馆之说这不是要我羞愧的无地自容吗?别调侃我啦:)


to清心拂尘:谢谢祝福。我一直以为,看武侠之人,多少应有些侠气,敢作敢当光明磊落,我也是什么事喜欢摆在台面上解决,厌恶暗箭伤人、阴毒诋毁。我最没有想到的就是,看武侠的也有如此人品不端之徒,这是我太过理想化了。我以后会看清,江湖中也有大侠也有宵小,不可一视同仁。这件事教会了我很多,也让我再次感受到家中的温暖:)谢谢。


to疑妙上人:谢谢祝福,也祝你新年快乐。我不管别人在哪里侮辱了我,哪怕他们到了我的地盘,我都是笑一笑就算了的(他们之前谩骂、粗口、上人身,我都没有回应过,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请人帮忙。因为我觉得这是我个人的事,没必要跟家里人诉委屈,让大家跟着我难过。)。如果这次没有牵连大哥,我根本不计较那么多。而如果有人在任何地方诋毁了我尊敬的人,无论在哪里,只要我看到,就绝不会装没看到,因为我认为,即使在网上,人与人的交往也应该有着起码的礼貌。不尊重别人的人,首先就是不自重。

————

最后,还是感谢大家的安慰。如果没有你们的回复,我想我确实很难这么快就振作精神,还是家里的感觉最温馨>_<

预祝大哥大嫂和六五的兄弟姐妹们大家春节快乐、吉祥如意


 

《有关溫派樂乎照片与温粉的说解》:“妒者慎入:血压自负”:

很多人有所误解:(一)以为读武侠小说的都是比较“年长”的读者,至少是85-80前的“遗族”。(二)以为以阳刚男性读者、大叔居多。(三)看武侠小说或相关作品的多不甚美或帅,因美和帅的都忙着做别的活动去了。

大缪矣。

我們不大清楚別的作家擁有什麼類型的讀者,但欢迎大家调查一下溫書讀者侠友支持者的最新数据:

(一)温书拥有大量的90后乃至05后的读者粉丝。温大哥有铁粉注册逾二千万,而且是死忠铁粉,因為溫大的文筆和觀念超新,以前可能還有比較守舊傳統的看不慣的,現在的讀者反而一見大樂,省覺師出這門、源自這头,于是便管它东南西北风,死忠温派不放松。

(二)温书有的是帅哥、美女读友、侠友,温大哥一直也一向有这些友好者明刀明槍、潛水暗中的拥护支持,更因为温书文笔惊艳优美,創意超新,女读者其實一点也不比男性势弱。                                                                      

 (三)是温大哥平时不太同意将照片贴上发布,现得温大嫂大大大力支持,我们温派资料中心(即是派内戏称的“神毛组”:刁700、何火雞、香蕉人、陆破洞、飞龙钉、龙飞九天、網巨蟲、張廠公……组成的发掘纵队)每隔一段时间,可能会在乐乎和温大公众号或在温群发布系列温大哥与读者、侠友、美媚、帅哥照,敬请羡艳、吐槽、支持、点赞,至于别有用心、有色眼镜、搬弄是非、眼红嫉恨有毛者慎入,血压過山車人士自负。



评论 ( 130 )
热度 ( 90 )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