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诗在新马成名,他在台办诗社的声名又远盛他的武侠小说,但内地对他的武侠小说,如痴如醉,颠倒众生,粉丝万千,他还兼为名专栏、影评、文评、散文、术数作家, 几乎所有文学的类型都有丰富成果,已成书八百余册,超过七国文字翻译本,兼作品改编电影、电视、连环图已逾40部,而他大半生遭遇,要比他的武侠小说更传奇,大起大落,每重振必奇情。

为金风细细、烟雨凄迷的再一笔——《说英雄数是英雄》系列人物鉴赏之三

文:纳兰佩紫


  金风细雨楼和六分半堂,苏梦枕和雷损,他们的故事占了目前说英雄系列全部篇章的二分之一还多,断不是我一章两章便能将感想述完搁笔的。所以,在这个系列的第三章,我本打算写方应看,但动笔时却发现,对于金风细雨楼和六分半堂,我想说的,还没有说完、说尽兴,因此我要不停地写。

  

  将苏梦枕与雷损这一对老对手、老朋友、拿来做对比,他们的不同和相似,就会越发明显。

  

  苏梦枕是用残酷现实包装自己坚硬外壳的浪漫主义者。

  

  雷损却是在心底始终保留一隅浪漫追求的现实主义者。

  

  苏梦枕是身在现实,体验过现实世界的残酷与无奈,受到种种逼迫、谋害,看遍人情冷暖、生死忠奸后,活的非常明白的一个人。就像文章里写过的,‘他知道背叛者不可避免,也知道利益是多么诱惑人心’,可他偏要在自己什么都清楚明白的情况下,依然无可救药的选择怀抱浪漫,坚持信仰,哪怕以此身祭。他的理想,他的追求,他的情怀,到死也没有改变,

  

  可是一些评论仍然把他描述成‘他并不是真的信任自己兄弟,而是背叛他的都得死’,这是,不公正的。

  

  信任就是信任,不能因为‘我信任你,是因为我懒得怀疑,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没空一一去怀疑’而使那信任变得廉价。不论什么情况下,能得一个人毫不怀疑的信任,那都是贵重的。背叛就是背叛,同样不能以‘你嘴上说信我,实际我觉得你只是懒得怀疑我,所以你并非真正信,因此我背叛理所应当’来使那背叛显得合理。不论什么情况下,得人信任,借此得利后背叛他,捅他一刀,还觉得没错的,都是无耻之极。

  

  不过,那不公正的评论,有一句是对的。

  

  ——背叛他的都要死。

  

  前面既已确定,背叛者无耻,那么在刀光血影的江湖里,背叛者死,便是公理。

  

  苏梦枕是一个恩仇分明,并且必报的人。他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大侠,有无限的‘宽容’。对于苏梦枕来说,不存在以德报怨这回事,虽然这话听上去未免器量不够那些‘为国为民’的大侠宽宏,但是诸君要知,古早这句‘以德报怨’之后,尚有‘何以报德’的反问。不过我们传统文化更欣赏以德报怨,欣赏对敌仁慈宽厚,所以苏梦枕虽然是侠义道中人,却报恩报仇两边不落,以狠对狠,以杀止杀,难免就会有人觉得偏激。

  

  可我偏爱这个男子。他是真性情、大丈夫。

  

  大丈夫横行天下,只二字痛快而已!做什么要委屈自己?我等碌碌无为的芸芸众生,受人气、被人欺时,尚有不平,尚要反驳发声,不能忍住这委屈,反向别人好言好语,那为什么要要求那蔑视皇城、跨海飞天的京师龙头,要去以德报怨!

  

  苏梦枕我瞧着就很好!受人帮助,他记恩——哪怕白愁飞言辞傲慢无礼,他统统不计较,任何尖锐问题都一一耐心解答,甚至被说到难以接受的话题时,也只明显沉个脸色表示不高兴,但从不往心里去。难道苏梦枕对谁都这样?不是。苏梦枕为人,只下令,不解释,只要求服从,不需要理解。所以在金风细雨楼里,苏梦枕下令,其他人去做,已经是通常模式,不像六分半堂,经常会出现雷损和狄飞惊有商有量的描写片段。

  

  或许苏梦枕需要的不是理解,而是信任。他信任你,希望你能同样回报信任。所以他下令让王小石、白愁飞给自己办事,去刺杀六分半堂要员时,没有一句解释,看似将兄弟置于险境,但其实他都有细心布置援军后手,一来保证任务成功率,二来也保证兄弟有退路可走。可如果王、白不信任他,难免就会觉得,苏此举是不在意兄弟死活。

  

  然而苏梦枕是什么人?他从不说谎话,也不说大话。他说拿你当兄弟,就一定是当兄弟而不是别的什么。他说‘谁动我的兄弟,谁就得死’,不信邪的就必死无疑。

  

  但看苏梦枕这言出必行的作风,为什么不信任他?又何必事事都要他亲口解释?

  

  苏梦枕记恩,也对自己认下的兄弟格外与众不同。不管白愁飞对他言辞多么无礼,还是一来就要当二把手这要求多么狂妄,甚至他还清楚白愁飞的过去并不那么干净,反而是一个应该怀疑的人。但那有什么关系?关键时刻,白愁飞站了他,救了他,对他有恩,苏梦枕就信任他!就回报他!什么都愿意答应他,他要什么,只要自己有就都可以给他!因为苏梦枕觉得,在那种时候,白愁飞是信任他的,才站了他,帮他对付六分半堂,因此,苏梦枕回报了最高级别的信任——他将白认成了兄弟。并且一直坚定地拿对兄弟的待遇来对他。

  

  苏梦枕当然也记仇!这才是独一无二的苏楼主,他的心柔软,连蚂蚁都不忍按死,连雷损都不想杀害,连关七都不屑偷袭——这样一个人,不能说他心胸狭窄,器量不够,可他记仇!谁背叛他,谁伤害他的兄弟,谁就得死,绝无例外,绝不开恩,更不饶恕。一旦触犯苏梦枕底线,他就是狠绝无情、毫无讨价还价余地,认真的,一心的,要你死。而且他办得到!从破板门一路追击,哪怕遇伏、受伤、中毒、咳血,也不犹豫,不回头,一鼓作气,一路进击。他决意要杀叛徒,贯彻自己言行,不达到目的就绝不回去。所以叛徒花无措、古董先后抵命,所以他最后决胜雷损,可以放六分半堂残兵退走,却只说了一句‘把莫北神给我留下’。

  

  而当既是兄弟,也是叛徒的白愁飞死后,苏梦枕又是多么伤心悲怆!

  

  秉持中庸之道,没有极其强烈感情的人,理解不了苏梦枕,更理解不了他的行为。

  

  苏梦枕爱恨激烈。他爱他的兄弟,所以他会毫不犹豫信任自己的兄弟,且不能忍受任何人伤害他兄弟。为了帮兄弟报仇,他可以不要命的去追击仇敌,他对自己都没有这么好过。他为自己的事从没激烈至此。可以说,他付出了这么深厚的感情,这么不设防的信任和包容,被背叛时,那就尤其的悲痛。

  

  所以他不一定恨他的敌人——他不想杀雷损,他曾有机会偷袭杀死关七却也不屑做——可他一定恨叛徒。叛徒人人都恨,而苏梦枕尤其痛恨,那是因为,他比别人更加投入了感情,他用心用命维护过的人,一旦背叛他,在他心上捅一刀、还想要他的命,没人比苏梦枕更痛苦也没人能替他体会那种痛苦。所以谁背叛,谁就得死,毫无商量余地。因为背叛者对苏梦枕造成的伤害,是双倍的,身体上的和心理上的,比敌人尤甚。

  

  只有体会过那种付出全部信任包容却被拿来利用、伤害的感受,才能理解苏梦枕为何这么做。如果你没有这样激烈的爱过一个人,那你就不能明白为什么会有如此激烈的恨意和杀意。

  

  甚至,有时苏梦枕的激烈能给我造成一种错觉,这个人物是作者的理想,或者作者寄情的本身。有人说,戚少商、关七甚至温晚,是温瑞安的化身,我对此并没有特别的感触,或许这些角色的一部分经历、心态,是作者所亲身感悟过并寄托感情在内的,然而,只有一个苏梦枕,让我想透过纸张,看到这后面站着的是何等样人。

  

  苏梦枕病弱却不因此减一分英雄气,寒傲却不见阴沉。甚至他所有的悲剧,都让人默默起敬意,不敢予轻怜。我想,或许作者本人也是如此,性情激烈,爱恨极端,病中振作,不需人怜。他笔下的苏梦枕,就是这样一个人:颤哆一身,领袖群伦,手执红袖,心有温纯,杀气凛冽,独掌浮沉。任金风细细,烟雨凄迷,不求理解,不需可怜,是敌者当杀勿论,唯报知己以信任。

  

  我固执的认为,若不懂苏梦枕,或许就不能懂温瑞安的精神世界。那世界极瑰丽却苍茫,极喧闹却寂寞。繁华如梦,寂寞如雪。

  

  无需历过这景致才驻足观望。也无需刻意理解。

  

  因为他的世界,无论谁理解了多少,终究也只他一人能懂。

  

  ——

  

  再说雷损。

  

  虽然上一章我分析过,雷损在老谋深算、小心翼翼的谨慎表象下,是一个狂气十足,什么都敢做的人。但雷损在说英雄时期出场时,年岁已大,而且又是个追逐利益的现实主义者,所以看上去必然和苏梦枕不同,他非常稳——即使在他无法无天,连朝廷贵要都敢刺杀的年轻时期,他也要比苏梦枕稳得多。因为他从不做赌命的事。雷损但凡出手,都一定会有收获。有时候他不一定计较收获多少,只是想做而去做,比如杀害老苏爱将苏春阳,他不得不逃亡数年避风头,收益不大。可是不管收获如何,他一定不会考虑将自己赔进去。

  

  因而苏梦枕激烈,雷损稳。

  

  若雷损面临苏梦枕般的破板门一战,雷损一定做不到苏梦枕那样狠辣果决,拼死也要一路追击取叛敌首级以儆效尤这种事,但是他会将这件事记在心底很久很久,直到有把握报仇,才来一击致命。

  

  所以雷损的六分半堂总堂,叫做‘不动瀑布’。

  

  所谓枭雄,动心而忍性。

  

  不动如山,动即雷霆。

  

  雷损的人品,是得苏梦枕多次肯定过的。不仅在上一章我有分析:苏梦枕回答白愁飞问题时说,“(帮助奸臣残害忠良)这种事,不但我不干,雷损也不会干。”在苏梦枕追杀叛徒的段落里,他也曾说过(大意)‘你以为逃到六分半堂就安全?像你这种卑鄙小人,就算雷损也不会放过你的。’

  

  因而可知,雷损不是一个小人,他对于叛徒,那当然也是深恶痛绝的。

  

  不过雷损自己稳,却欣赏苏梦枕那样的人。

  

  他不但欣赏苏梦枕,他还深深信任狄飞惊。

  

  为什么我要特意在这里说狄飞惊?因为狄飞惊和苏梦枕,某种意义上,是相似的。(如果说英雄后续剧情出现狄飞惊黑化,不在这篇文讨论范围)。

  

  狄飞惊跟着雷损,号‘低首神龙’,一直有隐忍、温和、知进退且善解人意的美名。他也如雷损表现出来的那样,遇事很稳,不慌乱,如果当下没有力量处理,就能静静等待报复时机,可以说,这行事作风、性格特点,都是和雷损一脉相承。如果说雷损是因为自恋,所以喜欢和自己相似的狄飞惊,那也说得过去,可为什么我要说狄飞惊和苏梦枕有相似之处?

  

  首先,前面雷损篇分析过,狄飞惊和苏梦枕一样,是理想主义者。他没有表现出个人的野心欲望,没有追逐自身利益。

  

  雷损第一次见狄飞惊,就认为他是一个‘发起狠来连梦想都能赶尽杀绝之人’。这是隐喻他与理想主义者对立吗?我认为不是。恰恰相反,我觉得这是在说狄飞惊身上有理想主义特质。狄飞惊能狠到这个地步,能为了一个人连梦想都斩尽杀绝,那岂不是在说,他的理想就是这个人?他可以埋葬自身所有梦想,不去做梦,不为自己行动,而是将自己全部才华、能力奉献给雷损甘供驱使,这种行为,正是标准的理想主义者模式。

  

  而苏梦枕是一个发起狠来连自己都砍的人。红袖刀第一次出现,就是他斩向自己,剜除自己腿上一块中了毒的血肉,使自己能保持战斗力,继续一路进击直到将叛徒斩尽杀绝。

  

  狄飞惊有理想主义者特质,又有苏梦枕这样的狠劲,雷损信任的,一直就是这类人。所以雷损信任狄飞惊,最后决战宁愿亲身上场,也不带狄飞惊涉险,为的是万一自己失败,狄飞惊能保住自己基业。所以雷损也信任苏梦枕,他死前对苏梦枕说的话,简直就是知己之间的惺惺相惜。

  

  雷损看人眼光无疑是高明的,他全书也只对苏梦枕和狄飞惊两个人表现出过全然信任。(雷媚不算。虽然雷损也重用她,不怀疑她,但显然还远远未到狄飞惊和苏梦枕这个地步。)

  

  因此雷损愿意和苏梦枕一起联手压制关七,等把关七斗倒,两人再全面开战,而书中明说雷损多疑。所以对雷损而言,如果没有这种程度的信任,他断无可能和谁联起手来,并且亲身下场犯险。

  

  也因此雷损全盘信任狄飞惊,甚而将自己身后事托付给他。如果没有这种程度的信任,他也断无可能将自己最看重的基业拱手送人。

  

  可以说,雷损这一生,几乎从未看错人。有狄飞惊这样的臂膀,有苏梦枕这样的对手,雷损足以快慰、自豪。而整部说英雄的世界里,真正懂了雷损的,怕也只有他付出全部信任的这两人而已。



《有关溫派樂乎照片与温粉的说解》:“妒者慎入:血压自负”:

很多人有所误解:(一)以为读武侠小说的都是比较“年长”的读者,至少是85-80前的“遗族”。(二)以为以阳刚男性读者、大叔居多。(三)看武侠小说或相关作品的多不甚美或帅,因美和帅的都忙着做别的活动去了。

大缪矣。

我們不大清楚別的作家擁有什麼類型的讀者,但欢迎大家调查一下溫書讀者侠友支持者的最新数据:

(一)温书拥有大量的90后乃至05后的读者粉丝。温大哥有铁粉注册逾二千万,而且是死忠铁粉,因為溫大的文筆和觀念超新,以前可能還有比較守舊傳統的看不慣的,現在的讀者反而一見大樂,省覺師出這門、源自這头,于是便管它东南西北风,死忠温派不放松。

(二)温书有的是帅哥、美女读友、侠友,温大哥一直也一向有这些友好者明刀明槍、潛水暗中的拥护支持,更因为温书文笔惊艳优美,創意超新,女读者其實一点也不比男性势弱。                                                                       

(三)是温大哥平时不太同意将照片贴上发布,现得温大嫂大大大力支持,我们温派资料中心(即是派内戏称的“神毛组”:刁700、何火雞、香蕉人、陆破洞、飞龙钉、龙飞九天、網巨蟲、張廠公……组成的发掘纵队)每隔一段时间,可能会在乐乎和温大公众号或在温群发布系列温大哥与读者、侠友、美媚、帅哥照,敬请羡艳、吐槽、支持、点赞,至于别有用心、有色眼镜、搬弄是非、眼红嫉恨有毛者慎入,血压過山車人士自负。


评论 ( 139 )
热度 ( 100 )
  1. 野花茶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2. 丝如燕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3. 焦春花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4. 你辛苦了哈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5. 小明回家打豆豆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6. 唧然如此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7. 你知不知世上有这种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8. 雪初一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9.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

© 温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